趣笔阁 > 刘备的日常 > 正文 1.118 义重于生
    待许师走出王庭,戏志才遂从琉璃屏风后现身。

    “戏丞觉得如何?”女豪问道。

    “不似作假。”戏志才答道:“此去关首,必有奇遇。”

    “言下之意,许师当真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女豪犹不信。所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不过是去大震关绕了个圈,怎会生出如此剧变。

    话说,岂止是绕了一个圈。

    “当是如此。”戏志才言道:“只需她与女豪同上陇山,不再暗地蛊惑钟羌。究竟是真情还是假意,并不重要。”

    “戏丞言之有理。”女豪叹道:“许师心怀宿怨,如何肯轻易放下。只怕忍辱负重,阴怀不轨。若一时不查,酿成大祸。反倒不美。”

    “若真如此,藏得一时,难藏一世。”戏志才笑道:“只需入了大震关中,若真有异心,插翅难逃。”

    女豪闻弦歌而知雅意:“敢问戏丞,大震关中,有何玄机。”

    “哦?”不料被女豪抓住把柄,戏志才抚掌大笑:“大震关铁壁铜墙,固若金汤,大有玄机!”

    时下,烧当羌亦“以族为姓”。单称“烧氏”、“当氏”,以念先祖。后融入汉族,世代相传。

    阿素,姓当。全名:当素。小姑全名:当昔。二人皆是烧当羌豪帅至亲。本欲与钟存结亲,却阴差阳错,同为媵妾。与女豪同登大震关。

    女豪此举,乃为瓦解烧当羌与杂羌联盟。行反间计也。试想,得知烧当亦与蓟王结亲,三十六部杂羌当作何想。

    刘备将女豪置于关首,亦有考虑。待他重回洛阳,有女豪坐镇关首,令出长史盖勋与右从事中郎傅燮、左从事中郎毛玠等人之手,羌人自当遵从,断不会有差池。

    洛阳有贾诩手书送到。言,以二兑五,为陛下铸四出文钱。

    稍作思量,刘备这便醒悟。

    文和妙计。

    陇右及西域,苦无铜钱。虽有赀库维系,然若突遭变故,羌人踊跃挤兑。一旦无法兑现,威信扫地。赀库信誉,荡然无存。再行反客为主,羌人必不会轻信。故不动声色,将“货币黑洞”悄悄补全。乃是上上之策。

    开山采铜,何其艰难。成本高居,远不如旧币新铸,省时省力。只需配比得当,匠人用心,天公作美,当足可获利三十亿钱。

    甚好,甚好。

    年后,西域亦有上计书文送达。

    都护府下辖:伊吾、高昌、柳中、乌垒、渠犁、桢中、它乾、伊循、金蒲、疏勒,计十城。所辖民众,五万余户,三十万口。辟田二百五十余万亩。纳粮一千二百五十余万石。收取田赋四十余万石。放债五十六国,大钱五亿六千余万。市租关税,贸易往来,获利百余万贵霜金币。折大钱七千二百余万。不过是都护府一家所得,试想还有五十五国。后世估算,每年有一亿枚贵霜金币,流入大汉。此言非虚。

    不出数年,西域都护府,非但自食其力,当足可反哺陇右。

    金蒲城,乃车师后部王庭。“始置西域都护、戊己校尉,乃以恭为戊己校尉,屯后王部金蒲城。”

    疏勒城,非在疏勒国。而是车师境内一座城池。毗邻金蒲城。位于白山北麓,傍临深涧,地势险要,扼守南北通道。今汉初年,匈奴征西域时,耿恭即孤军坚守于此城。

    这场敌我悬殊,以数百敌数万,历时九个月的疏勒城保卫战,可谓惨烈无比。

    匈奴人在围城初,便截断水源。耿恭部在缺水之下,甚至“笮马粪汁而饮之”,断粮后便煮皮甲及弓弦兽筋充饥。数月之后,士兵“衣屦穿决,形容枯槁”,却无人怨言。战至最后,汉旗不倒。孤城犹在,寸土未失。

    被驰援汉军接出疏勒城时,耿恭所部只剩二十六勇士。再抵玉门关,惜存十三人。青史留名者有:耿恭、范羌、石修、张封。

    时人以为,耿恭守疏勒,“节过苏武”。中郎将郑重在玉门关迎候耿恭,亲自为耿恭及其部众“洗沐易衣冠”,并慨言,处“万死无一生之望”,“恭之节义,古今未有”。

    《后汉书》范晔,悉耿恭事迹,“喟然不觉涕之无从”,以“义重于生”为其盖棺定论。

    这便是我煌煌天汉。

    都护府重筑金蒲、疏勒二城,开荒屯守,其意不言而喻。

    比起汉初人单力薄。刘备之都护府,城外田连阡陌,城内鳞次栉比。兵精将猛,裹粮坐甲。亦不可同日而语。

    刘备深知。就封建时代的局限性而言。再好的政策,亦无从解决封建皇朝由盛及衰,二百年轮替之循环。

    一句话,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以后世观点来看。封建王朝的轮替,皆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不匹配。与制度无关。制度超前,如王莽。仍难免覆灭。不解决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封建王朝永远走不出杀丁减口,不断轮替的怪圈。

    如前所说。土地作为封建时代最珍贵的资产。必然会被大量囤积。当大量土地被极少数人兼并,自耕农纷纷破产,成为佃户,乃至沦为流民、流寇时。便是大乱之始。战乱之后,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杀丁减口,先前被兼并的良田,又成无主之地。被用来休养生息。再过一、二百年,土地重又被并,人多而地少。食不果腹,铤而走险。

    如此循环。

    自汉以后,再无朝代能挺过三百年。便是此因。

    有没有解决之道。

    有,种田。

    用后世的话说,“不断将共同利益的蛋糕做大”。

    与此同时,再尽量稀释土地的价值。推进科技与认知的不断进步。以求,出生与死亡,达成相对平衡。那时,若还能吃饱饭,刘备当真可以松一口气了。

    种田难么?不难啊。十三州种完,往西、往南、往东,四面开花。又有何难。万一找到新大陆,寻着马铃薯、红薯、玉米之类的高产作物,吃饭问题迎刃而解。

    不急。先把大汉十三州种完。

    互相搀扶着,走出浴室。

    迪丽娅和阿希瓦娅,相视一笑。陪主人沐浴,比围猎冰谷巨熊还费劲。

    “主人,这次种给了谁?”迪丽娅悄声问道。

    阿希瓦娅小声答道:“还是安娜塔西娅。”

    “看来。主人十分想跟高等女祭司,延续血脉呢。”迪丽娅吁了口气。

    阿希瓦娅轻轻点头:“高等女祭司是我族无与伦比的智者。智慧,往往比武技更难得。”

    迪丽娅又道:“在我看来,主人对安娜塔西娅,还有一种无法描述的征服欲。”

    “说的也是。”阿希瓦娅若有所悟:“因为神性?”

    “嗯,或许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