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无耻术士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吸血鬼与少女【第三更!】
    这一次,徐楠说的可都是真心话。

    虽说他是天启术士,手里提着嗜血魔剑阿罗耶,但他也没把自己当成独一无二的救世主。

    好莱坞电影里的情节模式放在现实里就是一个笑话。

    这个世界不是一个人的,是所有人的。

    地球要毁灭了,就要一个人来拯救?开玩笑吶!

    现实世界有那么多人,凭什么认为只有自己有奇遇有资格拯救世界?

    徐楠很清楚,自己只需要保护好蔚蓝梦境就行了。

    这里是地球的根基,影响重大,其余的事情,他愿意交给其他人,交给路红红和千芒社,交给那些低调但却已经拥有不俗实力的同胞们。

    他相信,这些人是存在的。

    这个世界的确面临巨大的危险,但这不是一个人就能解决的,他需要每一个人的努力。

    天使愤怒地离开了。

    徐楠也没有追杀,蔚蓝梦境的情况不容乐观,听说南方勇气之泉那边有好消息,但是暂时还没有确定下来。他要做的,就是稳住阿克索尔大峡谷的联军。

    “不过话说回来,太阳的消失的确影响重大啊。”

    徐楠沉吟。

    地球离开太阳系已经成为既定的事实,但与此同时,这个世界理论上也会纳入普罗世界的版图,普罗世界的阳光同样应该普照过来才是。

    怕是费尔兰多在背后动手脚。

    但就算是白昼之神,也很难长期影响之中自然规律的法则吧?

    徐楠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在失乐园发了个帖子——

    【高价求购太阳碎片,在线等,很急!】

    诚实小郎君这个id在失乐园已经算是眼熟id了,很多人都凑了过来,毕竟之前散财童子的名声让不少罗恩术士想要浑水摸鱼。

    太阳的碎片这种东西,属于非常珍稀的物品,不过自从法则神的诞生以来,太阳都已经换过七八个了,失乐园还是有一些库存的。

    徐楠现在有钱,按理说买一些碎片不成问题。

    但尴尬的事情发生了,他购买了碎片,却无法寄到自己手头上来——因为地球正在缓缓地融入普罗世界,失乐园系统暂时没办法给他传送东西来。

    这就让徐楠无比蛋疼了。

    本来他还想上天装个逼玩玩的呢,毕竟二级天启术士的法术列表里,就有【化身太阳】这样的奇怪法术,当时他还觉得的没什么用,现在居然有了用场!

    可惜施法物品需要太阳的碎片才行。

    徐楠有点郁闷地关闭了失乐园系统,结果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私信他:

    “你要太阳碎片干嘛?我手头上有一些,但是很不巧,我在地球,好像没办法邮给你!”

    徐楠微微一愣。

    居然有罗恩术士跑到地球来玩了?

    这不是刚好么?

    “没事没事!我也在地球,可以直接发给我吗?”徐楠私密那个叫做肖恩的罗恩术士说道。

    “哇,你也来地球了?真是巧啊。”

    肖恩秒回:“稍等,我尽快发给你。”

    “地球的环境真恶劣啊,我当时没选好降落地点,掉到海里去了,幸好我道具足够,我都在海里游了十几天了……”

    徐楠惊了。

    这位兄弟有点毅力啊,他慌忙让对方发个坐标过来。

    没多久,坐标到了,徐楠瞅了瞅,得,这兄弟在太平洋正中心呢,估计还得游几个月。

    “你没有魔毯吗?”

    徐楠忍不住问。

    “没啊,我们公职人员,哪有什么闲钱买魔毯啊。”

    肖恩一边游,一边感慨:“我是随便找个方向游的,你帮我看看还有多久到陆地?”

    徐楠沉默了。

    在他印象里,罗恩术士的公职人员,貌似没一个不贪污的啊!

    这家伙?是认真的吗?

    他陷入了沉思。

    ……

    现实世界。

    一名面色苍白的青年穿着病号服,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同样陷入了沉思。

    “我到底是谁?”

    印象里,只有一些零碎的片段。

    一张笑嘻嘻但是蔫坏的脸,一本粉红色的冒着闪电的书,涌动的时空……

    每当想起这些,他就头疼欲裂。

    “吃药了。”

    一名俏生生的女孩走过来,给他喂药。

    她是这里的护士。

    青年本身有些抗拒,但看见少女甜美的笑容,忍不住就乖乖张开了嘴巴。

    “今天还是没想起来吗?”

    吃完药,女护士问他。

    青年摇了摇头:“我只记得一个很坏很坏的坏蛋,他伤害了我,然后我就晕了过去。”

    护士叹了一口气,表情有些为难:

    “你这种病人,按理说我们是不接的,但是我把你从病房里捡回来的,我又不能不管……”

    “这样吧,我看你长得挺帅的,应该也有点力气,如果可以的话?帮忙做一下护工的工作?最近医院里忙的很。我看你现在也不像有精神病的样子……”

    “只要你通过高医生的测试就好,一会人她就来了,你好好配合。”

    青年很想怒斥道老子当然没有精神病,但是他还是露出了温和的表情:

    “我很好,我可以试试。”

    女护士露出甜美的微笑。

    没多久,有个中年女医生走过来,眉头一皱:“晓萌,你确定他真的没有问题?”

    顾晓萌点了点头,目光坚定:“我相信他。”

    女医生犹豫了一下,先是很温和地解开了他手上的枷锁,然后把一块奇怪的披风拽到了他面前:“前几天你刚醒的时候,你说你能听到他在喊你主人,现在呢,还能是这样吗?”

    青年果断摇头:“当然不是了!”

    他的表情坚定,不似作伪。

    女医生和顾晓萌都是松了一口气。

    结果下一秒,青年奇怪地看了她们一眼:

    “难道你们没听到吗?它现在在说,你们都是一群没有灵性的蠢驴……”

    啪啪啪!

    枷锁再次被拷上,女医生毫不留情地对身后的两名壮汉说道:

    “送他回病房。”

    “披风送回储物间。”

    顾晓萌的表情则是有些不同。

    青年茫然地被架着回了病房。

    他有些无助地看着顾晓萌,后者咬紧了嘴唇,刚想做些什么,忽然旁边传来呼喊声:

    “晓萌,9号房的病人好像要早产了,你过来帮一下忙!”

    青年忽然觉得有点可笑:

    “精神病院的护士,怎么还要负责生产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