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870章 她放下警惕
    而庄暖暖此刻,情绪崩溃到了极点,她浑身都在颤抖无力,在男人拍着她的肩膀的时候,她闭上眼睛,一头扑进了身边男人的胸膛里。

    乔慕泽一震,看着怀里颤抖娇弱的女孩,他的手停留在半空之中,好一会儿,他才落下,轻拍着她。他

    则趁机把目光落在照片里,祥细的阅读着警方的报告,结合着他手里的那一份,看看有没有出错不对的地方。庄

    暖暖真得控制不住自已内心的悲伤,重现着的这些照片,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最残忍的回忆。

    乔慕泽的目光突然落在一句话上,那上面写着,“夫妻二人手机都在桌面上,其中一个手机摔过,屏幕碎裂,而两部手机没有任何信息留下。”警

    方也画着疑惑的圈圈,一个完美的家庭,一个拥有孩子的夫妻,不可能手机在面前,却连一个电话都不曾拔出去,连只字片语都不留给他们尚在世的女儿和家人。

    而且,手机屏幕为何会碎裂?

    照片上,两部手机同时摆在沙发桌上,而碎裂的那一部,明显是摔过了。乔

    慕泽的内心里闪过强烈的疑惑,甚至怀疑这部手机就是在他们出事之前摔过的,否则,以庄严明总部公司经理人的身份,他完全可以让酒店服务员替他送去修理。

    这是一个疑点。

    而这时,他感觉怀里的女孩坐直了身体,他伸手就把报告合了起来,庄暖暖看着报告,她有很多看不懂,所以,就算此刻让她研究,她也研究不透。

    “这份报告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在你父母出事那天,你在哪?”乔慕泽冷静的朝她寻问。庄

    暖暖的眼泪尚在眼角,只是坚强了几分。

    “我…我在学校外面晕倒了…等我醒来,是在医院里。”庄暖暖记得那天,那是她高三的时候,她在学校旁边的奶茶店里做习题,她喝完一杯奶茶之后,就意识晕迷了。等

    她醒来,她人已经在医院里,是她的同学发现她晕倒有奶茶店里,送她来医院里的。

    乔慕泽沉声问道,“你晕迷了多久?”

    “三个小时。”庄暖暖当时医生结论是,她学习压力大,导致她缺血性晕倒。

    “那三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是不是一无所知?”“

    我…”庄暖暖只记得那一天的事情,而晕倒之后发生了什么,她完全不记得,她摇摇头,“不记得了。”乔

    慕泽敛了敛眉宇,在脑海里思考着一些问题,庄暖暖偏在他父母出事的那天晕倒过三个小时,那三个小时里,她发生了什么?

    会不会和她父母的死有关?这一切,只是猜测,尚没有解答。从

    警局回来,两个人回到酒店里,庄暖暖已经又累又疲倦了,因为在路上遇上的那辆车,她也以为是狗仔队找上门了。她

    在进电梯的时候,便把口罩戴了起来,乔慕泽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这副自保的样子,她的身边没有助理,没有工作人员。

    如果真得有狗仔队出没,那么,她的安全,还是难于保证的。

    “我房间里有一间客房,如果你不介意,你可以搬进来。”乔慕泽在她出电梯的时候启口道。庄

    暖暖一怔,扭头看他,乔慕泽的目光在电梯合起那一瞬,宛如两泓冰泉水,直透人心。

    庄暖暖内心里,也很复杂,对这个男人的感觉,令她分辩不出他是好是坏。

    但是,他的所做所为,令她还是有感激的,不管怎么样,她能感觉到,他本性不是坏人。庄

    暖暖走到房间门口,她不由朝对面的房门看一眼,她的心弦紧紧一提,难道对面的那两个男人就是狗仔队?

    庄暖暖关起房门,即便有一道门的保护,对她来说,还是不够。她

    就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紧紧的盯着她似的,这令她非常不安。

    父母的案子还没有一丝新得进展,而她已经招来了狗仔队,她今后做什么,这两个人都会跟着她吧!

    他们就住在对面,她进进出出他们都能知道,她的身边也没有工作人员和助理。庄

    暖暖咬了咬唇,她还是觉得安全为重,她立即收拾好她的行李箱,她觉得,她应该去乔慕泽的房间里住几天。

    至少他的房间里更安全,庄暖暖提着行李箱出门,来到电梯里,她按了八楼的数字。乔

    慕泽回到房间里,他整个人宛如一抹雕塑般坐在沙发上,思考着一些问题,此刻,他的脑海里有一条模糊不清的线在交错着,勾连着,只是,还不够清晰。

    还没有找到一个关键的点,他想,如果他能找到这个点,那么整条脉络或许就清晰了。就

    在他沉思着,门铃声打断了他,他看了一眼房门,有一种预感,是庄暖暖来了。他

    走到门口,伸手便打开,果然,门外站着一个收拾着行李箱的女孩。庄

    暖暖眨了眨眼,“对不起,打扰您了,我对面住着两个男人,我担心他们就是狗仔队,所以…”

    她话还没有说完,男人便侧了侧身,“进来吧!”庄

    暖暖咬了咬唇,拖着她的行李箱进来了。乔

    慕泽指了一下客房的方向,“你的房间在那里。”庄

    暖暖把箱子拖进去,她出来,朝沙发上撑着下巴,正在思考的男人道,“我可能要打扰你几天,我会继续付房费的。”

    乔慕泽抬眸看过来,“你想住几天?”

    庄暖暖也有些茫然,她摇摇头,“还不清楚。”

    她只想在这里多呆几天。乔

    慕泽朝她道,“过来,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庄暖暖安静的坐到了他的对面。

    乔慕泽直接问了,“你家里,还有你父亲以前工作的资料吗?”

    庄暖暖立即惊讶的抬起头,“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还在怀疑我?”乔慕泽的眼神闪过一抹冷笑。庄

    暖暖的目光望着这个男人,她不知道值不值得信任。“

    算了。”乔慕泽发现自已真得是闲的,没事跑来帮她寻找什么真相?

    “还有。。还有一些被我外婆收了起来,我没有碰,也看不懂。”庄暖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在几秒之间,选择相信他。

    乔慕泽见她总算肯说了,他眼神里的闲懒,立即变得认真了几分。“

    等这次回国之后,给我看看。”

    “你真得在帮我?”庄暖暖确问一句,她只想找到一些安全感。“

    为什么?”她又补充一句。

    乔慕泽看着她清澈又充满了焦急的目光,他也不想隐瞒她,“我小的时候,和你父亲有过接触,他在我眼里,是长辈的身份,我叫他一声庄叔。”庄

    暖暖微微瞠着眸,不敢相信他见过父亲?还接触过?“

    真得?”

    “你父亲是一个好人,我知道,而且,我相信他不会自杀,更不会带着你的母亲自杀,这其中一定有其它的原因。”乔

    慕泽没有说更多,关于庄严明在他面前,不断自豪的提到的一个在音乐上,天赋过人的女儿,但他的语气,已经在说明,他对庄严明是尊敬的。庄

    暖暖莫名的相信他的话,这么久以来,她一直把他的公司当成了害死父母的凶手,甚至把他当成了起诉的对像。

    可此刻,这个男人却在帮着她一起寻找父母离世的真相。庄暖暖咬着唇,想像着这三年来,她对他产生的强烈恨意,她感到了抱歉。“

    对不起,我一直误会了你。”庄暖暖抬眸,朝他道歉。乔

    慕泽也没想到她会道歉,他不以为然的勾了一下薄唇,“你不用向我道歉,你父母的死,即便不是我造成的,也一定和我公司的项目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