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医武兵王俏总裁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入黄金屋
    短短五个字,却如一柄锋刃般在矮胖中年心脏上狠狠割了一刀。

    这个价不行?

    那我白送给你不得了?随

    着心情的变化,矮胖中年的呼吸也由此变得粗重起来。再

    说站在楚渔旁边的韩宝陵,从小到大见过无数古玩宝贝的他,自是不难分辨出某一个物件的真实价值,既然他说“八百万可以”,那就证明这个价位,绝对当得起“良心”二字。而

    且韩宝陵十分清楚,如若八百万做成了这笔生意,以他为代表的韩家,往后便得知矮胖中年一份情。

    至于这份情怎么还,那就不是韩家人所能提早预料的事情了。深

    呼吸了好几口气之后,矮胖中年总算把心头躁意给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随即,他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道:“成,小哥您是韩大少的朋友,咱这笔生意怎么做,我全听您的。”通

    过矮胖中年和韩宝陵的表情变化,楚渔大概能猜出他们俩现在是怎样一个心理活动。除

    此之外,他也知道一旦以“八百万”的价格敲定了这笔生意,韩宝陵以及韩家将会付出怎样一种“代价”。

    楚渔不喜欢欠人情。哪

    怕对方是自己朋友,亦或是兄弟。

    “刚才宝陵说镯子值六百万,戒指值五百五十万,对吧?”矮

    胖中年不解其意,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猜到他接下来要给的价格。“是这个价没错,而且我是看在韩大少的面子上,才认可这个报价的。”简

    单的对话过程中,矮胖中年再次向韩宝陵挑明了“我卖韩家一个面子”的立场。

    楚渔点了点头,复又问道:“你们这能刷卡不?”

    “能。”“

    那行,刷卡结账吧,一共一千一百五十万,一分钱我都不少给你。”话

    音落下,韩宝陵眉头拧的更紧了,而矮胖中年则是一脸懵逼,好像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的样子。楚

    渔从口袋里掏出那张代表上流社会地位的金龙卡,拿着它在怔怔失神的矮胖中年面前晃了又晃。

    “嘿,老板,我说可以刷卡结账了。”在

    楚渔的呼唤下,回过神来的矮胖中年惊色难消,双眼死死的盯着那张金色银行卡,满是一副难以置信之态。“小……小哥,您刚才说多……多少钱?”被

    他给逗笑了的楚渔把金龙卡往柜台上一拍,再次重申道:“两件宝贝,合计一千一百五十万华夏币,刷卡结账,就现在。”确

    定自己没有在做梦后,矮胖中年颤巍巍的拿起金龙卡,正要有所动作,却又蓦然从贪欲漩涡中自行挣脱而出了。“不行不行,您是韩大少的朋友,再怎么说我也不能按行情价卖。”

    不按行情价卖,那么矮胖中年今天少收一分钱,韩家都得知他一份人情。韩

    家知了他的人情,楚渔就得知韩家的人情。绕

    来绕去,依旧难达楚渔所愿。

    于是,他拍了拍柜台上装有白玉戒指的木盒,毅然决然道:“你要是不按行情价卖给我这两件宝贝,那今天这笔生意我就不做了。”

    “这……这……韩大少?”矮胖中年试探发问,妄图在拍板定音之前征询好韩宝陵的意思。

    韩宝陵和楚渔对视一眼,确定他不是在说笑后,才转对矮胖中年说道:“就按他说的办吧。”

    韩家大少发了话,矮胖中年又高兴又失落。

    高兴是因为这笔生意他能赚足三百五十万华夏币。

    失落是因为他错失了挣得韩家一个人情的机会。

    ……几

    分钟后,怀抱两个木盒走出宝石阁的楚渔心满意足,边随同韩宝陵在古玩街上继续前行,边笑容灿烂的问道:“那个黄金屋怎么走?”韩

    宝陵抬手指了指几百米外的一个十字路口,回道:“前面那个路口右转,直行四百米就到了。”“

    行,如果黄金屋找不到好东西,那咱第三家就去杂货店。”见

    楚渔一副春风满面的样子,韩宝陵忍不住疑惑问道:“你很开心?”

    “为什么不呢?”楚渔反问道。

    韩宝陵收回目光,无视掉街道两旁零零散散的古玩收藏爱好者们,直望前方道:“平白多花了三百五十万做成一笔交易,这种事,我以前从未遇到过。”“

    我说了,那是因为之前没有人带我来过韩家园子。”楚渔搬出他那让人挑不出毛病的理由,出言打趣道。

    韩宝陵无言片刻,拐过十字路口的同时,忽然问道:“你是不是不想让我欠宝石阁老板的人情?”

    楚渔耸了耸肩,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反正在不久的将来,钱这种东西,对他而言也只能是一串稍微有点价值的数字而已,多花个三五百万,根本影响不了他的恢弘布局。

    拐过路口,前行四百米,悬挂刻有“黄金屋”三字的牌匾,便映入了楚渔眼帘。“

    走着。”

    有了宝石阁的经历,适应能力本就极强的楚渔,已然完全融入到了韩家园子独特的氛围当中,若是再让他多逛一些时日,估计这一行业里的“黑话”和“内情”他都能知道个**不离十了。

    两人跨过“黄金屋”的店门,立刻有人迎了上来。

    “二位爷来得巧了,我家老板昨晚刚进了一批新货,里面可是有不少好东西嘞!”

    一位身材干瘦的店伙计凑到两人近前后,立刻扬声招呼了这么一番,那般情态,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家店里有宝贝似的。楚

    渔没急着搭腔,而是先偏头向韩宝陵低声问道:“他不认识你?”

    韩宝陵不作掩饰,用正常的说话音量回道:“我没有那么多精力去认识这里所有的人。”

    店伙计一听这话,眼珠一转,马上意识到了韩宝陵和楚渔的不凡。

    于是,他赶紧趁热打铁道:“小的也是刚来这家店打杂不久,如有得罪之处,还请二位爷多多包涵。”“

    没事,我们随便看看。”楚渔笑着回了这么一句,继而便是抱着盒子跟韩宝陵在店里分头逛了起来。店

    伙计左右权衡了一下,最终选择穿着方面稍微像点样子的韩宝陵作为“攻击”目标,唾沫横飞的开始了他的表演,可令他又气恼又无奈的是,无论自己怎么忽悠,这“青年老板”就是不为所动。

    恰逢此时,又有新客临门,不愿再自讨没趣的店伙计,便调头去招呼旁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