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烈火兵锋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咄咄逼人
    这里面的情景正是南宫家族剩下的人,对于南宫家族剩下的规划,又说归顺当地政府的,又说就地解散的,也有说愿意出来继承的,但是就是没有一个人能想起来,现在他南宫弦尸骨未寒,还没有好好安葬呢。

    正在南宫家族的人乱七八糟,七嘴八舌的讨论嗯时候,只听见了门轰隆一声被踢开了,很显然这里面的人都被来人吓了一跳,定了定神,才看着门外的来人竟然是李海峰,想必是之李海峰夹着尾巴做人,太过卑微,导致这人一点面子也都不给她。

    中间的一个长者面容不悦的说道:“海峰,这里怎么是你能来的地方,还这么没规没矩的,难不成我们南宫家就是这么交你的不成?”若是换在平时,李海峰肯定是毕恭毕敬,恨不得跟条狗一样跪舔这群人。

    但是今天不一样,他的身份是推到他们的人,现在他的手里紧紧的握着的是他们这群人的命,想到了这里。

    李海峰也没什么可怕的了,缓步上前,朝着那长者脸上就狠狠的打了两个耳刮子,然后继而狠狠的吐了一口,怒骂道:“谁给你惯的脾气,就跟你海峰爷爷这么说话,到真的是以为你们还是各位爷呢啊!”

    这老头被李海峰突如其来的嘴脸给吓傻了,也不敢还口,还是过了一会,现在他一旁的一个晚辈说了一句道:“李海峰,你什么意思?咱们在不济,也是南宫家的人,你不过就是咱们家的一条狗,也配在我们面前叫唤吗?”

    李海峰听了这话更是笑,冷冷的说道:“是啊,我李海峰之前是狗,是狗蹄子,得天天跪舔你们这群爷,但是,今天我告诉你们,南宫弦那个小丫头片子死了,而我呢?联合了五毒门,现在整个南宫家的地盘都被我占领了,更何况区区的你们了?”

    听了李海峰这话,终于是有人坐不住了,冲了出来,怒骂道:“放你娘的狗臭屁,狗东西,也不睁大你的猴眼睛,这是哪里,怎么容得的你放肆!来人,来人给我把他杀了!来人!”

    这人本是南宫家的一个领事,平日里颇有些全力,现在一连叫了几遍来人,却也是没有人来,不由得有些面子上挂不住。

    这样一看,李海峰笑的更加得意了,说道:“哎呦喂,来人?人在哪里呢?不如我给你叫一声儿听听?来人!”虽然李海峰只是轻微的说了一句,但是门口的确是进来了七八人,各个背着灵器,应该都是高手,这下,在座的众人更加不敢动了!

    看着众人的表情,李海峰十分得意的说道:“其实呢,我海峰啊,哪里有那么些狠毒的心肠呢?只不过是我看着你们群龙无首,所以就想了一个好办法来帮帮你们罢了,你看你们还不领情,真让我寒心啊!”

    刚才被他打了老者,冷冷的说道:“你会那么好心?”

    李海峰看有人说话,更是得意忘形,洋洋洒洒的说道:“自然,只要是你们联名解除了南宫家底下的弟子和产业,我就立马还你们自由之身,不然的话,你就稚嫩被选择被我一生一世的困在这,或者被我杀了,你们说呢?”

    听了李海峰这狼子野心,众人哪里能忍,都气氛的起身怒吼道:“我呸,我们到要你的好心,你若是识相赶紧退下,否则,我们就把你碎尸万段!”

    这群人咄咄逼人,李海峰也不慌不忙,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刺进了离他最近的那个人。

    那人没想到李海峰有这一手,就这样被李海峰夺走了生命,而在座的其余个人也都是心有余悸,渐渐的有人动摇了,有一个人签字,就有第二个。

    很快,所有人就都签好了自己的名字,李海峰笑了又笑,美滋滋地说道:“太好了,以后这些东西就都是我的了!”

    突然从外面传来一个清冷的女音说道:“怕是不行!我便第一个不同意!”李海峰一听有人反对,急忙又站了出来,却看见了一袭红衣的南宫弦。

    李海峰自然是不信什么起死回生的,只是眯着眼睛冷冷的说道:“你没死?”南宫弦也回瞪着她说道:“不亲手杀了你这条恶狗,我怎么能死呢?”

    李海峰四号不犹豫,现在在他的严重,这南宫弦就是阻碍他发财的石头,急忙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匕首朝着南宫弦刺入,南宫弦侧身闪过,门在的罗凡破门而入,手中的无劫剑直直的朝着李海峰的匕首的方向劈了过来。

    南宫弦只看到了一道光闪过,在睁开眼睛一看,只看见了那李海峰手中的匕首硬生生的被罗凡的无劫给打断了!李海峰自己也被罗凡刚刚的那一道剑气给震伤了。

    气急败坏的李海峰恶狠狠的朝着屋子中的那几个保镖说道:“你们都瞎吗?给我上啊!”众人一听了这话,也都赶紧朝着罗凡施展拳脚,罗凡横扫了一剑,迎面而来的三个人被这道剑气所震的肝肠寸断。

    吓得后面的四个人不敢在上前了,急忙转身逃跑,罗凡哪能放过他们,把无劫朝着他们逃跑的方向抛了过了过去,一个个的都被穿心而过,当场毙命,这个场景可真的是吓的李海峰三魂不见七魄了,急忙跳窗逃跑。

    南宫弦急忙要追,却被罗凡给拦下,说道:“不必再追了,等着小杰他们抓住他们,我们下去收网咯!”南宫弦点了点头,看都没看在座的人,就随着罗凡下楼去了。待到他们下楼了,果然是看到了李海峰被唐小杰以及龙族的杀手们团团围住了!

    等到了南宫弦和罗凡赶到楼下的时候,果然看到了李海峰被唐小杰拿着驱光弩给逼得不敢乱动一丝一毫,唐小杰看着罗凡他们来了,朝着他们漏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说道:“怎么样,老大,我还是靠谱的吧,没让这个混球给跑了!”

    罗凡赞许的看了唐小杰一眼,然后踢了踢身边的李海峰带着一些嫌恶的口吻说道:“做狗贵在衷心,你既然已经选择投靠南宫家,不忠不义也就罢了,现在还想要恩将仇报,你别说是人,就算是个畜生,也不陪!”

    说完,罗凡还狠狠的朝着李海峰的脸上啐了一口,谁知那李海峰怒极反笑,狰狞着自己铁青色的脸庞发狠说道:“呵呵,我是狗,是啊,我就是狗,我李海峰十八岁就给他们南宫家卖命,但是我换来的是什么?我自己家族也需要发扬,我自己家族的人才,也需要一个平台!”

    “所以你就打上了我们南宫家的主意?”南宫弦在一旁冷冷的说了一句。

    那李海峰破罐子破摔的说道:“没错,索性我便代替了你们南宫家也到是不辜负了你们家那么多的盛产资源,无毒不丈夫,你一退再退,索性到不如成全我!”

    听了李海峰这些乱七八糟的污言秽语,南宫弦还没有发作,罗凡倒是先按耐不住了自己的性子,手中的无劫狠狠的划过李海峰的左臂,霎时间,李海峰剧痛的嘶吼了一声,双眼迅速被血丝给充满了。

    “你居然敢这么做!我就算我现在是你们的手下败将,但是未必你们也就一定会是最终的赢家,我劝你们还是适可而止!”突如其来的巨大疼痛已经让李海峰开始口不择言了,罗凡听到李海峰还在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不紧然冷笑一声。

    随即朝着后面的唐小杰说道:“阿杰,去让龙岩把那些人都给他带上来,也好绝了咱们这个李长老的心思!”

    唐小杰听了,痴痴了笑了一声,说道:“我呸,也就他这样蠢钝如猪的人,才会把希望都寄托在别人家的身上!”

    吐槽归吐槽,唐小杰还是腿脚很快的把那一行人给带了上来,李海峰忍着剧痛,抬头看了一眼。

    果然,那为首的低着头的人,可不就是孙霆吗?现如今的孙霆这被洛欣然给压着,身上的肋条也不知道被打断了几根。

    而孙霆后面的则是五毒派的各位第子,今日但凡是来到了这里的,都被龙族派来的人给捉住了,这下子,李海峰是彻底面如死灰,堆坐在了地上,口中喃喃的说道:“不可能啊,不可能啊,我明明计划周全,怎么可能会被他们算计呢?”

    孙霆心中本就有恨,现在看着李海峰这个样子,心里的一股怒火,更加的控制不住,猛的挣脱洛欣然的束缚,冲到了少年来,狠狠的朝着李海峰的心口处踹去,李海峰不备,这迎面的一脚给他踹倒在地,一时间竟爬不起来。

    孙霆看着面前的李海峰。似乎还是不解气的说道:“狗杂种,李海峰你就是狗杂种,我劝你,劝你见好就收,你听的吗?现在到好了,把咱们都给搭里面了,狗杂种,废物,败类,人渣,我要让你死!”

    这边的孙霆开始发疯,李海峰竟然也不敢躲,只是呆呆的说道:“孙兄,孙兄这不能怪我啊,你也知道,我也是呗南宫弦这丫头算计了,孙兄,你别这么冲动啊!”孙霆听了他这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急忙跑到了南宫弦面前,跪下。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家主,南宫家主,我孙霆是咱们南宫家十年的老臣啊,我就是让这个李海峰这个狗奴才给迷惑了,家主你明鉴啊,你放过我吧!”说罢,孙霆便俯首磕头,这磕出来的头都咚咚做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