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春野小农民 > 正文 第654章 秋田春菜现身
    未央山是清华大学一处秀丽风景,由于保护得力,仍然是一派原生态的自然风貌,在曲径通幽处,建有亭台楼阁,处处都充满了诗情画意,每天都有一大批的悻悻学子来此处散心或者幽会。

    有了秦小川的陪伴,织田美夕似乎忘记了此行的目的,完全沉浸在和秦小川打情骂俏的甜蜜之中。

    秦小川牵着织田美夕,一路谈笑风生,往未央山的深处走去,凭借着灵气强大的感知力来观察身后的情况。

    当他感知到只有一个女人远远地尾随着自己时,心里仅有的一丝担忧也消失了。这个女人要么太自信了,要么还在观察。

    “小川君,这儿已经很少有人来过了,咱们还要往前进去吗……”织田美夕望着前面荆刺丛生的密林,犹豫着说道。

    秦小川嘴巴凑近她的耳朵,小声道:“美夕小姐,跟踪你的人已经出现了,就在后面。不要怕,更不要回头。”

    织田美夕浑身一颤,秦小川立即将她紧紧抱住,轻声安慰道:“有我在,没事的。”

    依偎在秦小川的怀里,织田美夕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吸着他阳刚的男人气息,一颗心瞬时安宁下来,道:“嗯,我相信你。”

    “等一会儿你找个地方躲起来。”秦小川低声说道:“你躲到一旁,我就不怕不担心了,也就可以放手打斗了。”

    织田美夕知道自己留在秦小川身边,不仅帮不了他的忙,反而会连累到他,让他分心,她毅然的点了点头。

    “表姐,你躲开就行了,干什么要拉我走啊?”秦小川不肯示弱地说道,“我又不害怕他们的啊。”

    很快,秦小川找到一个三四米深的岩洞,把织田美夕塞了进去,吩咐道:“你就呆在这里,不要乱动。”

    织田美夕乖巧的眨了眨眼睛,关切的说道:“小川君,你自己也要小心。”

    安顿好织田美夕,秦小川走到离岩洞口十几米处,靠在一尊大石上休息,抬眼看着他刚才走过的方向。

    “出来吧。都到了这儿还掩饰什么?”深深的吸了吸鼻子,感受到一股女人身体特有的淡淡香味,不由地笑了起来,竟然是个女人。

    果然,出现在秦小川面前的是一个女人。一身运动服遮盖住玲珑的身段,脚下是一双帆布鞋,方便奔跑和攀跃,长发绑成一个马尾垂在脑袋后面,不施粉黛,清秀而冷漠。

    “如果我问你为什么跟踪我,你会不会告诉我?”秦小川盯着女人的眼睛,笑着问道。

    他虽然笑容灿烂,但心里却没有一丝松懈。

    眼睛是人类心灵的窗户,任何一个人,他的眼睛都会或多或少泄露出来一些秘密。眼前这个女人的眼睛清澈见底,无喜无悲,里面什么情绪都没有。

    这样的女人,往往最可怕。

    女人显然不会觉得秦小川的话很幽默,也没有准备回答他的问题。忽然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单刀一竖,以一个直刺的姿势向秦小川扑了过来。

    破空声起,女人的眼神终于改变了,兴奋而嗜血。

    秦小川没有躲闪,顺手就弹出去一块石头。这一招秦小川使用了无数次,自信能将空中飞翔的鸟儿给打下来。

    女人手中的匕首一横,挡在胸前。

    当!

    秦小川丢过去的石头撞在匕首上,激荡开去。

    紧接着,女人手中的匕首再次变向,直刺秦小川,但已经失去了先机。

    秦小川动了,如一阵风似的,掠到了女人的身边,单手抓住她持刀的手腕,然后右手一拳狠狠地砸向她的肚子。

    蹬蹬瞪……

    女人连退数步,感觉喉咙发甜,体内一阵翻江倒海,隔夜饭几乎都要吐出来了。

    她一脸惊愕的看秦小川,眼神里夹杂着一丝恐惧。

    这个年轻人,一招就把自己打得肝胆欲裂?

    秦小川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刚才那一拳可是用足了力道。本来以为能把她打得吐血的,看来这个女人身体的抗打击能力还是极强的。

    不给女人喘息的机会,秦小川再次紧握拳头,朝女人扑了过去。

    看到这个华夏国小男人再次扑来,女人快速的深吸了一口气,反手握刀,迎着秦小川冲过去。

    一寸长,一寸强。

    赤手空拳的秦小川被女人诡异犀利的刀法逼得连退了好几步,竟然又退回到刚才站立的地方,心里老大不是滋味。

    堪堪避开一刀后,秦小川右脚侧滑,身体快速绕到女人的侧身,同时也脱离了她匕首的攻击范围。

    女人虽然穿着普通的运动服,但体格丰满,秦小川撞上她的身体后,感触出惊人的弹性的柔软,那股淡淡的体香也愈发的迷人。

    女人大惊,回刀就朝侧身刺过去。

    秦小川哪给她机会,一把扣住她握刀的手腕,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肩胛骨,然后用自己的肩膀顶住她的腋下,奋力一甩。

    砰!

    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女人的整个身体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地面上,脑袋砸在凸起的石头上,鲜血直流,眼冒金星,表情痛苦不堪。

    秦小川拍拍手,说道:“现在可以开口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女人一个鲤鱼打挺,又顽强的站了起来,擦拭了一把嘴角的血渍,一脸轻蔑的看着秦小川。

    “哟,这个动作还是学得挺漂亮的。不过,你杀人的功夫却不怎么样啊?”秦小川一脸讥笑的说道。

    “自负的小男人,你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女人重伤之下又受到秦小川的刺激,终于开口说话了。

    她的声音很悦耳,可说出来的汉语中夹杂着一股浓厚的外国腔调。只是话语里面的杀意以及眼里的疯狂,却能清晰的看出她对秦小川的态度,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日本人?”秦小川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我这叫自信,不是自负。老子从来不杀无名之辈,报上你的名字。”

    “秋田春菜!记住姑奶奶的名字,免得死了还做个糊涂鬼。”秋田春菜冷然说道。

    “我说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不在日本享受男人的疼爱,跑到华夏来找死,这是为什么?”

    秦小川大致已经明白秋田春菜找织田美夕的目的,但还是忍不住想问个清楚明白。

    秋田春菜问道:“你认识铃木君吧?”

    “原来你是为了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而来的。”秦小川点点头,笑道:“不错,是我把他弄傻的,你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