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青眉煮酒 > 第183章 太子之错
    林诚勇想了想,道:“太子早已成年,他应当名正言顺摄政,等太后丧事办完,再加冕继位。”

    太子现在被幽禁,林诚勇几次上书询问缘由,皇后都没有回复。

    在三位大臣中,司空满没有表过态,郜太尉是太子党,坚决拥护太子登基,东平亲王是谁也不支持,谁也不反对,林诚勇是以前郜太尉说什么,他就反对什么,所以碁王、鲁王、敬王都竭力拉拢他,但最近林诚勇居然支持起太子来,这教人出乎意外。

    皇后觉得郜太尉不在,自己推举其他人上位正是时机,没想到林诚勇并不是附和大臣们嘴上说说,而是真正要推举太子。

    “不行,肇旭要排除在外,他带人私闯禁宫,而且还有人揭发他有不可告人的罪状,决不能摄政!”

    “什么罪状,太子到底犯了什么错,大家都不得其解,若是没有解释,谁能心服?”

    皇后哼了一声。

    “太子不是犯错,而是触犯刑法,之前他被皇上禁足,就是大错,原本前几天命他和碁王一起监国,应当好好用心打理政务,谁知他竟带人擅闯禁宫,这可是大罪,本宫找你们来,就是商量废黜太子之事,另外探讨谁能担当储君之位!”

    林诚勇倒吸口凉气,他深深一揖。

    “此事请皇后三思,太子乃是国本,动摇国本,臣反对。”

    司空满投来讥讽的眼神。

    “林大人不是一直主张任人唯贤么。”

    “任人唯贤,知人善用,那不是选太子,太子首要重德!”

    “太子有贤德吗?”

    “难道没有吗?”

    两人争执起来,各执一词。

    皇后连咳数声,两人才暂停争论,皇后问东平亲王:“司空大人和林大人意见相左,现在宗正府正在查太子带人擅闯进宫的事,亲王殿下您觉得这事是有罪还是无罪?”

    “这个,这个,太子确实有些事有失妥当。”

    东平亲王犹豫起来,带人闯宫,这是罪,而且太子是和宫里的人有来往,这是错。

    皇后嗯了一声。

    “既然东平亲王也同意废太子,那我们就商议一下储君的人选吧。”

    东平亲王觉得太子有错,但现在皇后说他同意换储君,这就有点偷梁换柱了,忙道:“没,没有,本王没有赞成换废太子,我只是觉得要给太子定罪还没实据!”

    “若是有呢?”

    皇后继续追问。

    “那,那本王当然支持废黜。”

    “很好,现在支持换储君的有谁?”

    司空满道:“老臣支持。”

    林诚勇道:“臣反对!”

    东平亲王想了想,道:“本王觉得此事重大,需要商榷!”

    林诚勇心中恼怒,自己现在变成孤掌难鸣,关键是司空满和皇后现在知道自己的底牌,自己要如何保住太子?

    皇后悲切地道:“这确是件大事,本应等太后丧事办完后再来商议,但今年乃我大崋的多事之秋,废黜太子也并非我的本意,而是陛下的意思,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做,就一病不起。”

    林诚勇没想到皇后这个时候还抬出皇上来压他,玄灵从没说过要废太子,但他没有证据证明皇后说谎。

    “臣还是持反对意见,兹事体大,要不,还是等太尉大人回来再说吧。”

    皇后心里暗笑,原来是她要拖延时间,现在林诚勇自己说要等郜太尉回来,那她并不着急,她急的是赵华文什么时候带兵回来。

    “好,只是太尉大人出使大鸟国,也不知何时能回,国家大事只有烦请三位大人扶持了。”

    林诚勇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冷笑不已,宫里大事都是被你一人做主,还假借皇上的名义,这需要我们来扶持吗!

    此事告一段路,三人向皇后告辞出了春暖阁。

    林诚勇的心情十分沉重,他瞥了一眼东平亲王,东平亲王的神情古井不波,这个老家伙谁也不得罪,要想靠他,还是别指望。

    当林诚勇离开春暖阁时,忽然很期望郜太尉能安然回京。

    风起。

    云涌。

    大风城俞家巷的一间地窖里,盖板刚刚关上。

    有人拎着一盏灯从楼梯上走下来。

    这是一个宽敞的地窖,下面丢着各色杂物,当灯光亮起,有锁链哗啦一响。

    一个声音在角落里恶狠狠地骂道:“狗贼,天杀的狗贼,你们关着本王这么多天,到底想干什么!”

    地窖的一根柱子上,用铁链锁着一条大汉,这大汉头发散乱,满脸胡须,像个野人,但额头却是光溜溜一片,他的嘴唇朝外翻着,双眼血红,此刻这大汉的两只手、两只脚都锁着锁链。

    眼前出现了两条人影,前面一人身形窈窕,她手上拿着簿子和笔,居然是个妙龄少女,后面一人身形瘦削,两只手掌都缠着绷带,他虽然举着灯,但手上发抖,似乎十分吃力。

    这大汉有些吃惊,没想到这次来的是个少女,骂人的话一时咽了下去。

    “王爷,好久不见,想不到我们在这里见面!”

    那女子的声音悦耳,但却十分冰冷。

    “你,你是什么人?”

    “我就是抓你来的人!”

    这大汉气得哇呀暴叫。

    “你这贼妞,抓老子来做什么,打算如何处置!”

    地窖中点亮三两盏灯,一张清秀的瓜子脸出现在眼前,这一个绝美的少女。

    这大汉大惊失色。

    “你,你是霜叶馆的小花魁,你不是跟王妈妈一起失踪了吗?”

    这少女正是玥儿,跟着她的自然是八爷,那锁着的大汉自然就是西春国太上皇李大昊。

    玥儿已经除去脸上的伪装,她冷冷一笑,道:“失踪的不是我,那是假冒的小花魁!”

    “什么,你这臭丫头,还有人要冒充,你们是些什么人,抓老子要干吗?”

    李大昊说话十分粗痞,之前在大崋几年收敛了一些,但此时又恢复秉性,他并不相信抓自己的人是小花魁手下,但看到八爷点亮几盏灯油灯后,凶恶地在她背后垂手而立,又有些怀疑。

    “王爷,您好好想想,您做了多少凶残之事?”

    李大昊呸了一声,恶狠狠地盯着玥儿。

    “小花魁,你是来找老子报仇的吗?”

    “不错,我来大风城,您是我要找的人之一!”

    “还是之一,嘿嘿,之二是谁,之三又是谁?”

    “这你不用管,现在是您落在我手上,还是请您老老实实回答问题!”

    “哈哈,老子不知道什么是凶残,如果杀人算的话,那我一生杀的人多了,不知是杀了你爹,还是奸了你娘?”

    八爷听不下去,上前一脚踹在李大昊的小腹上,李大昊哼了一声,身子一缩。

    “玥爷问你话,好好回答,不然我将你手脚砍断、眼睛戳瞎、舌头割掉做成人髭!”

    李大昊翻个白眼,他不知道什么是人髭,但依然肆无忌惮地怪笑道:“你问老子什么事做得最残忍,做得太多不记得了,有一次我将一个汉人孕妇肚子剖开,将她小孩拿出来挑在刀上,那孕妇气得惨叫而死,好多人吓得魂飞魄散,这算不算残忍?”

    八爷大怒,又是一脚狠狠踹去。

    李大昊痛得身子一扭,却依然抽着冷气笑道:“你,你们不是要听残忍的事吗,还有一次本王抓到一个胖子,将他活活烤着吃了,刷了很多调料,滋味可是相当不错,这第一口肉,还是他自己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