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郡主难惹 > 正文 366章 各有图谋
    敖太师叹息,自己这个女儿的聪慧,到底只是内宅女子的那点小聪明。

    她不能笼住楚浩的心,却还愚蠢地将楚大皇子当成救命稻草,为了求得欢心,不惜出卖自己这个父亲,将自己安排有期离京之事告知了楚浩。

    “女生外向啊。”他喃喃叹息,也幸好,这女儿真有吃里扒外的心思,他才能将北地城防图在镇南王府别院书房的消息透露给楚大皇子。

    楚大皇子派人去别院取城防图,他让人散布林云晓与北齐勾结的言论,将人引到别院,再伺机将两个取图的人杀了。若不是林云晓刚好凑巧碰上,这计划会更完美些。

    现在么,计划还是能行,到底少了几分威力。

    林云晓和宁泽天只怕以为这个局,是为了败坏林云晓的名声吧?所谓言辞杀人,言辞能杀死的都是懦弱无能的人。如自己这样的,如林云晓这样的,区区言辞哪里伤得了她?

    自己这个局,要谋算的东西不在卫国。是林云晓不与北齐为伍的言论传到北齐;是楚大皇子,不能与宁泽天合作。

    自己向楚大皇子建议趁着夏景明在卫国战事失利,可借机将二皇子楚瀚压下。可这事,楚浩能与自己合作,也能与宁泽天谈,甚至,连萧诚萧大将军都能合作一二。自己若没有独一无二的价值,要怎么让楚浩心甘情愿地庇护自己呢?

    而且,听敖玉珊曾吐露的意思,楚浩对林云晓的勇武很是赞赏。他若给出足够优厚的条件,江山与美人,宁泽天想来没其他选择,那林云晓就会到北齐。楚浩若是觉得自己没了价值,那林云晓不就可以将自己随意拿捏了?

    所以,敖太师很清楚,自己得切断楚浩与宁泽天、林云晓勾结这条路,切断林云晓到北齐的路。

    谣言纷纷之下,林云晓既然一心辅佐宁泽天,又想要皇后之位,她不在乎,别人也会帮她分辨,她只能证明自己与北齐没有牵扯,最好是逼迫她带兵与北齐作战。

    不过,敖太师想想卫国如今的处境,对卫国主动出兵并未抱太多希望。

    卫国刚与南夷打了一场,虽说大获全胜,但国内内乱未平,南北天灾依旧,流民依然成灾,国内交困下,想来没有财力再打一场。

    那么林云晓为了证明自己清白,就得发誓自己与北齐没有牵扯,或者亲手杀了北齐密探。

    北齐的明帝楚自民,生性自负多疑。

    当林云晓的话传到北齐,若再得知林郡主诛杀了北齐人,明帝暴怒之下,必定会对卫国不满,轻则加重卫国这属国的税银,重则直接增兵卫国。

    这种时候,自己这个卫国权臣,就能利用在卫国的人手,得到明帝看重。

    一张城防图,至少能让北齐将士少伤亡十多万人。楚浩得了城防图,却因为贪恋美色、应对失当,将卫国北地的城防图得而复失。这消息想来北齐二皇子会很乐意告知明帝的。

    明帝必定叱责楚大皇子。楚浩没有别的机会后,也只能与自己联手。

    两个北齐人的死只是开始,接下来,还会有一些北齐人会死。这些死讯,自然都会加在林云晓或者林云晓手下的头上。

    等他到达卫国与北地边境时,明帝应该收到了林云晓胆大包天肆意杀害北齐臣民的消息。

    也许,那时他也可以与北齐二皇子联手,听说北齐二皇子斯文有礼,不像楚浩这样阴沉莫测。

    敖太师盘算着这个局面,只觉仓促之下布置的这个局,能让自己左右逢源了,吐出一口长气,敲敲马车车门,“准备往北地走吧,路上若有人问起,只说我们是赶回北地探望亲人。”

    马车外几个亲信侍卫扮成的随从答应一声,很快,车轮滚动,敖太师带着妾侍往北而去。

    而在另一条分岔往北的官道,楚大皇子楚浩见到了从卫国京城回来的使者。

    听说宁泽天一口回绝了自己的提议,他倒没有勃然大怒,“林云晓的价值,的确要高于顺州十六府,也难怪宁圣上断然拒绝了。”

    “主子,属下离开卫国皇宫时,偶然碰到几个大内侍卫说起林云晓,个个都是语气恭敬。属下看着,宁圣上的威信,只怕还是林云晓高上几分。”他低声说了自己所观察到的景象,“属下办事不利,主子想要迎娶林云晓,只怕不是易事。”

    “无妨,这事也怪不得你,本就是试探一二。既然在宁泽天眼中,林云晓的分量要高于顺州十六府,不知在卫国朝臣眼中,是否也是如此呢?你想法子将这消息在北地扩散,尤其要让翁同和、萧诚这些人知道。”

    “听说翁同和祖籍就是顺州,萧大将军为了保住京畿之外那些城池,连大儿子都重伤了。能轻而易举地休战,圣上却不肯,我倒要看看,这些人会不会生怨气。”

    “主子,要将消息传到萧诚和翁同和耳中,只怕……我们在萧诚军中的人要藏不住……林云晓一人就能挑下南夷十几座城池。卫国这些朝臣只要不傻,都应该知道要保林云晓吧?”

    这使者听楚浩的意思,赔上一个辛苦培植的密探,就为了一个明知不可能的结果,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跟随楚浩多年,忍不住出言问道。

    “翁同和是卫国有名的大儒,国家危急时他讲究忠君报国死而后已。可他也是个迂腐之人,生平所服的女人……只怕也只有卫国那个文太后了。他不喜欢武夫,南北又相隔几千里,关于林云晓的传言,他能信几分?”

    楚浩轻声一笑,心情很好地看着窗外洁白无瑕的雪景,“世人总是注重切身相关的利益。表面上看着正直无私的,私底下却未必真的能将一切置之度外。顺州十六府,对卫国人来说,太重要了!待到卫国人都觉得送出林郡主,能兵不血刃换回土地时,他们会说服宁泽天的。”

    “主子对人看得透彻,属下惭愧!主子,那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回大都?”

    楚浩冲门外问道,“过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