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盛妻凌人 > 第二百九十四章 贤内助的角色
    “嗯,是的。”向雪点了点头,恍然醒悟,“如果股份支付的话,这些风险还能转嫁给被并购公司的股东?也就是说,并购方和被购方的股东会共同承担风险!”

    “对。”卫哲东嘉许地点头。

    “确实是一个优点,规避因为信息不对称带来的不确定的风险。还有一个呢?”向雪追问。

    “对于被并购方原来的股东来说,依然可以参与公司的收益分配,权益没有受到影响。还可以分享因为并购以后联合公司可能产生的价值增值的好处,从某种意义上说,被并购方的股东更欢迎股份支付的方式。”

    “听你这样一说,好像股份支付比现金更受欢迎?”向雪问了一句,又自己回答,“不对,对被并购公司来说,没有了更充足的现金流。某些股东可能会倾向于享受股份带来的收益,但这个毕竟是未知的。还有某些股东,还是更倾向于获得现金流。但不管怎么说,至少股份支付,也是被并购公司愿意接受的一种对价方式。”

    “是的,所以即使收购失败,你获得的流通股也可以作为收购另一间公司的支付对价。”

    向雪点头:“那么,我尽可能地在二级市场上购买a股和b股,同时积极联系丽缘的其他股东,如果价钱合适,就把法人股买下来?”

    “好。”卫哲东点头称许,“这样的安排很好,做两手准备。如果能够并购成功,那当然最好,按照估价,流通股在一个月后会涨到多少价位?”

    “看得不是很清晰。”向雪摇了摇头。

    “从大致的趋势来推测,至少能涨到十元以上。所以,即使收购失败,我们按市价出售手里的流通股,也能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空间。”

    “嗯,如果收购成功的话,并购利润也不会少。”向雪放松地笑了起来。

    “所以韩信将兵多多益善,现在收购的股份,也是多多益善。”卫哲东失笑,“你找到了一个不错的项目,可见,在投资方面即将可以出师了。”

    “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呢!”向雪一点都不敢骄傲,“有时候你不点出来,我根本想不到。还有很多一般人都知道的知识点,我也一无所知,看起来真的很白。”

    “你应该看到,自己已经比大多数人知道得多了。”卫哲东好笑地抚了抚她的头,“唔,肿块消散多了,明天应该就会全部消散。”

    “本来就没有什么事嘛!”向雪又拿出了一份资料,“我还看中了一家公司,是国内最早的房地产上市公司之一兴裕股份,不过在千禧年之后业绩逐年下滑,近年来已经基本上没有主营业务收入,主要靠债务重组的收益维持盈利。去年年底的净资产已经是负数,好像是-2.21亿。其股权结构很特殊,全部2.7亿元股本全部是流通股,股权非常非常分散。”

    “资产总额多少?”

    “10.2亿,资产规模不算太大。”向雪的胃口被卫哲东养得大了,原来需要仰望的十亿资产,现在已经觉得不是“太大”。

    “目前有收购意向的公司吗?”

    “有啊,大洲国际在下半年开始大量购买兴裕的股份,到9月23日持有股份比例达到5%,成为兴裕第一大股东。”

    “股权确实够分散的,5%的持股就能成为第一大股东……后来增持了没有?”

    “有的,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报告,应该还没有增持到10%,不然的话,可以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直接抢到控制权了。”

    “管理层方面呢?我想反收购措施也是必不可少的吧?即使净资产已经是负数,毕竟也是老牌的房地产企业。这种企业要想起死回生,也不是难事。”

    “是的,在10月9日,南浮公司和一致行动人通过二级市场也增持了股份增持到了5%,还公布了引进‘大股东注资’、‘股权投资基金’之类的设想,应该是在想方设法寻找同盟军。”

    卫哲东明白了:“你是想在大洲国际或者南浮公司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之前,也在二级市场收购兴裕股份?”

    “是的。”

    “确实是个好机会,如果能够拿到兴裕的控制权,对于boya的发展倒是可以考虑多种经营战略。”

    “我是想推荐给东雪。”向雪不好意思地说,“boya的定位很明确,就是进行投资,以后发展私募股权融资。实业经营,还是交给东雪好了。”

    卫哲东轻笑:“不错,提前进入贤内助的角色了。”

    向雪嗔怪地瞪了他一眼:“我只是在寻找机会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兴裕的资料,觉得对于东雪涉足房地产行业,可能会有一定的帮助。虽然东雪的定位是高科技,不过房地产也不算纯粹的传统产业吧?”

    “房地产这块蛋糕,只要达到一定规模的集团公司,都想要分一杯羹,东雪当然也不例外。”卫哲东说得很直接,“而且兴裕的楼盘开发和卫氏的定位不同,也不存在太大的竞争关系。你可以用boya的名义在年前先收购一部分,不要达到5%。到年后,东雪介入收购战,我们也可以成为一致行动人,到时候参与董事会席位的争夺。”

    向雪对于boya和东雪一致行动的提议没有异议,只是疑惑:“不是应该拿到控股权吗?”

    “兴裕的情况有点特殊,想要完全拿到控股权不太现实。毕竟,我们在收购股份的时候,南浮和大洲国际也在继续增持。”

    向雪有点沮丧:“那就是说,我们争不过他们了?完全靠二级市场,我们也不可能和法人达成协方收购。而且看起来,南浮和大洲都抢得很凶,应该不会抛售手里的股份。”

    “这个收购案可能不同于一般的案子,我们只能谋求初步进入董事会,然后再慢慢增持股份,最终彻底拿到控制权。”

    向雪一时还有点不太明白其中的操作,只能探询着问:“那我们明天开始在二级市场上收购丽缘股份和兴裕股份?不过,兴裕股份的k线图,我画不出来,所以不知道什么价位合适进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