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盛妻凌人 >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征服你的本钱
    向雪没好气地说:“我倒是没有什么长进,只不过一向觉得你卫某人,是绝对不会做亏本生意的。既然你花大血本收购兴裕,那就绝对有吸引你的本钱。”

    卫哲东忍不住失笑:“我把这句话作为一种赞美,对我眼光的赞美。其实这也是反收购中的一种常用策略,被称为焦土战术。”

    “焦土?”向雪好奇地问,“从字面上理解的话,大概是把自家的东西统统带走,一点都不留给敌对势力。”

    “反收购焦土战术,是指目标公司在遇到收购袭击而无力反击的时候,通过资产重组,对公司资产、财务、业务进行调整和再组合,降低公司对投资人的吸引力。五月份的时候,兴裕就进行了配股,然后大幅度计提坏账损失,所以半年度报表就形成了亏损。”

    “然后在年报的时候再把坏账准备冲回?但是上市公司的半年度报表不是要经过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吗?”向雪不解了。

    “这种资产减值损失的计提当然并非完全没有依据,兴裕的坏账准备计提政策,是根据账龄来分的,这里面有很大的操作余地。还有存货跌价准备、固定资产减值损失、长期投资减值损失也是一样。”

    向雪若有所思地点头:“应收款的账龄分析确实比较复杂,重点是半年度审计一般不会像年度审计那么全面具体。”

    “这是最容易操控利润的一种手段,近年来被运用得很多。不过随着会计师事务所对这一块越来越重视,操作的余地虽然还存在着,不过会越来越难。当然,除了这种财务手段,还有另外的手段,比较常用的是售卖冠珠和虚胖战术。”

    “什么叫售卖冠珠和虚胖战术……这个完全不懂。”向雪赧然,再度觉得自己对于经济学的术语简直是太孤陋寡闻了。要学习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时间完全不够用啊!因此,所谓的享受生活,哪有时间去“享受”?

    “冠珠是一种称谓,出现在并购业务中。人们习惯性地把一个公司里富于吸引力和具有收购价值的部分,称为‘冠珠’。”

    向雪沉思着问:“它可能是公司里盈利输送能力比较强的子公司?或者可能是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分公司?”

    “还可能是某个部门或是某项资产、一项营业许可或是某项业务、专利权、技术秘密,甚至是关键人才,一般来说,更可能会是这些项目的组合。”

    “冠珠……唔,这个名字真是形象。”向雪了解地点了点头,“冠珠就是收购者并购的真正用意,把冠珠出售,就可以消除收购的诱因,从而达到反收购的目的了吧?”

    卫哲东一脸的欣然:“孺子可教,就是这个意思。也可能不用出售,用于抵押或质押,有时候也足以让收购者打退堂鼓了。”

    “哦。”

    “给你举个典型的案例,威梯克公司收购波罗斯威克公司的时候,当时收购股份的标的是49%,波罗斯威克公司就把其中一家子公司卖给了美国家庭用品公司,售价4.25亿英磅,迫使威梯克打消了收购的企图。”

    “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也就算了,那个卖出子公司的战术,怎么听起来像是两败俱伤呢?”

    “某种程度上说,焦土战术就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战术。”卫哲东失笑,“你的总结很到位。”

    “那‘虚胖战术’呢?听起来好像和售卖冠珠恰恰相反,不会是把一堆垃圾业务并入到公司里来吧?”向雪好笑地问。

    “你的理解完全没错。”卫哲东翘起了大拇指,“收购公司选择目标的时候,那些财务状况好、资产质量高、业务结构合理的公司当然是首选。目标公司可能会购置大量资产,这些资产大多与经营无关,或者盈利能力较差,给公司增加了沉重的包袱,资产质量因此明显下降。或者大量增加公司的负债,财务状况恶化,经营风险加大。”

    向雪叹为观止:“果然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面对收购行为,被并购方居然能想出这种给自己添麻烦的办法,也真是……”

    “伤敌一万自损八千?”卫哲东接口。

    “对啊,就差不多这个意思了。”向雪点头如仪,“看起来,还是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做法不会伤筋动骨,只是报表的数据忽然好看忽然不好看而已,对资产质量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这种手段用得多了,大家都心知肚明。要不然,兴裕这种拿出亏损报表来的企业,为什么还引来了这么多的收购者呢?”

    “嗯,有道理,如果不知道兴裕的真实情况,谁会出这么高的价钱收购一间破公司呢?”向雪连连点头,“所以,哪怕超过4.15元的价格,也可以收购?”

    “我接受的法人股,可就是这个价儿。”卫哲东透了底。

    “好,我心里有数了。”向雪笑嘻嘻地说,“反正不管什么价都吃下来。”

    “也不用这么不计血本。”卫哲东苦笑,“超过4.15元的价格,还是需要再掂量掂量的。如果我能够把持董事会,把兴裕并入东雪,别说4.15元,就是5元也绝对不亏。但如果最终拿不到控制权,4.15元这个价格就已经足够了。”

    向雪诧异:“你不是说只要能够拿到三个席位,以后就有办法逐步取得董事会的实际控制权么?”

    “话是这么说,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作为并购方,我们当然要把所有的可能都考虑进去,对不对?”

    “我觉得没问题的。”向雪很乐观地说。

    “好,冲着你的这份信心,我也得把兴裕收入东雪的版图。”卫哲东豪气干云地说。

    “因为我看到的k线图,不用太久……唔,从时间推算,应该是年度股东大会以后的样子吧?股价会大幅上涨,接连有好几个涨停板的趋势。”向雪笑着眨了眨眼睛说。

    卫哲东恍然:“原来你有自己的底气啊,我还以为我用人格魅力征服了你呢!”

    这个理由好像也很充分,不过向雪是不会承认的。

    “还好,除了人格,我还有能够征服你的本钱……”卫哲东忽然轻笑着,弯腰把她抱了起来,“现在,去检验我的本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