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回乡做食神 > 第一百七十一章,咱村有龙脉
    “今天你这事儿办得地道,自打我来后,最让我顺眼的一次。”

    晚上,林扬得到了大魔王表扬,难得。

    原来拿钱砸人是那个感觉,林扬也有些奇妙的酥爽,心情也放松了,跟大魔王开起玩笑来,“冲这个不得奖励点啥?”

    大魔王竟然接了话茬儿,以前这时候它是要消失的,“嗯,行啊,说吧,你想要点什么?”

    风格一变,林扬竟然被问住了,胸无大志的东西,还真说不上想要点什么。

    人家大魔王坏笑着离开,林扬犹如被侮辱了一般,他是真恨自己没出息,愣是没说出一样儿东西来,哪怕要辆自行车也行吧?

    因为这点事儿,转天一大早起来,林扬都觉得齁没劲,干啥都提不起精神来,老是想着损失巨大,妥妥的呀,大魔王那货,弄点啥出来,指定差不到哪儿。

    老许过来,看他脸色不对,问他,“怎么着?没睡好?”

    林扬勉强打起精神来,“没,起猛了。”

    “走,跟我去承联那儿,我又想起他那里有炕柜,得买过来。”

    林扬懒得动,“打个电话告诉一声不就结了,还值得你跑一趟啊。”

    “去看看放心。”

    林扬摇摇头,“我这还没……”,他想说没吃早点,一看老许那兴致,算了吧,麻利儿的走起。

    其实他们俩都错了,忘了人家承联是混江湖的,做旧家具顶多是起步,完全没上道儿。

    吃了闭门羹,就连传说中干活儿的手艺人也没在,听说是其他村的老木匠,不是该勤快的不像话?

    林扬哪里想到,让一个人变靠谱儿了挺不易的。

    “走吧,去吃点东西。”

    老许倒没啥,只能跟着林扬走,好在不远,大饼果子加豆腐脑,典型的北方早餐,硬壳管饱,吃起来也算过瘾。

    “有点不像个村了。”

    回到场院,抽着烟,老许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林扬点点头,纯农村绝不是像前苏这么方便,想啥有啥的。

    “你觉得不好?”

    老许摇摇头,“没,追求美好,人之常情,而且,我觉得前苏走得很稳,略有些许的不足,却无大碍,好像有谁在引领一般。”

    是么?林扬倒没总结过,老许大概村里来的最有专家气质的一位了,甭看曾教授学问大,那老头是奔着变老农来的,听黄阿姨说,以前书本不离手,眼下书上全是尘土了。

    这么跟老许一比,大不同了。

    林扬觉得有些话还是说出来好,“承江那小子,有点放不开,你得拿捏着点,放太松了,不好收。”

    老许不以为意或者说,眼下他没觉得买卖有多大,他只笑笑没当真。

    承联是哈欠连天、打着把式过来的,要不是林扬电话催的急,这小子指定睡到中午去。

    “嘿嘿,夜里晚玩牌了。”

    林扬知道有些事儿不能管太多,说过头了起反作用,他直接跳过,“许老板的家具你得加把劲儿,另外,今天再挑挑。”

    “好嘞!您了放心,误不了事。”,一听又有钱赚,这小子马上喜笑颜开。

    接下来就是老许的事儿,他自己看家具,林扬扫了一眼,没啥上眼的,本身家里也不缺,就立在一边儿等着。

    ……

    牛排?

    这玩意儿林扬很少吃,国内的牛肉养殖方式不一样,味道很难做出来,进口的花样儿太多,顶级的也到不了他这号人手里。

    老许倒是有路子,“多了没有,咱自己吃还行,要是你会收拾就让他们拿过来,要不就别糟践。”

    论吃,林扬不服谁的,“以后别说这话,还有我不敢拾掇吃的?”

    老有人说西餐吃的是仪式感,玩儿的是礼仪,那是没文化,咱老祖宗吃东西真讲究起来,一般人很难受得了,一套套的,可不简单。

    老许说了半天,他是对林扬家的家伙事儿不大信服。

    林扬则反驳,“你管那么多干嘛,吃着够味儿不就得了?”

    许大厨瞪圆了两眼珠子,气鼓鼓的,他突然发现林扬这货有时忒缺文化了,老拿乡土大白话怼人。

    终归是着急,或者是真喜欢老物件,许大厨着实把承联的存货给扫荡一空,价格上的事儿,林扬没管,承联那小子也学会了点,腆着脸跟许大厨说,‘啥钱不钱的,您用就是看得起我。’

    越是这样儿的,最后钱反而少不了,反正也没多少,林扬没多问,滋当个笑话了,人家老许精明如此的也没言语,可不就这么一回事。

    为了让承联着调,林扬还是叮嘱了他,活儿一定要实在,免得没脸面,“惹急了,我告诉你奶奶去,让她大嘴巴子抽你。”

    是人都有一怕,承联嘴角抽搐起来,他就纳闷儿了,这一出小伯伯是咋知道的呢?

    “现在游客人数似乎在下降啊。”

    秋风扫落叶,丰收中也有冷意,前苏村没有特别的产出,游客热情略有下降属于正常,如果不是特意观察,还未必能看得出,其实波动没多大,相比其他村,前苏还是人多的多。

    林扬点点头,“有些淡了。”

    老许则不认为,“应该还不至于这么早吧,怎么也得进腊月。”

    “这你就错了,一进腊月反倒人多。”

    许大厨略思索,问,“你是说采购年货?”

    林扬笑了,“现在谁家还正经的买什么年货,哪天不跟过年一样,就是图个喜庆热闹,来挤挤过瘾呢。”

    “是这个理儿,前苏村运道起来喽!拦都拦不住。”

    他的话确实让很是一些人想不通,从滨城出来,一溜儿的村子,都跟前苏村学,偏就不如这里火爆,以前还可以说投入不足,后来不是了,还是不行,都没处说理去。

    林扬自然也解释不来,他嬉笑着说,“我跟你说,咱村地下必有龙脉!”

    “扯吧你。”

    两人一路胡说八道,没啥正经的,回到农家院里,看着大伙儿都开始预备中午那一顿了。

    “粗粮,咱还得多动脑筋。”,林扬又看了下菜谱儿,对主食那一块儿不大满意。

    来前苏村的都是城市游客,相当大的一部人是喜欢粗粮的,粗粮细作,让游客吃得更好,必须花心思。

    中午,林扬就在农家院里对付了一顿,他吃的是窝头,虾酱,大葱,棒面儿粥。

    窝头挺适合他的口儿,却一定不适合游客,林扬举着窝头冲老许说,“得多加点面,拉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