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星辰之主 > 第五百二十一章 虚空轮(中)
    玉川瑛介确认,开口的正是教宗傀儡。那位唇皮微动,发出声音,但除此以外,再没有任何变化,灰黯无光瞳孔的指向,也仍然是在“精神海洋拟态图景”之上。

    “猊下也看persona?”

    另一边,白心妍则迅速切换了交谈的对象,反应之活泼快捷,与几分钟前老老实实的操作员形象迥异。

    事实上,自从白心妍主动开口,递过瓶装水的那时起,表现出来的姿态就有了微妙不同。这让玉川瑛介怀疑,刚才那一轮对话,他是否只是个引子?

    心中狐疑,玉川瑛介其实也竖着耳朵,想听教宗会如何回应。可还没等到这一步,又有一波低沉的震音传入机舱,音波强度一般,可大约是正巧与飞艇结构形成了共振,一时间舱室舷窗、座椅都嗡嗡作响,震得人手脚腰椎都有些发麻。

    显然不只是头等舱如此,玉川瑛介在这儿已经能够听到其他舱室的尖叫声。

    坦白说,玉川瑛介心里头也有些发慌,偏在这时,教宗傀儡细若蚊蚋的低语,在嗡嗡震音中二度响起:

    “收缩……”

    后面专业术语,玉川瑛介已经听不懂了。白心妍却迅速反应,依照指令在“拟态图发生器”上开启了新一轮操作。

    “精神海洋拟态图景”的比例尺似乎在增加,体现出更多的细节。

    当然,大概只有教宗和白心妍看得懂。

    玉川瑛介看到的,只是界面上简略如心电图般的波纹线条,忽而在左,忽而在右,上下切换游走。但恕他眼拙,即便部分区域的细节增加了,整体上并没有太明显的变化。

    能从这里面看出门道来,果然只有专业人士才能办到……

    “好像不太适合呢。”白心妍话音再度响起,貌似很惋惜的样子,可在当前的局面下,怎么听都觉得有些别扭。

    教宗傀儡并没有明显的动作,半垂的眼皮之下,依稀仍注视着“精神海洋拟态图景”,就在大家都以为这场面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时候,如蚊蚋般的低细声音响起来:

    “你怎么看?”

    “就是不太适合呀!”

    教宗傀儡没有再浪费力气开口,只是用灰暗无光的眼神轻瞥过去。冷漠眼神打掉了白心妍身上刚有些冒头的随性气息,后者下意识微一欠身,唇角笑容变得克制许多:

    “请猊下恕罪,是我说的不太清楚。其实正是猊下助我大致理解精神海洋拟态图景的设计方式,才有了这个想法……斗胆妄言,若有不到之处,还望猊下教诲。”

    说了一段虚头巴脑的话,白心妍便切入正题:“猊下设置的参数,是以飞艇游客为基础,搭起的精神海洋架构。这一架构比较符合上次在阪城的主体背景,出现的结果,也更具有可比性……可问题是,猊下与真神大人降临,罗南小辈不敢逗留,远遁离开,只在外围弄影,单凭游艇上百千名乘客,搭起的架构在覆盖面上明显不足。

    “所以我大胆猜测,猊下应当主动施为,将这一层架构,与真神大人投影过来的力量嫁接,强行铺展开来,扩大其覆盖面,尽可能让罗南的手段,在上面留下痕迹。”

    对白心妍的讲述,教宗傀儡看不出明显反应,旁边的玉川瑛介听得倒很认真。当然他也是半懂不懂,但他的联想能力还不错,脑海中映现出“教宗将一张厚饼摊薄摊大,再送到真神手里去转圈圈或甩网捕鱼”的场景……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教宗不反对,那就是承认了……等一下,玉川瑛介等人不也是飞艇上的乘客吗?就是说,他们也是这张薄饼原料的一员?

    他在这边胡思乱想,白心妍仿佛是听到了他的心声,侧脸微笑:“是呢,我们和那位罗教授的距离,比想象的要近很多……类似于水面上的浮油,又或者是粘蝇板之类。”

    玉川瑛介脸上表情有些僵硬,视线转向自家的保镖头子。北野速人端端正正站着,像根木桩,从这厮的反应,玉川瑛介就能得到答案。

    “现在的问题是,罗南的手段有些出乎常理……”

    “是出乎我的预料。”教宗傀儡干裂无血色的唇皮微微启合,声音微弱含糊,但意思清晰,“能躲,能藏,反击又是……”

    话音断了几秒,貌似不愿意提及,又像是琢磨用词,但最终他还是为罗南的行为定性:

    “非常纯粹。”

    白心妍似乎没听懂,问了一句:“所谓的‘纯粹’是指……”

    教宗傀儡想继续开口,可是这回唇齿间流出来的,却是暗红的血沫。

    白心妍“啊”了一声,还是那副惋惜的调调:“这具身体终于还是到极限了……猊下还有别的法子坚持吗?”

    这句话出口,白心妍立刻遭到了周边十几道视线如箭般的攒射。特别是几个努力躲在阴影中的保镖,此时已经是快要崩溃的样子。

    问题在于,他们的意志从来不在考虑之列。

    包括白心妍在内。

    下一秒钟,无法形容的暗影在头等舱内所有人眼中漫过。

    玉川瑛介恍惚中好像半步踏入了阳光下枝叶遮蔽的荫凉,更确切地说,他本人就是树荫的一部分:一面朝着炽热的太阳,一面编织起阴影的模样。

    头等舱里的所有人,大约都是这个作用。

    这片“树荫”,注定不是给他们享受的。

    教宗傀儡彻底不动了,耗尽了最后一滴精血,它彻底变成了干尸,而借助其形骸存在的教宗意念,则顺势进入了“树荫”之下,并有精妙的牵引力量,将四面的“枝叶阴影”交错编织,最终形成“树巢”式的精神侧容器架构。

    奇妙的反馈传过来。

    玉川瑛介忽然发现,他具备了一点儿在精神领域交流的能力,这份能力无疑是由教宗给予的,也是由现在的状态决定的。

    教宗最后还是切换了意念投射存在的模式。这回倒是没有谁充当“充电宝”,大约是同样的手法已经不适合再用第三次,只能退而求其次……

    于是,在场的其他人,包括玉川瑛介在内,都成为了所谓“树巢”的架子。

    至于“树巢”是什么,没几个人明白。

    因为那是属于精神层面的建构。

    按照玉川瑛介的理解,教宗是利用他们这帮人的生命磁场,堆砌成了一个临时“巢穴”或曰“避风港”,以提供微弱意念跨空留存的条件。

    具体情况如何,谁也不清楚。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教宗的意念可以直接在他们脑海中显现,化为影音,实现沟通交流。

    “精神侧的手段,却没有在情绪**层面有任何沾染利用。而是高来高去,直接作用在时空架构上。”

    教宗无缝接续了此前对罗南的评价和分析,这是针对“纯粹”所做的解释。

    要说玉川瑛介不该明白的,可在这种“树巢阴影”的状态下,他稀里糊涂地就通晓了很多概念知识,并具备了初步分析的能力,仿佛有一个内嵌的智脑在运作:

    因为“纯粹”,就脱离了教宗设计的层面,虽然也会有冲击影响,可这种影响与大自然的风雨雷电所形成的震撼冲击是没有差别的。

    想通过“精神海洋拟态图景”捕捉到罗南的特殊干涉模式,几乎不可能。

    也就是说,教宗的计划破产了。

    玉川瑛介仿佛分裂成了两边,一个是正常的凡俗的思维,另一个则飘浮在超凡层面。他都来不及恐惧,便被汹涌而来的信息压力推着前进,只能努力去适应现在的状态。

    教宗还在与白心妍交流。

    “还有用,至少知道了罗南的层次上限,要比预料的强出很多。而且也知道,他的强项并不是在人的情绪**之上做文章,而是绕过了这个最容易主宰他人命运的途径,进入了纯粹构形设计的领域……特别是时空构形。

    “仍然与阪城的事态有关联。”

    没有物质层面的限制,教宗显得话多了不少。而正是言语中的细腻,使玉川瑛介不免去想:

    被一位超凡种如此研究,不知罗南那边是怎么个感觉?

    心思波动间,玉川瑛介忽然觉得,“背后”的阳光骤然变得极其炽热。与此同时,他的肉身功能还捕捉到了新一波的电闪雷鸣,这让他心中升起明悟:

    成为“树巢”,嵌入了精神架构之中,也就与战场更加接近了是吗?

    恍惚中,玉川瑛介的部分意识,被投入浑茫的虚空深处,触碰到了真神与罗南追逐变幻的战场。即便他现在脑子里被植入了“智脑”,仍然无法体会太过精妙的细节,只有一些模糊的、象征性的感受:

    罗南,真的像是嵌入在了虚空深处。

    像是精密机械的绞链暗锁:曲折时,内部会有一些形变;可在外观上,总是处在一个稳定的平滑状态,满足了人们追求秩序的心理本能。

    不只是符合人们的心理,更符合天地之间的物性法理。

    所以,真神总是击中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