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无限进化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结盟
    现今的凌歧已非过去的凌歧,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然而,这并不表示凌歧就从人渣变成了好人,最多是从禽兽变成了斯文败类,本质毫无区别。

    错非领土之力另有用处,夏尔在他眼里也不值得过于关注,怕他现在就准备撬开这丫头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

    “呵,你该知道这并不是我个人的意愿,可像我这种小人物,又哪里有什么自己的意愿呢?是巴德尔特让我来的!”

    夏尔目光深邃,语气幽幽,颇有些自怨自艾。

    要不是身处领土之力覆盖范围,只怕凌歧还发现不了她心中的恐惧和慌张。

    看来,她并不像她自己说的那么无辜和无奈,应该别有所图。

    只有有所求才会对求不得生出恐惧,否则若是彻底认命,听天由命,何必害怕未来不好的结局?

    凌歧摩挲着下巴,眯着眼睛打量着面前身材窈窕的龙裔少女,也是他的团队同伴之一,曾经的同伴之一。

    在他的印象中,夏尔是一个很骄傲的少女,起码她表现出来的主要性格是这样的,什么事情都要说的清清楚楚,做起来有板有眼。

    他们曾经有过一段还算愉快的合作,到了现在,却实在没什么交情好提。

    察觉到凌歧极富侵略性的目光,夏尔忍不住后退了半步,而后又挺起胸脯故意挑衅的看着对方。

    夏尔的容貌还是个清丽少女,但是发育的已经不错,所以这傲娇的姿势倒也颇为诱人。

    凌歧微微一笑,能清楚的感知到夏尔的念头,有以退为进,有孤注一掷,还有...期待。

    期待?期待什么?莫非期待自己上她?

    女人的美色往往是一种很好的武器,要不然巴德尔特何必把自己的人形弄得那么妖娆媕娿,还不是为了充分利用旁人好美恶丑的心态。

    更有些极富野心的女子,整天叫嚣着什么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间接征服世界,其实都是扯谈。

    会被女子征服的男人,就不是什么大好男儿,不过是些痴情的可怜人。

    凌歧非是禁欲者,却比那些苦修士更冷酷、更绝情。对他来说,只要愿意,什么都能拿来享受,享受完也毫无负担,所谓道德人性在关键时刻都是狗屁。

    真到了必要的时候,万事万物,有什么不可抛弃,有什么不可割舍?

    一个明悟本心,无路可退时甚至连自我都能舍弃的人,还会在乎别人的态度和想法?

    这女孩是在欲擒故纵也好,以身试虎也罢,对凌歧,统统是无用功。

    凌歧冷笑着上前几步,一把握住夏尔的胸脯,在她愕然呆滞的目光中,又狠狠揉捏了几下,而后才惬意的松开手爪,退后半步。

    “现在,说说你的来意吧。”

    凌歧戏谑的看着脸色涨红的少女,别说是这个龙裔少女,就连周围一些护卫,都尴尬的别过头去,凌歧方才的行为,简直给人荒诞的感觉,怀疑那根本就是幻视,毕竟这也太无赖、太下作、太不符合他“西方之王”的身份。

    却不知凌歧多少还是有些顾忌自身形象的,否则若是有女子敢在私下这般挑衅、挑逗他,直接脱裤子就上,完事就宰掉,也是随心所欲的。

    随心所欲、肆无忌惮,这个世界上几乎没人能做得到,因为没人能真正无视一切,否则铁定被围殴打死。凌歧当然也做不到,因为他还不够强,但却能比普通人能更多放肆一些,因为他尚算强大!

    “你!”

    夏尔怒气冲冲的抱着胸脯后退三步,脸上红的几乎要滴血,挺拔傲人的双峰隐隐作痛,显然刚才并不是什么幻觉。

    “你这么能这么无耻、下流!”

    夏尔像是完全忘了自己的来意,盯着凌歧毫不掩饰自己的怒火。

    然而让她失望的是,凌歧目光中没有半点得意或是羞愧、亦或**,平静的就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做过一样。

    “好了,不用再演戏了,你若再不说明来意,就可以滚了。看在巴德尔特的面子上,我不杀你。否则,别说让你稍微吃点亏,就算把你先奸后杀,或是玩够后丢到军营去,让那些丘八轮番伺候你,你看巴德尔特会不会为你出头,又或者我承不承受得住...的惩罚!”

    凌歧含糊了两个字,他相信夏尔能明白他的意思。

    “明摆着告诉你吧,若非我最近又有奇遇,对你这种没用的货色已经实在看不上眼,就凭你胆敢背着我和巴德尔特勾勾搭搭,为它提供后路,你现在已经死了。”

    见是“同伴”的份上,凌歧难得多说了几句,却尽是嘲讽奚落的话。夏尔听了心中顿觉屈辱万分,她又怎么知道,那都是大实话呢?

    凌歧的确已经无需太过顾忌巴德尔特,只是暂时还懒得和它翻脸。至于夏尔,在中土大陆,她的用处——利用价值,诚然还不如另外两个掌握着一方军事的新人队友!

    这是中土大陆,除非实力强到凌歧这种程度,否则个人是绝对无法对抗集团的。

    而有了领土之力,又明悟了自我本质,什么龙裔少女,什么病毒原体,什么巴德尔特,都算个球?

    夏尔气呼呼了喘着粗气,过了有几分钟才平息下怒火,她放下环抱着的双臂,警惕而怨愤的盯着凌歧,却不敢再放肆。

    她倒不怕**,但是怕死,怕的要死,她能感觉凌歧的确对她存着一点杀心,而她自身最大的也从未利用过的武器,对他竟然完全无效。

    “哼,巴德尔特要和你结盟,具体...在这里!”

    夏尔从怀里取出一枚棱角分明的柱形水晶,七色毫光随之绽放。

    感受着晶柱上温润的温度,夏尔一时却又犹豫着是否该直接交给眼前这个男人。

    若是按照巴德尔特的说法,这将带给她一个难得的机会,但是万一...吃亏的可又是自己!

    凌歧手一抬,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那枚晶柱直接落在他的手中,而后诡异消失。

    夏尔一愣后又是一喜,但是随之将喜色收敛。

    凌歧木然,脑海中忽然出现一尊巨大的恶魔影像,那恶魔尚未开口,他的脸上就露出一丝狞笑,恰好是夏尔喜色收敛的时候。

    就是这个时候,在凌歧空白的脑海中,刹那掀起一股肆虐的狂风,风中有一片模糊的根须形象在蔓延...

    恶魔影像弹指被绞成碎片,少许灵魂碎片连同其中蕴藏着的讯息直接被凌歧吞噬掉。

    在夏尔的视界中,凌歧刚用某种未知的办法从她手中夺过晶体,抢着“入瓮”,结果“中招”后还不到半秒就回过神来,过程简单的完全出乎她的预料,也与巴德尔特描述的不符。

    夏尔小心翼翼的曲起左手尾指,收起那点小伎俩和道具。

    时机已逝,失不再来,然后她就听到了凌歧冷淡的声音——

    “你可以走了。”

    凌歧抬头,睨视着比他矮了两个头的龙裔少女,傲慢的像是要用鼻孔朝天。

    夏尔气急,非但是因为计划屡次失败,更因为她发现自己完全低估了这位曾经“熟悉”的队长。

    她和艾利克斯在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大半年中,自觉看透了这位队长大人,所以才敢公然独立。而巴德尔特提供的“情报”,也让她以为自己了解了这位队长的虚实,撕开了笼罩在他身上的最后一层迷雾。

    这位队长大人固然神秘,每次都能在她预料不到的时候做成一些她预料不到的事情,令人忌惮。

    可是,当最后的迷雾被揭开,后面藏着的却不是什么怪兽,而是一只木头的老虎。那么,她自然不会再像从前那么敬畏、忌惮他了!所以她这次前来才敢摆姿态、才会有预谋,她千里迢迢赶来,可不光是为了巴德尔特“传话”,更不是被逼无奈。

    眼前的男人的确善于创造奇迹,明明比她还弱小的时候,就能获得一尊强大到极点的分身,显然是一个有利用价值的人。

    纵然对他忽然崛起的势头,夏尔仍旧感到难以置信,会本能的产生怀疑和恐惧,对巴德尔特的解释也不敢尽信。可惜,这已经是她最后的机会!再说,轮回者又不是军阀毒枭,从来只看重个人实力。再大的势力,能威慑一时,莫非还能带回轮回空间?

    就个人实力来说,经过巴德尔特的“分析”,夏尔并不认为凌歧就能吃定自己!

    她需要借助他的力量、他的势力,来让自己脱身,也敢与虎谋皮,仅此而已!

    她还记得,三天前化身巨龙的艾利克斯,忽然找到了她,带来了圣白议会的“友谊”,这让夏尔沉寂的心思重新活络起来。

    她不忠于任何人,就算某些人暂时比她更强,她也不甘人下,而凌歧更会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唯一与计划不符的,是凌歧的态度,还有他那莫名其妙的傲慢。

    莫非,他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真对孤山的情况没有半点好奇?对自己也不念半点旧情?

    夏尔紧抿着嘴,踟蹰着是否该转身就走。按照她的心机,现在应该立刻转身,玩一玩欲擒故纵。奈何,那个可恶的男人脸上,满满都是冷酷和疏远,令人不爽。

    不说他们曾经的交情,就说她现在代表巴德尔特,和圣白议会也有牵连,她背靠两大集团,怎么会对已经“看透”的目标无可奈何?这不应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