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琥珀之剑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幕 停滞之界的传说
    重点在于,她还是头一次看到自己的姐姐对外人放下戒心。她们两人一路从埃鲁因流浪到这里,路上经历了无数艰难险阻,遇到过麻烦与危险,也遇到过好心人的帮助,但无论那一次,姐姐都从没有轻易相信过任何人,更不用说和其他人结伴同行。

    她们在旅行时偶尔会随商队一起行动,但那样的情况很少,除非是几个商队组成的商团,否则她们几乎从不加入某一个单独的商队。冒险团也是差不多的情况,这些必要的措施,都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事实上也因为这样的原因,再加上母亲遗留给她们的两件魔法物品,她们这段漫长旅程,总体来说还算得上有惊无险。

    但今天,显然颠覆了她的认知。她很清楚姐姐在码头上时虽然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但莲更清楚自己姐姐的性格,她那么开口时,其实便是已经作出了决定。

    在那样的情况,她是不会轻易开口反对的。

    她此刻仔细看着自己姐姐脸上的神色,一时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其实不想上船,对吗?”玲好像看出自己妹妹的想法,轻声开口问道。

    “也不算,姐姐,”莲摇了摇头道:“只是觉得有些反常,这让我有些不安。”

    “反常?”玲犹豫了片刻:“你是说我的决定么?”

    莲点了点头。“是有原因的?”但她马上又问道。

    “嗯。”

    “我可以知道吗?”

    “当然,”玲答道:“本来我打算早一些告诉你的,可是我不敢确认。”

    “不敢确认?”

    “我……我怀疑他知道我们的母亲是谁。”

    “啊!”莲低低地喊了一声,忍不住激动地往前走了两步:“姐姐,你说的是真的?那个‘他’是布兰多先生,对吗?”

    玲缓缓点了点头。

    “可你为什么不直接开口询问他。布兰多先生不是那种会瞒着我们的人,不是吗?”

    “我不知道,但我有一种预感,或许我开了口,并不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姐姐?”

    “我……我也不知道。”玲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

    布兰多将自己的猜测一一讲述出来之后,船舱中一时间一片沉寂。他抬起头向德尔菲恩看去,正好看到宰相千金的眼神也向自己看来。

    “德尔菲恩,你有什么看法?”

    “领主大人认为这两件事之间有联系?”德尔菲恩开口问道。

    布兰多点了点头:“自然,恶魔一向是黄昏之龙的爪牙,阿肯图更是它的先锋大将,而且我想黄昏之龙控制一批巨龙并将它们丢到距离克鲁兹万里之遥的陶奇克来,总不会毫无目的。”

    “的确,那么领主大人有什么想法呢。不妨先一一说出来,再查漏补缺不迟。”

    “我是有几个想法,首先是与羊首恶魔阿肯图的复活有关,就像我之前所说,阿肯图是黄昏之龙的先锋大将,它若能解除封印重新回到沃恩德,对于凡人的世界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毫无疑问。这也是黄昏之龙入侵沃恩德最重要的一步计划。”

    “但恶魔领主并非只有一个,领主大人还记得乔根底冈的入侵吗。事实上恶魔早就开始蠢蠢欲动了,虽然眼下我们还不知道它们已经推进到了什么地方,但总有一天它们会出现在地面世界。”

    德尔菲恩分析道:“所以说,阿肯图固然是黄昏之龙手上一枚重要的棋子,但未必是最重要的那一枚,我想它未必值得让黄昏之龙为此去算计远在千里之外的龙族。而且我们不得不考虑这样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芙罗法还有其他被投放到陶奇克的巨龙虽然实力强大,但它们未必就是黄昏之龙手下最强大的力量,至少我们在芬霍托斯的战场上见过的那些怪物中,有一些就要比阿洛兹小姐厉害得多,不是吗?”

    布兰多点了点头。他倒是没有从这个方向来考虑过,他看向一旁的小母龙,阿洛兹脸上也露出了同样沉思的神色,显然也认同这个说法,或者至少是认同其中的一部分。

    “那么继续往下推理,”宰相千金继续说道:“黄昏之龙为什么要将几头由它所控制的巨龙投放到陶奇克,它所倚重的显然并不时这些巨龙的实力,或者并不仅仅是看重它们的实力,甚至我可以确信,它们身为‘龙族’的这个事实本身,对于黄昏之龙来说或许更为重要。”

    “这是其一,其二先前领主大人也说过了,对于阿肯图的复活来说,有没有这些额外的因素其实并不必要,或许这些巨龙可以为阿肯图的复活保驾护航,以防有外来的力量前来破坏这个计划,比如说我们。但这个可能性太小,何况就像我之前所说,晶簇一样能够做到这一点,没有必要千里迢迢如此大费周章。”

    “所以说,”德尔菲恩微笑着看了两人一眼,才继续说道:“我认为这个可能性是可以排除的,领主大人认为呢?”

    布兰多也点了点头:“我也差不多是这么想的,那么除了这一点之外,第二个可能性就是黄昏之龙将这些力量投放到陶奇克,或许是为了配合南方的晶簇大军对玛达拉展开进攻。”

    “这个可能性其实也微乎其微,”德尔菲恩摇头道:“理由同样如上,太过得不偿失。何况几头巨龙对于玛达拉的战场来说,也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亡月女神克莱丝在永亡之地复活,其实就足以呼应晶簇大军在亡月内海南方的攻势了,亡灵们为此已经放弃了永亡之境,不是么?”

    “那就只剩下唯一的可能性了。”布兰多答道。

    他抬起头来,与房间中的所有人对视了一眼。

    “老师的意思是,黄昏之龙的目的可能与我们是一致的?”凰火这时候终于开口道:“它的目标,也是自然宝珠?”

    布兰多下意识地看向一旁的德尔菲恩。

    宰相千金却微微一笑。并不作答。

    倒是小母龙这时候抬起头来,摇了摇头:“如果你们的分析是对的话,我想它的目的并不是自然宝珠。”

    “不是自然宝珠,那是?”

    “其实这里同样有三种可能性,”这时候德尔菲恩笑眯眯地开口道:“我想各位应该还记得起,我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

    “不是为了寻回自然宝珠么?”柳先生问道。

    “不不不。那只是最终的结果而已,我们要做的事情,是解开翡翠之谜,寻找停滞之界,并从停滞之界中找回自然宝珠。”房奇答道,他看了德尔菲恩一眼,才继续说道:“所以说,翡翠之谜,停滞之界还有自然宝珠。未必是一种东西,也未必可以混为一谈,就像是自然宝珠对布兰多先生来说更重要,可对于我们鬼车一脉与玉凤一脉来说,更重要的东西其实是翡翠之谜,因为那关系到我们至高之剑的传承。”

    “我明白了,”柳先生也反应了过来:“所以说黄昏之龙的目的未必会和我们一致,自然宝珠对它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翡翠之谜想来也是如此,它要寻找的东西是停滞之界?”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都同时集中到了小母龙阿洛兹身上。

    布兰多此时终于开口道:“阿洛兹。停滞之界究竟是什么?”

    阿洛兹摇了摇头,犹豫了片刻之后才回答道:“停滞之界,顾名思义,就是停滞的世界。”

    “这么说那是一个有关于时间法则的半位面?”

    “不,那并不是一个半位面,甚至也并不是从沃恩德脱离出去的某个时空碎片。确切的说。那是一个真正的完整的世界,一个并不逊色于沃恩德世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的疆域其实比沃恩德更加广阔,它的法则比沃恩德更加完整——”

    小母龙语出惊人。所有人不由得都大吃了一惊:“什么?”

    阿洛兹却丝毫也不顾忌,继续说下去道:“众所周知,我们的世界是由主物质世界与四大元素疆域所构成,在物质界之外,有着无数大大小小的次位面与半位面相连,这些半位面有些是人为创造的,比如布加人的白塔——而有些是tiamat法则投影形成的,事实上四大元素疆域皆属于这一类,而另一些干脆是沃恩德世界脱离出去的时空碎片,在元素疆界之外,你能经常见到这些悬浮在虚空中的半位面悬岛,这种空间其实并不算是一个完整的位面,只能说是一个破碎的空间而已。”

    “在这里我要说的是,在巨龙的文献之中,有这样一个传说。相对停滞之界来说,沃恩德其实才是它的次级位面甚至是半位面,我们的世界是依托于一个真正的主世界存在的,而那个世界,就是停滞之界……”

    阿洛兹说完,船舱中一时间竟鸦雀无声,甚至连宰相千金脸上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可是……这怎么可能?”凰火小声自言自语道。

    “你在开玩笑吗,这位女士?”房奇则是毫不犹豫地提出了质疑。

    所有人中,只有布兰多一个人沉默不语,他思索了半晌,才抬起头来问道:“阿洛兹,那么停滞之界对于沃恩德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小母龙略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才回答道:“这些其实都只是传说,我也只是从文献上看来,未必真的有什么具体的意义。不过倒是有这样一个说法……”

    她沉默了片刻,才继续说道:“众所周知,我们世界的历史远远不止于我们书卷上所记载的这一部分。事实上在苍之史诗上,我们就足以了解到,在凡人的纪元之前,还有许多许多纪元存在,在凡人纪元之前的每一个纪元中,沃恩德都起始于众神的创世,终结于诸神与黄昏之龙的战争——”

    布兰多听到这里,心中忽然微微一动。

    “……而从上古的时代开始,这一场场惨烈的战争中,并非没有一次,我们都取得了胜利。事实上正好相反,天青骑士带来的时代,是我们的世界有史以来唯一一次,在对抗黄昏之龙时取得了微弱的优势,正因此,那个时代以来的沃恩德,才得以保存。”

    “但在那个时代之前,每一次战争,都以众神的失败而告终。为了避免沃恩德被永久的毁灭,众神们不得不亲自毁灭他们所创造的世界,按照神民的话来说,这叫做‘世界的重启’,只有这样,才能避过黄昏之龙对于我们世界的入侵——”

    “但每一次重启,到要伴随着惨痛的代价,那样的代价是伴随着整个旧世界的彻底破碎而至的,而新生的沃恩德,则是在整个旧世界的废墟上所建立起来……”

    说到这里,阿洛兹抬起头来。

    “那片废墟,便被埋藏在停滞的世界之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