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朱平安很忙(七)
    “本官令人在长寿面里放了催吐药,此刻真相已然大白,李氏你还有何话说?”

    朱平安在公堂上用力的拍了一下惊堂木,大声的对堂下老妇人说道。

    其实一开始朱平安就有所怀疑,老妇人衣着簇新,体态偏胖,面色红润,身手矫健,不太像是被苛刻虐待之相;在她儿媳何王氏上场后,朱平安的怀疑更甚,何王氏衣着朴素,襦裙上还有一个补丁,一脸劳苦之相......

    因为何王氏只是哭,什么话也不肯说,案子无法往下审,朱平安才想到了长寿面放催吐药这一个方法。既然你不肯开口,那就让你们肚子开口。

    “知......知县大老爷,我,我......”

    面对无法狡辩的真相,面对朱平安的审问,面对公堂外吃瓜群众的指指点点,公堂下的老妇人面红耳赤,结结巴巴,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原来是知县大老爷在长寿面里放了催吐药啊,怪不得她们吃了就吐了......若不是遇到知县大老爷,这案子又岂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知县大老爷不愧是咱大明的状元郎啊,真是神了啊,竟然能想出这种法子来,包公在世亦不过如此吧。”

    “我真是欠打啊,方才我竟然怀疑知县大老爷,非议知县大老爷荒唐。”

    公堂外围观的吃瓜群众此刻对朱平安敬佩的五体投地,顶礼膜拜。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之前看这老大娘委屈可怜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说的她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可是谁能想到,她竟然是个诬告的呢?!”

    “呵呵,这老大娘真是个能作的啊,她过生日,她儿媳给她吃鱼肉,人家自己吃青菜萝卜,这日子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啊,竟然还整幺蛾子,颠倒黑白,诬告儿媳忤逆不孝?!”

    “这才是颠倒黑白啊,这大娘可真能演啊。现在再看,才注意到,这大娘身上穿的衣服可是比她儿媳好多了,而且这大娘吃的也比她儿媳胖多了,哪里先是被虐待的模样啊......”

    “原以为是恶儿媳,谁知道真相竟然是恶婆婆,多亏知县大老爷神断......”

    公堂外吃瓜群众对老妇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李氏你编造谎言,诬告你儿媳忤逆不孝,真相已经大白,不容抵赖。按我大明律例,诬告者抵罪反坐,加等处罚。你诬告你儿媳忤逆不孝,那你就以所诬告的忤逆不孝罪论处,并且加重处罚。忤逆不孝者,十恶不赦之重罪,仅次于谋反叛乱。以本案情形,忤逆不孝,轻则也要处以重打五十大板,游街示众。你诬告加等处罚,处以重打六十大板,插标游街示众。”

    朱平安重重的拍了一下惊堂木,面无表情的对公堂下老妇人宣判道,说着伸手从签筒里抽出一根令签。

    什么?!

    重大六十大板?!还要插标游街示众?!

    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这六十大板下去,即便活下来,怕是也下不了床了......

    老妇人李氏闻言如遭雷击,霎时面无血色,双腿发软,整个人噗通一下子瘫坐在地,吓的连连磕头求饶,“求知县大老爷开恩啊,求知县大老爷开恩啊,老婆子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知县大老爷开恩啊......”

    “现在怕了,早干什么去了?!你过生日,你儿媳给你大鱼大肉,人家自己吃青菜萝卜,你还诬告人家忤逆不孝,让知县大老爷判决你儿休了人家,你这人心咋这么黑呢......放着好日子不过,净整幺蛾子!”

    围观吃瓜群众对老妇人嘲讽不已。

    “知县大老爷,求你了,我家婆婆年纪大了,受不了六十大板;我婆婆又是好要面子的人,让她插标游街,那不是要了她的命吗,求知县大老爷开恩,饶了我婆婆这一次吧,民妇在家给知县大老爷供长生牌位......”

    听到朱平安要惩罚婆婆,何王氏不仅为她婆婆担心不已,连连磕头,替她婆婆向朱平安求情。

    “你婆婆诬告你忤逆不孝,要本官判决令你丈夫休了你,如此待你,你还要替你婆婆求情?”

    朱平安停下手里丢签的动作,饶有兴致的对何王氏问道。

    “是的。求知县大老爷开恩,饶了我婆婆这一次。”

    何王氏用力的点头,接着不停的磕头求情,用力之下,额头都磕破了。

    “唉,婆婆诬告,她还替婆婆求情,这样的好儿媳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这老虔婆真是吃了猪油蒙了心,这么好的儿媳妇,竟然不知道珍惜......”

    围观群众见状,对以德报怨的何王氏赞不绝口,对诬告的老妇人嗤之以鼻。

    “何王氏,你的一片孝心,本官感受到了,但是家有家规,国有国法,诬告者抵罪反坐,加等处罚,这是我大明律例的明文规定......”

    朱平安摇了摇头,复又将令签拿起。

    “知县大老爷,民妇愿意替婆婆受罚,求知县大老爷成全......”何王氏见婆婆的罪宽恕不了,便请求代替她婆婆受罚,连连磕头哀求道。

    代婆受罚!

    何王氏的举动令围观吃瓜群众感动不已,这一幕都是在戏文中的,没想到现实中竟然被他们看到了。

    “唉,儿媳,我......都是我猪油蒙了心,狗眼不识好人心,我错了......”

    老妇人见何王氏为了替她求情、替她受罚,连头都磕破了,不由愧悔不已,老泪唰一下子流了下来。

    “李氏,你诬告你儿媳,你儿媳不仅替你求情,还要为你代过受罚,你有何话说?”朱平安手里拿着令签,对堂下已有悔过之意的老妇人说道。

    “知县大老爷,老婆子我错了啊,呜呜呜,我见我儿子对儿媳好,老婆子我就看儿媳妇不顺眼,呜呜呜......放着好日子不过,我不是人啊......”老妇人说着给了自己两个嘴巴子,何王氏慌忙上前拉住了婆婆的手,流泪制止。

    “你可知道错了?!”朱平安问道。

    “老婆子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我儿媳对我这么好,我要是再不珍惜,那我就是畜生了。以后我一定好好过日子,把儿媳当亲闺女看待,若是儿子对我儿媳不好,我拼了这条老命不要,也要好好教训他......”

    老妇人跪在地上,紧紧的抱着何王氏,悔恨的泪水如决堤的河水一样。

    “家和万事兴,父慈子孝敬。李氏,念在你知错能改,年纪大了,今日又是你生辰,最重要的是受害人,也就是你儿媳不仅对你既往不咎,还替你求情,本官就暂且将这顿板子记上,以后你若是再犯,那就一并处罚,严惩不贷!”

    朱平安将手里的令签重新放回签筒,对堂下李氏严辞道。

    “多谢知县大老爷,多谢知县大老爷,老婆子再也不会了,我一定好好珍惜这个好儿媳,好好的过日子。”老妇人感激的泪流满面,一边连连磕头道谢,一边赌咒发誓不会再犯。

    “百善孝为先,何王氏你孝心有加,可为当代儿媳楷模,赏银十两以示嘉奖。文书,记得做一封嘉奖令,容后与赏银,一并送至何王氏家中,以示表彰。”

    朱平安在公堂上当众对何王氏的孝心进行了表彰,并令文书出一封嘉奖令,以示嘉奖。

    “多谢知县大老爷,多谢知县大老爷。”何王氏和老妇人高兴的磕头谢恩。

    围观吃瓜群众也大受感动,纷纷鼓掌,称赞朱平安包公在世,神断婆媳案,称赞何王氏的孝心,你一言我一语的告诫老妇人要惜福,好好的珍惜好儿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