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大宋将门 > 正文 第729章 被教训的宋庠
    宋庠有种大写加粗的尴尬!

    哪怕他被王宁安和文彦博问得哑口无言,宋庠也坚信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如果不能收拾人心,不能获得真心拥戴,就别想在西北立足。

    他坚信王宁安的作为是错的,早晚会自食恶果,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短视的行为。

    可宋庠万万想不到,他竟然也会成为因战争获利的那一个!

    一个教员而已,凭什么拿500贯分红,凭什么享受4个婢女,凭什么吃喝不愁?

    真当自己那么值钱啊?

    还不是收缴土地财物,发了大财,赚了大钱,从上到下,谁都拿到了好处,自然而言,也能分到自己手里。

    宋庠突然觉得在暗中,有两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那就是王宁安和文彦博!

    这两个坏蛋还不一定怎么嘲笑他呢!

    平时满口家国天下,高谈阔论,说得都是道理,可真正到了自己身上,就全然忘记了。这不,给了四个婆子,就乐不得享受起来!

    丢人啊!

    假道学,伪善!

    简直比玩世不恭的人还不如!

    宋相公的老脸红了,仿佛被左右开弓,打了无数下一般!

    “咳咳,马涛,这些日子,你们都怎么干的?”

    宋庠想知道具体的情况,是不是文彦博那个老货,有意陷害自己。

    “是这样的……”马涛老老实实,把西北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宋庠……果然,就在王宁安出席婚礼的第二天,卫慕越能就点齐了部落中的男丁,只要是十岁以上的男孩子,全都跟着。宋军出动人马,给他们压阵。

    一鼓作气,杀进了嵬名岩虎的部落。

    马涛发誓,头一次见到那么残酷的战争。

    卫慕越能跟疯了似的,一口大刀,砍得浑身都是血。

    坦白讲,嵬名岩虎更强大一些,不然也没法几十年如一日地欺负人,但是这次宋军参加了战斗,嵬名岩虎只撑了半天,就权限溃退。

    卫慕越能生擒了老对头,他把嵬名岩虎的衣服撤掉,放在寒风之中,用一根削尖的木棍,从菊花塞进去……那画面简直不可形容,嵬名岩虎足足痛叫了一天多,才流干了血,惨死。

    卫慕越能还不甘心,他弄了一群细犬,把嵬名岩虎的尸体给撕成无数碎片,都给吞了。

    随后,他又下令,将嵬名岩虎部落当中,所有丁壮都抓出来,排好队。

    只要高过车轮的,就要立刻砍杀,剩余的妇人和孩子,自动成为他的部落成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草原就奉行这一条法则。

    残暴而直接。

    对卫慕越能来说,这就是最好的同化融合之法,天经地义,不需要怀疑,与生俱来的本能。只是这时候宋军出现了。

    那么好的劳动力,他们可舍不得都给杀了。

    其中青壮,没有伤残的,全部跳出来,送到秦州,交给贾昌朝。

    贾相公最近痴迷上了建筑。

    修一条路,一座桥,不但朝廷调兵容易,商人货物路过,也能收一笔钱。既能给朝廷提供便利,又能充实腰包儿,简直一举两得。

    老贾觉得在朝堂上面,他干了五六年的首相,远胜文彦博,在赚钱上面,他因为转的慢,虽然和王家联姻,却被老文给甩在了后面。

    现在必须奋起直追,绝不能落后文彦博!

    贾昌朝大兴土木,这一点王宁安很赞同。

    道路桥梁修通了,各地的货物就能更快运到横山,调兵,征粮,运货,这些都方便之后,集中全力,灭亡西夏,也就指日可待了。

    他把抓来的青壮,多数送给了贾昌朝,去充当苦力,专门干最累,最危险的工作。反正他们都是一群要死的人,用起来也不必心疼。

    剩下的妇人和孩子……也不能都给卫慕越能。

    从中挑选,长得好看,年龄合适的,就嫁给宋军当中的光棍,情投意合当夫人也可以,差一点就当小妾,还可以充作丫鬟,总而言之,随大家伙的心意。

    至于孩子,王宁安下令成立一些少年营,给他们食物,同时配备一些教师。

    教导汉子,读书学习,练习马术武艺。

    从中挑选聪明能干的,进入军中,或者去当官吏,差一些的,就交给店铺,做学徒工,搬运工……女孩子长大一点,可以做女工,也可以嫁人。

    王宁安对外族没法做到李世民那么爱之如一,也不会红着一双眼睛,恨不得杀光!

    汉家既然是以文化来区分身份!

    这些孩子从小接受汉家教育,学汉语,用汉字,思维模式,行事风格,全都是汉家儿郎,实在是没有必要为难他们。

    文彦博当然是不希望在小娃娃身上浪费资源,可王宁安威胁他,如果不同意建少年营,他就把所有丁壮都送给贾昌朝,然后让贾相公操办少年营的事情,老贾一定会欣然领命的!

    无奈何,文彦博只好答应。

    他从缴获当中,分出三成,用作少年营的花费,并且抽调100名,朝廷送过来的有罪官吏,让他们负责教导学生。

    就这样,卫慕越能自以为灭了老对头,可以吞下一块肥肉。

    但是仔细一算,他捞到的不算多,人丁多一半都被宋军拿走了,牧场的七成,还有几乎所有的浮财,都落到了宋军手里。

    扣除了消耗,他只赚了不到一成。

    按理说,赚得不多,卫慕越能给收手了吧?

    不!

    这位反而上瘾了,抢了一家有一成,抢了十家,那不就有十成了!

    他在灭了嵬名岩虎之后,立刻又向大宋一口气告发了三个小型部落,说他们阴谋背叛大宋。

    还没等大宋出兵,卫慕越能就抢先下手了。

    他这么一来,弄得别人也坐不住了,大大小小的部落,纷纷向朝廷告发,然后就互相下黑手。

    打的是不亦乐乎。

    宋军的任务只剩下等到他们打完之后,把人挑走,把土地和财产拿走,留下一点东西,继续让他们打!

    短短的一两个月,王宁安收上来300多万贯财产,马17万匹,牛羊不计其数,牧场超过700万亩!

    这些财物,使得王宁安又增加了一万驻军,同时安排了1万5千老兵的就业事宜。

    不得不说,抢劫真是个让人上瘾的生意!

    宋庠听完了马涛的介绍,立刻在脑海中涌现出四个字!

    “算缗告缗啊!文宽夫这个老贼,果然拿不出什么好法子,只会出馊主意!”

    “算缗告缗?小人不懂。”

    宋庠沉着脸解释道:“这是当年汉武帝玩得一手敛财之术,他规定所有商人,凡两缗,就要缴纳一算,缗就是贯,一算是120文,也就是有两贯钱的财产,要交120文税。”

    马涛一愣,“交那么多?”

    “这还不算什么!更厉害的是告缗!”

    宋庠继续道:“朝廷横征暴敛,自然有人隐瞒不报,想要躲避征税,结果朝廷就使出了一招,名为告缗,谁能检举隐瞒不报的,如果属实,他能得到对方一半的财产,剩下充公!”

    “我天,这可是发财的好路子,应该有不少人告发吧?”

    “嗯!”宋庠点头道:“但是别忘了,拿到了赏钱,也是要交税的,他们不舍得交钱,就会瞒报,结果更多眼红的人,就会被举报给朝廷。”

    马涛脑子很快,瞬间明白了,这个算缗告缗,简直阴损到了极点,利用人的弱点,让大家互相告发。

    朝廷每次取一半的财产,一半,一半下来,不等于把民间的所有财富都抢走了吗?

    他突然又想到了如今的西北。

    每干掉一个部落,就能分到三成财产,可一转眼,就会有其他的部落盯着你,把你也给举报了,就会有人蜂拥而至,灭了你的部落,瓜分你的财产!

    这不就是大宋版的算缗告缗吗?

    马涛突然冒出了冷汗。

    “宋,宋相公,算缗告缗,最后如何?”

    “自然是闹得天下纷扰,商人叫苦不迭,武帝虽然停止了算缗告缗之法,可商人为求自保,不得不和官吏士绅勾结,沆瀣一气,武帝死后,大汉朝政日非,江山一天不一天……这是个亡国害民之策!他王宁安和文宽夫,唯恐天下不乱,简直是可杀不可留!”

    马涛听得冷汗直冒,频频点头。

    “宋相公,既然如此,您老应该和王爷讲清楚厉害关系,王爷他会听的!”

    宋庠看着马涛焦急的模样,忍不住摇摇头。

    “唉,你不懂啊!”

    正在这时候,宋夫人突然走了过来,她没好气道:“说得轻巧,就好像你什么都懂一样!我就知道一个理儿,做人不能坏良心!”

    宋庠越发生气,他把脸一沉,这个该死的老婆子,怎么专门和自己作对!

    “老夫的良心从来都是正的!”

    “那你就该感谢人家王爷和文相公!”宋夫人好不相让,她把手伸了出来,大冷天,水冷得刺骨,洗衣服洗菜,一天忙活下来,手冻得通红。

    如果没有几个婆子分担家务,宋夫人的手就会冻伤,流脓淌水,又刺痒又疼,而且每年都会如此!

    宋夫人走到了马涛的面前,柔声道:“小后生,你别跟这个老顽固学,他的脑袋就是个榆木疙瘩儿,武帝算缗告缗,弄得天怒人怨,那是在国内施行,受害的都是大汉子民,能不闹腾吗!王爷和文相公是在西夏的故地,这里有几个汉人?人家的作为非但没有害到大宋子民,还让大宋的儿郎得到好处!只有读书读傻了的人,才会把这两件事,弄到一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