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大宋将门 > 正文 第893章 覆灭
    韩纲站在祖宗祠堂前面,扫视着所有人,差不多有几千号之多,还有许多人在不断赶来,他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

    人多势众,法不责众,他不信朝廷真的敢下手!

    韩纲回头看了看几位兄弟,想要说两句鼓舞士气的话,可突然发现有两个人不见了,一个是韩维,一个是韩绛!

    “混账,他们两个哪去了?”

    其他几个兄弟脸色难看,其中一个站出来,“老五说了,他是朝廷命官,自古忠孝难两全,他请求家中除名,并且已经上书朝廷,希望朝廷能免了他的官职,以免夹在中间,不好做人!”

    “放屁!”韩纲真的气坏了,几个兄弟当中,也就是老五韩维官最大,又和王宁安有交情,他走了,如何跟朝廷抗衡啊?

    “这个老五,简直无情无义!他能有今天,能离得开家中栽培吗?没有大家伙拼了命抬举他,就凭他的本事,早就让人家整倒了!真是不肖子孙,不肖!”

    他骂了几句,又问道:“那子华呢?他不会也要家里除名吧?”

    “那倒没有,子华让我们告诉大哥,他愿意带着自己一房,迁居西夏。”

    “什么?他要去西夏?”韩纲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在他的印象里,西夏苦寒之地,遍地都是蛮夷,让他在那里生活,还不如杀了他呢!

    “子华说了,他被朝廷罢官,丢了祖宗的脸,已经是韩家的罪人,他愿意去西夏,也算是延续韩家一脉,也省得玉石俱焚……大哥说他不孝也好,说他懦弱也罢,这是他的选择,还请大哥体谅!”

    “呸!”

    韩纲这个气啊!

    韩绛就算罢官了,好歹曾经也是宰执,身份摆在那里,朝廷真来抄家,也要掂量一下,现在倒好,他也跑了,就剩下自己,如何抗衡朝廷?

    想到这里,韩纲的脸色就越发难看了。

    你们真成,都跑了!那就让我来!

    韩纲跺了跺脚,大步走到了所有族人家丁的面前,伸出双臂,安抚大家伙。

    “你们听着,韩家世代居住在此,一向是奉公守法,爱护乡里,做过的好事不计其数,耕读传家,老老实实,无可挑剔。朝廷出了奸臣,他们倒行逆施,非要逼着我们韩家背井离乡,去荒漠瀚海……他们是逼着我们去死啊!大家伙说说,能答应吗?”

    韩纲喊完,却没有预想中的热烈回应,他一气之下,挤出了两滴眼泪,伤心欲绝,“你们都扪心自问,这些年,受了韩家多少的好处,免了多少的田赋?别的不说,最近十年,改种大豆,种甜高粱,你们又发了多少财?做人要讲究良心,要对得起天地,现在韩家有难了,你们能袖手旁观吗?”

    这回下面讨论的声音倒是大了起来,只是谈的却让韩纲吐血,大家伙都说种大豆榨油,种高粱,榨糖,酿酒,这都是西凉王抛出来的产业,大家伙是赚了一点,可最近几年,水泥啊,钢铁啊,采矿啊,机械啊……这些项目,韩家一点都没跟上,早就被人家给甩下来了,只能眼看着别人赚钱,根本插不进去!

    说到底,就是韩家故步自封,本来朝廷要收各地的煤铁矿山,韩家顺便跟着朝廷一起开发,钢铁厂就建起来了,随便还能引进蒸汽机,建立纺织厂,河北离着塞外这么近,进口羊毛,能赚不少钱!

    可结果呢,让文彦博那个老货捷足先登,他跑到山东折腾了一圈,现在又去了西夏当总督,虽然试点文彦博是失败了,但是工厂摆在那里,还运转起来,老文的好处一点都不少!

    韩家怎么就不能学学文彦博?

    不得不说,果然人都是在变化,韩家哪怕是偏房,也能读点书,外面的报纸连篇累牍,各种消息不断冲击。

    许多人早就有了不同看法,奈何韩家的上层因循守旧,排斥改变……好几次的潮流都没有抓住,下面的人怨声载道。

    这一回,算是全面爆发了!

    眼看着情况也失控,韩纲真的急眼了,只能拿家法吓唬人!

    他猛地抓起了桌上的宝剑,怒斥道:“你们给我听着!生是韩家的人,死是韩家的鬼!所有青壮,立刻拿着兵器,封锁路口,严防死守,不许朝廷的官兵差役进来,谁敢动韩家的田产,就跟他们拼命!”

    韩纲拿出了大家长的威严,也的确有些威慑力,许多族人和家丁下意识转身,要去照办。

    只是这时候,突然他们发觉情况不对劲了。

    原来,在韩家祠堂的外围,聚集了更多的人。

    他们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甚至还有不少女流之辈,一个个拿着锄头,木棒,把韩家祠堂,还有这些人都包围起来,论起数量,足足有五倍之多!

    ……

    “吉甫,这些人都是你鼓动来的?”王宁安笑呵呵问道。

    吕惠卿连忙点头,谦逊道:“师父,雕虫小技,以毒攻毒而已!韩家想靠着家丁族人抗衡朝廷,那就先让他们面对盛怒的百姓!看看百姓怎么说!”

    王宁安点头,“办法不错。”

    这时候旁边的章不干了,他气哼哼道:“有什么了不起的,当初对付孔家的时候,我们就用过,他不过是拾人牙慧而已!”

    吕惠卿居然没有反对,而是笑道:“不管是不是拾人牙慧,总之有用就行,子厚,你也不要太小气了!”

    “不是我小气!”

    章拍桌子了!

    “师父,你可是把河北两路的事情交给了弟子,马上拿下韩家了,河北的事情就要大功告成,为什么要把吕吉甫派过来?弟子怎么也想不通?”

    王宁安呵呵一笑,“子厚,如果为师说,是要分你的功劳呢?”

    章脸黑了,无可奈何道:“反正师父的安排,弟子只能听着呗!”

    王宁安摇了摇头,“唉,一个韩家,历经百年,人口众多,牵连甚广,他们倒了,会出来一大堆问题的,不是你一个章子厚能解决的,甚至不是一个吕吉甫能做到的。这不,为师也来了,我们师徒该同心协力才是!”

    章惊得站起来,连连躬身,“师父,是弟子糊涂,弟子错了。”

    “都是自家人,不要说废话了。”

    王宁安招呼他们坐下,立刻说道:“你们看,把韩家迁走,会多出来多少户口,增加多少家庭?”

    吕惠卿道:“弟子负责过折家的事务,他们私下豢养的人丁,不计入朝廷名册的,就有近十万之多,韩家的规模,比之折家,一点不差……韩家的子孙拆开,就有500家以上,家丁也有几千家,至于下面的佃农庄户,那就更不知凡几!总体算下来,也有几十万啊!”

    章也不傻,听到这里,立刻变了颜色,“师父,以往这么多人,都归韩家管,出了事情,都靠着家法解决,虽然他们不向朝廷纳税,但是也不用朝廷费心……如果韩家迁走了,这些负担就落在了朝廷身上!”

    “没错!”王宁安颔首,“铲除世家豪强,光是迁居分田还不够,接下来还要改革地方官制,把朝廷该负的责任扛起来,防止世家死灰复燃,真正把权力下到乡村,实现直接动员百姓,这才是真正的重点!”

    章立刻道:“如果这么做,必须要成倍增加官吏,而且还要好好约束他们,免得官差欺压百姓,激起民怨……毕竟没了世家挡着,所有的民怨都会落到朝廷身上!”

    “有得必有失,有失才有得!”王宁安道:“这世上任何的改革都是如此……接下来善后的事情,咱们师徒一起商量着办吧!”

    ……

    这三个坏蛋正商量呢,突然韩家祠堂的那边,声音骤然大了起来。

    面对被鼓动起来的佃户,韩家的家丁,还有一些偏房彻底怕了。

    不是朝廷和他们过不去,而是这些百姓要他们的命!

    立刻有人拱手讨饶。

    “乡亲们,别误会啊,我们和你们没什么不同,以前我们也都是听了韩家的令子,没办法不是……这回我们答应,全都答应,就按照朝廷的规矩分田,往后咱们都一样,一样了……”

    见这帮人怂了,百姓当中,也有带头的,当然了,不少都是吕惠卿安排的。

    “成,你们只要不给韩家当走狗,一切好说……话放在这里,谁敢挡着分田,就要了他的命!”

    “明白,明白!”

    百姓让出了一条通道,韩家的家丁抱着脑袋就往外面跑,看着他们狼狈的背影,百姓是放声大笑,别提多高兴了。

    可祠堂前面,韩纲却傻眼了,人越跑越多,最后连偏房子弟都没了,就剩下他们六个兄弟,还有百十个韩家的嫡系子孙,面对着成千上万的百姓,孤孤单单,好像被扒光了似的!

    虽千万人吾往矣!

    韩纲读了几十年的书,却没有真的修成浩然正气。面对着一双双嘲讽的目光,他的手心冒出了一层的冷汗!

    “韩老贼,快滚蛋吧!别想再作威作福了!”

    “对,没人会听你的!”

    面对百姓的嘲讽,韩纲老脸涨得紫红,气得说不出话来,突然觉得眼前一黑,直挺挺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