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冒牌大英雄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出征
    “匪军”陈凤西站在电子沙盘前,停下手中的电子笔,有些怔。远方轰轰的炮声,如同平地而起的惊雷。地下掩体的灯光,奄剧烈的震动中,忽明忽暗。

    电子沙盘上,代表苏杰联军的蓝色箭头,正在天网信息的不断自动补充下,一点点的移动着。数十个蓝色箭头,不断的分裂挺进,如同山区丘陵中的一条条毒蛇,吞噬着沿途的城镇和所有战略要点。红色所代表的斐盟联军防线,正在蓝色箭头的强大攻击下,收缩,后退。随着前线战报的传来,左侧地图上的伤亡数字,正在节节攀升。

    五个装甲师,能起什么作用?!陈凤西揉了揉因为长时间紧皱着而僵硬的眉头,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手中的电子笔想要继续在电子沙盘上作业,脑子里却一时空白,不知道从何下手。

    他颓然放下笔,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他知道匪军很厉害,知道这支部队的领曾经带着九名匪军机甲战士,就在沧浪星打了一场奇迹般的战役。

    可是,那并不代表来五个师,就能解决雷峰星的麻烦!沧浪星的战斗和雷斯克目前的局势,完全是两种概念。两个师的逃亡,需要做的只是跑,只是突围,不用顾忌任何一个地方的得失。更重要的是,在北部山区最后的战斗中,盟军事实上是占据着兵力优势的,李鸿武的兵力,就在沧浪星的上空!雷峰星不一样。

    现在敌我双方,在总面积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广阔区域作战。这里有高山峻岭,有丘陵湖泊,有平原大河,有遍布其中的公路城镇!这是一场以歼灭对方的有生力量,打击对方兵力为战略目标的大型战役。双方总计一百多个师,犬牙交错,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每一天的战斗下来,伤亡就是天文数字。牵一动全身,每一个战略要点的得失,就牵连周边数百公里。

    五个装甲师,投入到这种每天消耗的兵力过一个师的会战中,能起什么作用?

    自己受众的预备队,就只剩下十几个师。这还是从雷峰星的其他地方抽调过来的。如果不是钱柏林舰队还能多少牵制住三上悠人,只怕后方已经薄弱到临界线的防御,就会在西约的一次不计伤亡的空投中崩溃。

    西约的兵力,还奋源源不断的到来。

    在比纳尔特帝国名将罗森博格的手中,至少还有四五十个师的兵力。加上前线贝利夫的北方集团军和安东尼斯库的南方集团军,整个西约目前在雷峰星的兵力,已经过了斐扬联军。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够集中在这场会战中,而斐盟,却要驻守整个雷峰星!原本以为,第三次增兵,能够得到至少五十个师甚至上百个师的补充。那样的话,以现在自己手中掌握的地利优势,就能把西约人压在防线以西,让他们动惮不得。可没想到,盼了半天,自己等来的,竞然是…………“指挥官阁下”,随着一个声音,一位身穿斐扬中将制服的褐中年人大步走进了房间:“援军已经启程了?”

    陈凤西抬头,出现在眼前的,是早在半年前就抵达雷斯克的斐扬达拉培亚军区皮埃尔中将,盟军雷峰星战区指挥部参谋长,钱柏林的副手。目前,他麾下的斐扬第三十三军四个师,正顶在北部战区凤凰城以西三百,里的夏洛克斯山脉一线苦战。

    夏洛克斯山脉的几个城镇,扼守着通往凤凰城的两条资源公路。一旦失守,苏杰联军就能长驱直入,将凤凰城西线防御,切成两半。因此,一直以来,夏洛克斯的防御都是重中之重。因为战斗惨烈,皮埃尔也最为关心后方援军的情况。

    看陈凤西一脸苦笑地递过来一份电子文件,皮埃尔心头突地一下,出现了一个不祥的预感。他飞快地打开文件,只扫了两眼,脸色就已经大变。

    良久,皮埃尔放下手中的文件夹,无力地看着陈凤西道:“指挥官阁下,作为战区参谋长,我想,我有责任提议战区指挥部制定新的战略计划…”“我建议,放弃凤凰城西线,以少量兵力阻击,全线退守,在东半球建立新的防线。”

    陈凤西陡然一惊。放弃凤凰城,六百公里平原将无险可守,这也意味着放弃半个雷峰星,并存撤退时遭受惨重损失!“你疯了?”陈凤西骇然遥。

    “不是我疯了”,皮埃尔大声道:“是指挥部疯了。五个师,就是我们未来一个月的全部援军,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他大步走到电子沙盘前,抓过一个呆若木鸡的参谋手中的电子推杆,在电子沙盘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弧线:“这意味着,如果我们不早做打算,我们将在这里耗尽我们最后一点有生力量,然后崩溃,让西约在半个月内横扫整个雷峰星!”

    房间里,一片死寂。

    陈凤西和参谋们的目光,呆呆地看着皮埃尔推杆所指的地方。蓝色箭头,在蔓延。

    坚决,而凶狠。

    大雨,将整个城市冲刷得干干净净。联军基地林立的楼群,在雨水中泛着光。天地之间,只是一片白蒙蒙的雨丝,在凌乱风中忽左忽右。

    远山景物,已经看不清楚。站在大楼上,各国官兵们能看见的,只是匪军基地里,那支在雨中无声静立的部队。

    几个小时前才得到的匪军率先出征的消息,到了这时候,已经毋庸置疑。拿望远镜看着匪军基地里鸦雀无声的队伍,各**官们一时间,心头百般滋味。

    战争到了这个时右第三次增兵,还在各国政府的拖拉之下遥遥无期,而没有出现在增兵名单之上的匪军,却已经整装待。

    关于匪军的一些谣言,到这个时候已经是不攻自破。什么坐山观虎斗,等战局扭转之后再来抢功劳这类的话,现在回想起来,就是一记记反抽在某些人脸上的耳光…人家不但去了,而且走在所有人的前面。

    没有讨价还价,没有大肆宣扬,就在这个雨天,踏上征程。

    在这个时代,这个联军基地里的军人,远比远在几万至几百万光年不等的国内政客要纯粹得多。

    当那些人还在耍着嘴皮子,拨打着各自的小算盘,溲不经心地将紧急的物资调配报告压在文件的最底下,忙着在谁多出一点谁少出一点上讨价还价的时候,聚集在汉京的这些军人,却只是一门心思想要投入这场战争。

    军人的使命就是作战。既然生逢这个时代,生死是早已经置之度外。到这个时候,无非就是倾尽全力,去赢得这场战争,去为自己所在的国度,为子孙后代,打出一个未来罢了。

    上战场不可怕。耗在这里,每天看着前线传回来的越来越严峻的战报心急如焚,才是一种恐降的折磨。

    军官们都知道,若是斐盟的这些民主国家再这样下去,就只能输掉这场战争。可是,他们却对这个庞然大龄的顽疾,无能为力。对后方那些政客的失望,对战局的担忧,让他们期盼着有人能站出来,能让这个垂垂老矣的联盟看到一点希望。

    所以,他们现在站在这里,注视着眼前的这支军队。

    大雨中,一辆辆机甲被冲洗得亮。机甲队列整齐地排满了整个匪军基地。它们无声无息地站在哪里,雨水和寂静,让这些冰冷的金属,散着一种凛冽的杀气。

    队伍左侧大楼的观礼台上,枯瘦的黑斯廷斯静静地在轮椅上坐着。在他身旁,查克纳元帅李存信身躯笔直目光炯炯。两位元帅的身后,倾巢而出的查克纳军部高级将领们和塔塔尼亚等密盟国家的将领们,一字排开肃然而立。

    透过大楼观礼台透明的阳光棚前垂落的雨帘。视野中一个胖胖的身影在漫天飘摇的雨丝中分外挺挺。

    “今天,我们准备出。去雷斯克,和那里的西约杂种作战!”

    胖子的声音,在大雨笼罩的基地上空回荡着。雨水,顺着他的军帽,流过脸颊。

    “在勒雷,我们和他们打过。在玛尔斯,我们和他们打过。在萨勒加,我们和他们打过,这一次,我们将在雷斯克,揍得他们哭爹叫娘!”

    大雨中,膦1子上前一步,大声道:“为了我们的家人。

    “家人!”

    “为了我们的自由。

    “自由!”

    “为了我们的荣耀。

    “荣耀!”

    胖子每吼一声,数万匪军士兵,就和应一声。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到后来,就如同一道孕育着无穷威力的雷声,滚潦压在基地上空。

    以一个男人的身份…”“”胖子用尽全力的吼声,几近嘶哑。

    “战斗!”

    惊雷,终于在这一刻炸响,基地,在这一刻***,匪军士兵们的吼声响彻云霄!“勒雷万岁!”

    “匪军万岁!”

    龙吟虎啸,山鸣谷应,狂风卷着纷乱雨丝和这狂暴的声浪向四周疯狂地扩散,席卷一切,就连天空中的云层,也在这一刻宛若江海波涛,汹涌激荡。

    在所有观礼的军官将领,只觉得浑身寒毛都炸了起来,一股电流顺着背脊直冲头顶,一时间心情激荡,难以自已。

    滚滚铁流,开始向着分布于基地四周的机场涌动。

    联军基地里的每一个人,都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和手中的工作。埋头维修的机修兵钻出了机甲,俯身亍电子沙盘前的参谋们直起了身躯雨中训练的士兵驻足侧耳…”“他们听见了从匪军基地传来的声音。

    那整齐而沉重的脚步声,那引擎的轰鸣声,是这个时代最震撼人心的音符。

    2o64年1月1日。汉京,雨。

    匪军誓师出征……晚上还有一章。从明天起,恢复正常更新,每天少则一章,多则两章。积累信用,力拼六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