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以血还血,以儆效尤
    金法敏很尴尬。

    不过这等事的确是他没有节制,海上飘了那么久,一回家便纵情放肆,因此有些心虚,对此避而不谈,却望着那热气腾腾的馒头,诧异道:“这是大唐食物?看似美味,但实在是粗鄙,早知道在下就命人备好早膳给您送来。”

    房俊三两口吃下馒头,呼噜噜一碗汤喝掉,将汤碗放在桌上,叫来勤务兵收走然后沏上一壶茶,亲手给金法敏斟了一杯,淡然道:“行军打仗,爬冰卧雪亦是常态,有这等热乎吃食已是大幸,何敢要求更多?至于早膳,金兄就不必送来了,某领情,却不会享用。”

    说着,他指了指外头:“看到没有?一千精兵,就这么直挺挺的在大街上站了一宿,街道中间搭建了帐篷,大家换班休息,没有吵到任何一个新罗百姓。所用饮食,皆是从船上带来,没有取过新罗百姓一针一线、一饭一粥。这就是大唐军队,军纪严明,秋毫无犯,某身为主帅,焉敢肆意取用金兄之馈赠?若是在平时,某亦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之人,说是奢靡亦不为过,但是在军伍之中,没有平民与侯爵,唯有将军与士兵,大家相互依靠并肩作战,是生死与共的袍泽,有的吃,大家分着吃,有的穿,大家分着穿,面对敌人的刀枪剑戟血火战阵,大家并肩子一起往上冲!所以,某怎敢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安然享用更好的待遇,却让一众生死袍泽在一旁看着?”

    金法敏默然。

    在海上以及倭国的时候,房俊表现得并非如此,这也使得他一直未曾发现房俊居然亦是严于律己之人。

    亦或者那时候房俊根本未曾将其当作战场……

    而现在,率领一千兵卒亲身犯险,驻留新罗国都之内、王城之前,时刻要防备新罗骤起杀心,所以切换到战斗模式。

    这一点,新罗无人能够做到。

    即便是大将军金庾信,即便是禁卫将军阏川,在新罗,贵族就是贵族,永远都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跟兵卒吃同样的伙食,睡同样的帐篷?

    绝无可能。

    即便当真想要如此,也不会去做,因为一旦你这样做了,如何彰显你的贵族身份呢?

    心底感慨一声,金法敏道:“其实今日前来,乃是奉家父之命,意欲问一问侯爷,若是捉拿到幕后主使之后,侯爷意欲何为?”

    房俊闻言,沉吟了一下。

    捉到幕后主使,自己就要撤兵么?

    说实话,他有些不甘心。

    自从昨晚发生刺杀之事以后,房俊心里其实就在琢磨,要不要趁机给那位女王陛下以及新罗朝廷施施压,重提一下让大唐皇室子弟继任新罗之主的话题呢?

    他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提案。

    新罗、百济、高句丽,再加上安南、林邑国,甚至是以后的倭国、吐谷浑、河西走廊诸国……若是往后当真能够将皇室子弟敕封于此,永为大唐藩篱,其实也不错。

    就算往后十代数十代之后彼此之间起了龌蹉,藩属国反攻宗主,也都是炎黄子孙、华夏血脉,肉就算烂了,也还在锅里,总比被外族入寇杀得生灵涂炭子孙尽遭奴役好得多。

    尤为重要的是,房俊一直觉得太子李承乾的性子过于迂腐宽厚,而他的那些个兄弟各个都不是善茬,魏王、吴王、晋王,甚至是齐王、燕王……卧榻之侧,有猛虎酣睡,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儿。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不会就整出点幺蛾子……

    届时朝廷动荡,天下喧嚣,繁花锦绣之大好局面极有可能就此夭折,而房俊清楚,眼下的大唐经不起哪怕一丁点的动荡,这等百废俱兴、基础设施飞速发展的大好局势只要延续下去,哪怕只有五十年,将会奠定无与伦比的强盛国力。

    到了那个时候,纵然大唐消亡,在这片土地上崛起的新朝,依旧可以继承大唐的遗产,在世界上称王称霸,而不是历史上当大唐灭亡之后,一度陷入国力虚空被外族肆意凌辱甚至丢失掉燕云十六州这等大片国土之事……

    只要文化在,只要底蕴在,无论如何改朝换代,崛起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汉人是个勇于学习、勇于开拓的民族,只要能够保持进取心,凭借大唐积攒下来的知识财富以及诸如道路、关隘、城池等等基础设施,就会一直站在世界的巅峰,傲视群伦。

    前提是不能外族入侵,割断了文化传承……

    让皇室诸王藩镇四方,其实是一个挺好的主意。

    当然对于新罗来说,仅仅只是一件刺杀事件,所带来的压迫远远达不到令其放弃金氏王族的传承,去容纳一个大唐皇族的程度。

    这种施压的过程,应该是循序渐进的,应该是持续不断的,直到新罗最后的那一根弦在生死存亡之际,“嘣”的一声断掉……

    嗯,这样很完美。

    当然,先是是持续施压的时候,而不是收获的时候。

    更何况长安那边的情形尚未可知,李二陛下对于封建天下倒是一直热衷的很,只是朝堂之上许多人反对,所以到底会是个什么结局,房俊也不知道。

    反正自己先做着就好……

    而后,房俊坐直腰杆,凝视金法敏,一脸肃容道:“金兄以为,某当如何?”

    金法敏楞了一下,似乎不大习惯房俊忽然之间的气势转变,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道:“这个……欲大街刺死侯爷,此乃不赦之罪!陛下也已下诏,一旦抓获真正的幕后主使,将其交由侯爷处断,夷其三族!只是……唐军威武,千余兵卒戍守王城之外,恐引起民众恐慌,届时万一有不明真相之民众冲击唐军,必然有伤两国之邦交,怕是不好收场,所以……捉拿真凶之后,侯爷会否撤军?”

    房俊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金兄可知,为何吾汉人世代遭受外族欺压,却总能奋起反击,直至取得最终之胜利,使得四海臣服、天下竟从?”

    金法敏道:“这个……汉人雄壮,自古多是慷慨赴死之士,以家国为己任,视死如归,吾辈无比崇敬。”

    他不明白为何房俊有此一问,但拍马屁的话,自然张嘴就来……

    房俊缓缓颔首,道:“金兄说的没错,吾汉家儿郎,从不会甘心承受凌虐!哪怕今日受到欺凌,只要仍有一息尚存,只要身内血仍未冷,就一定会复仇雪耻!襄公不忘始终,复九世之仇,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这便是汉人风骨!”

    “你敢惹我,那我就要付出不可承受之代价,打得你以后见了我就得绕道走!”

    “匈奴人曾在长城边塞耀武扬威,铁蹄踏处烧杀掳掠,然后呢?大将军卫青、冠军侯霍去病,率领骑兵长驱直入,杀得匈奴人狼狈逃窜,尸横枕籍!单于龟缩于漠北苦寒之地,唯有寄希望于大漠天堑能够阻挡汉军,苟延残喘!”

    “漠南无王庭!”

    “自此而后,夷狄遥见汉军,甚至不敢弯弓相向!”

    “突厥人纵马入寇,肆意掳掠,将吾大唐皇帝逼得在渭水之畔斩白马而盟约,奇耻大辱!然后呢?”

    “卫公李靖千里突袭,英国公李绩兵锋直入,唐军纵横千里杀人盈野,直将突厥人干得舍了王庭大帐、离了祖辈生活的水草丰美之地,一路向西迁移至茫茫戈壁大漠,连头都不敢回!”

    “这便是汉人的血性!”

    “现在,吾若是不讨还一个公道,不让天下知道刺杀大唐侯爵的后果,往后是否还会有人心存侥幸而铤而走险呢?”

    “金兄不妨回去将吾这番话告知令尊与贵国女王陛下,捉到凶手之手,吾要在此地当街公审,让新罗百姓做个见证,而后其三族之内皆斩,由唐军兵卒行刑!”

    “吾要以血还血,以儆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