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望黎明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五章 并肩而战
    小心翼翼的出了钟乳洞,为了安全起见,我绕着周边御气飞行了一圈。

    确认没有危险后,这才径直的朝村子里赶回。

    祠堂里还有三位伤员需要照顾,所以我不能离开的太久。

    恰好,我刚踏进院子,就发现张家辉的屋子有了动静。

    我赶紧加快速度走过去,发现他正挣扎着试图坐起身。

    原本恢复脸色的他,因为这么一折腾,又累的脸色煞白,大汗淋漓。

    “前辈,先别动,你需要好好休息。”

    我上前扶住他,并帮其靠坐了起来。

    张家辉闭眼稍稍调整了会儿呼吸,随后皱眉担忧的问道:

    “刚刚的结果是什么?”

    我:

    “那名血盟卫已经死了,尸体被我烧掉了。”

    张家辉这才长长呼了口气,不过脸色的担忧依旧没有消散。

    他又问道:

    “你文哥回来了么?”

    我摇了摇头:“还没呢,不是说要两三天么,今天应该回不了。”

    张家辉焦急的一咬牙,挣扎着就要下床,结果因为身体太虚弱,差点儿摔下了床。

    我扶着他快速说道:

    “前辈,你要做什么可以吩咐我去办?”

    看起来,他的伤势十分严重,应该已经有了内伤,不然不会如此虚弱。

    张家辉再次调整了呼吸,望着我说道:

    “血阁的那九名血盟卫,是亲兄弟,虽是反派,但向来以团结著称。”

    “我们杀了其中一人,另外的血盟卫势必会回来报仇,以我现在的状态,根本帮不了什么忙。”

    “我必须得尽快给文哥信息,让他务必迅速返回,至少要带小向日葵离开这里。”

    “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张家辉说到最后时,越发的焦急,仿佛天塌了下来般。

    之前血盟卫没杀过来时,也没见他如此激动,怎么一说带小向日葵离开,就急了?

    可能太过操心,张家辉开始剧烈的咳嗽,连吐了好几口血。

    我回身准备拿毛巾递给他,却被他紧紧的拽住。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便问道:

    “前辈,我能做点儿什么?”

    张家辉用袖子抹了抹嘴角,鲜血顿时染红了袖口。

    他指了指角落里,自己的大背包。

    “帮我拿过来!”

    “在左边最下方第三个小袋子里,拿出两面红色的小旗子。”

    我照他说的,先搬过来他的大包,老实说,这包的重量简直让我惊叹,估计得有几百斤重吧。

    并且我才看到,包的表面有许多小袋子。

    从小袋子里拿出来的小旗子,只有拇指大小,是迷你版小旗。

    随后,张家辉自己动手拿了张黄纸出来,递给我:

    “千纸鹤会叠吧?速度快些……”

    张家辉应该要使用千纸鹤传信了,区别在于,他加了两面迷你小旗子。

    我叠好后,他把迷你小旗插在了千纸鹤的翅膀两边,随后艰难的默念了些咒语,再持剑指注入了一股灵力。

    刹那间,千纸鹤扑扇着翅膀,带着迷你小旗,开始从屋里飞了起来。

    让我惊讶的是,飞起来没多久,竟忽然灵光一闪消失了。

    这手段,可就高级了!

    不过,眼下不是讨教技巧的时候,放走千纸鹤,张家辉在我的搀扶下,坚持着要站起来。

    我干脆直接背着他,在他的指引下,来到了两处小旗子断裂的地方。

    原来他心知肚明,早就知道阵法有所破损。

    修复途中,张家辉不停在咳着血。

    于是,我递给他了几枚丹药,他也不矫情,接过来吞下去后,才稍微好点。

    处理完防御阵法后,张家辉指了指村口位置:

    “带我去前面……”

    我能明显感觉,张家辉好不容易修复好的精神,又损失了大半。

    他的伤很严重,但只要好好休息,一定能恢复过来。

    但这么折腾的话,就够呛了。

    我提醒说:

    “前辈,要不你先休息休息吧,你现在的状态……”

    张家辉直接打断了我:

    “趁着还有力气,我会多布置几个阵法,到时候我会教你引阵之法,希望能稍微拖延一些时间……”

    听他语气,好像其他血盟卫肯定会来。

    我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又变得无比紧张。

    背着张家辉出了防御阵后,我负责递给他小旗子,他在地上吃力的摆着阵法。

    并接连拿出了许多珍贵宝物做为阵眼。

    阵型不大,每道阵法都用九至十二面小旗布置,应该都是用来攻击或防御的小阵。

    他精力有限,不也不好开口打扰他多问。

    布置完第三道阵法后,张家辉终于是不行的再次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我上前快速扶起他,又拿了颗丹药出来。

    结果张家辉拒绝的摇了摇头:

    “我伤了元气,丹药给我吃只能让恢复些力气,太浪费了……”

    他深呼吸了两口气,遂指着阵法给我介绍:

    “我尽可能的缩减了阵法的复杂性,让你能更直接的使用。”

    “最后边和最右边的阵法,都是困阵,属于防御类的阵法,关键时刻注入灵力按在阵眼上,便可生效。”

    “中间那摆了根白骨的,是唯一的攻击阵法,方法一样。”

    “切记,不要和血盟卫硬拼,以你现在的修为等于送死,实在不行……就跑!”

    不用张家辉叮嘱,我也知道血盟卫的厉害。

    但逃跑对我来说,根本不存在。

    我不可能丢下山里那么多人不管,有一丝希望,我都得争取争取。

    不管怎么说,有了张家辉的三道阵法支持,也让我多了个筹码。

    我背着他重新回到了屋里休息,他已经累得都快虚脱。

    若血盟卫真的再打过来,张家辉肯定不能出战。

    小白龙显然也受了重伤,正在龙泉恢复。

    眼下,似乎只剩下我和猫仙儿了。

    而猫仙儿虽然逗我,当它的伤势还真不知道是什么程度。

    于是,我再次来到了猫仙儿的房间,这次没有靠近床,而是靠在了窗边。

    此时的猫仙儿已经坐了起来,正盘着美腿打坐,开叉的长袍若隐若现。

    “站那么远干什么?怕姐姐吃了你?”

    我尴尬的咳嗽了声,直入主题问道:

    “姐……您的伤势,现在怎么样了?”

    猫仙儿睁开媚眼,盯着我轻轻笑了笑,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

    她随即坚定的说道:

    “放心吧!臭小子,姐姐定与你并肩作战。”@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