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魔邪之主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月生大爷我全都要了!
    “不讲价?”

    范鼠愣了愣,这么说来月生大人应该就是魏嬷嬷最喜欢的那种冤大头。

    不到一刻钟,月生就跟着熟练的范鼠躲开了执法队的巡查,来到了魏嬷嬷的小店。

    小店和月生之前通过破妄看见的模样一样破旧斑驳,布满灰尘。

    而魏嬷嬷也依旧坐在正对门口的里面,正在用一把小刀专心致志雕刻着什么,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小小的木偶。

    听见脚步声,魏嬷嬷也不抬头,声音沙哑道:“又有客人了呀,需要什么自己挑,左边的一件五万两,右边的二十万两一件,当然,也可以用灵物交换。”

    “咦?好东西不少嘛,连这种罕见的下等灵物都有,月生大爷我全都要了!”

    月生拿起一个玉色头颅,翻来覆去看了一眼,在手上抛了抛道。

    魏嬷嬷的手一顿,缓缓抬起头来,眼睛眯了起来,“客人,你是认真的,还是……来找茬的!?”

    与此同时,她身上一股气势缓缓升起。

    “当然是认真的,月生大爷说了全要,就全要!”月生露出了自己洁白的牙齿。

    “那客人,一共五百五十万两,请……”

    嘭!!!

    就在这时,只见月生身影猛地从眼前消失。

    还没等魏嬷嬷反应过来,她身前的柜桌就被撞得粉碎,一只大手扣住她的脸,将她按在墙上,整个小店猛颤一下,墙壁如同蛛丝网一般裂开,碎石不停地掉落。

    “你刚才说什么!?月生大爷的耳朵不好使,没有听见?”

    月生脸上露出一抹狞笑,渐渐将魏嬷嬷沿着墙壁举高,浑厚至极的魄之力将她的妖力压到体内动弹不了,连原型妖身都变幻不了。

    感受到体内纹丝不动的妖力,魏嬷嬷此时心中惊骇至极。

    眼前之人是谁?她记得自己并没有得罪这种强者?这种骇人的气势简直比炎刀大人还可怕!

    “大……大人,那些东西您都拿去,就当老婆子我送大人的礼物。”魏嬷嬷的沙哑声音从月生的手掌之下。

    “这还差不多!”

    月生挪开自己的手掌,“好了,范鼠你可以进来了,将这里的东西都给月生大爷装好!”

    月生对着外面喊了一声。

    范鼠!?难道是?

    听到月生口中的名字,魏嬷嬷猛地转头向着门口看去,发现一个畏畏缩缩的身影走了进来,差点没把自己牙齿磕碎。

    果然是这兔崽子!

    走进小店的范鼠目光先是环视了一下整个小店的惨状,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知道月生大人说自己买东西从来不讲价了。

    根本不给钱,讲什么价?

    随后他感受到一道阴寒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立马打了一个寒战。

    他抬头对上魏嬷嬷那双充满杀意的眼睛,哆嗦了一下。

    嘭!

    然而就在这时,他只见月生抄起一旁的另一个柜子,猛地向着魏嬷嬷的脑袋上一砸。

    柜子化成碎片,魏嬷嬷的半截身体也被砸进地底。

    “怎么?看你的眼神,你似乎对月生大爷买走你所有的东西很不满意的样子?”

    月生又是一阵狞笑,看得范鼠和魏嬷嬷都全身发寒。

    “老婆子不敢!”

    魏嬷嬷低下头,也不从地底出来,心底已经怒火冲天了,可是她活了千年,知道自己现在敢多说一句话,估计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而且就算对方杀了自己,将自己的妖身交出去,再被关几天,交点损毁公物的银子,就什么事情都没有。

    “还有你,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的给月生大爷把这些东西装起来!”

    看着范鼠依旧愣在原处,月生顿时一吼。

    “是是是,大人!”范鼠连忙点头,开始将架子上的东西搬下来,用一块从架子上拿下来的兽皮包裹起来,看得魏嬷嬷心头在滴血。

    这些东西虽然不是她最宝贵的东西,但也足够让她积累十几年了。

    不过范鼠心里却高兴至极,他被魏嬷嬷这个奸商压榨了这么久,这次终于能够出口气了,感谢月生大人!

    等到范鼠将所有东西都打包好,魏嬷嬷才终于再次开口道:

    “小鼠,这位就是你之前给老婆子说的那位大人吧!”

    说得这,魏嬷嬷心中已经开始暗骂了,鬼知道这只小老鼠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攀附这样一位强者。

    她可不认为这样的强者是专门来抢自己那点东西的,多半是听了那只小老鼠的谗言,来给这只小老鼠出气的。

    哼!等有机会绝对饶不了这只小老鼠!

    “那是当然!”

    范鼠眼珠子一转,并没有说出月生散修联盟的身份。

    他知道魏嬷嬷是炎血的人,可不会像其他小妖或者人类一样卖散修联盟的面子,说出来反而会过早暴露大人的身份。

    他确信现在魏嬷嬷应该还不知道月生大人的身份。

    “老婆子早就听小鼠说大人你实力强悍至极,如今一见果然不假,想必之前小鼠打听交换会的事情就是为了大人你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你这一提,月生大爷才想起了正事,你是说在第二层有位大人会组织一次交换会,不知道这位大人是谁?有哪些人会去交换会?”

    月生拉住魏嬷嬷的身体一提,将她从地面拉了出来,带起一阵灰尘和碎石。

    魏嬷嬷擦了擦自己后脑和脸上的血迹,回道:

    “回大人,这次组织者是炎血的四肢之一,雷炎大人,至于参加者大部分都是妖族,但也有小部分人类回隐藏身份进来,如果大人你想要进去必须隐藏身份,并且出示一件上等灵物才行。”

    月生眼睛眯了眯,“炎血?是那个妖族势力吗?”

    “是,大人。”

    月生问一句,魏嬷嬷答一句,多余的信息一概不谈。

    “那雷炎是谁?什么实力?”

    月生问到,如果是锁三魂的妖族强者,他就决定放弃,不然就是羊入虎口。

    “拘七魄第六境——拘臭肺!”

    说到这里,魏嬷嬷眼中闪过一丝崇敬之色,这是对强者的崇敬。

    “拘臭肺吗……”

    那还可以,月生心中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