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丰碑杨门 > 第0870章 美人计(今天最后一天了,大家再忍忍)
    十年!

    暂停科举十年。

    这就是向敏中给出的时间。

    不得不说,抛却了儒家门生的身份以后,向敏中也是一个狠人。

    一口气在杨七原先五年的时间上,又扩充了一倍。

    在这个人口普遍寿命极低的年代,十年时间,意味着有可能近两代人,都没办法再参加科举。

    一些寒窗苦读了十年的儒生,彻底失去了进阶的路径。

    这对整个士林而言,都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杨七瞥了圣旨上那个大大的十字,略微挑了挑眉毛。

    向敏中像是做了什么错事一样,惭愧的低下头。

    杨七低声问道:“为何是十年,你知不知道,十年时间,对整个士林而言,会造成多大影响。你又知不知道,今日的事情传出去以后,你如何在士林里立足?”

    向敏中沉吟了一下,低着头,沉声道:“今日过后,纵然臣想在士林混,只怕士林也容不下臣。与其如此,不如把事情做绝一点。”

    杨七一愣,笑了,“你倒是狠辣……你以诚心待朕,朕也不会亏待你。朕欲在燕国建立几所培育储备官员的大学堂,西北方面,是大同书院,有种放坐镇,朕放心。金陵方面,会新建金陵大学堂,到时候吕端会兼顾金陵大学堂,朕也放心。

    而今,只有燕京大学堂的主事的位置尚空缺。

    燕京大学堂,作为都城的学堂,朕对它期望很高。

    然而,相比于大同书院,燕京大学堂起步要晚。相比于金陵大学堂,在教授方面,又有很大的差距。

    所以,朕需要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帮朕创立好燕京大学堂。

    朕看好的这个人就是你。

    如今你自绝于儒家,朕也可以放心用你。”

    向敏中微愣,然后躬身施礼,诚恳的道:“多谢陛下厚爱。”

    杨七缓缓点头,又道:“令郎并不是一个善于心计的人,留在燕京城里,容易被人利用。所以朕打算让令郎去汉城大学堂学习几年,然后在西南落地生根。

    相比于东北、东南、西北等地,西南的百姓心眼没那么多,西南的官员也没那么多花花肠子。

    令郎混一世富贵,应该不成问题。”

    向敏中闻言,深深的向杨七一礼。

    皇城外,文人们闹事,向家大郎也算是其中的主谋者之一。

    杨七非但没有怪罪他,反而帮他妥善的安排了以后的事情。

    杨七为了让向敏中安心做事,他能让步到这个份上,已经算是一份恩典。

    向敏中对杨七,感激涕零。

    “近几日,安心的准备燕京大学堂的事情。朕暂停了科举,选择从大学堂里考核抽调的方式取仕。一旦燕京大学堂成立,到时候前来报名的学子势必会如蜂拥。你要提前做好一切准备。

    一应物品、钱财,稍后朕会派人给你送过去。”

    “诺~”

    向敏中躬身施礼以后,退出了御书房。

    杨七拿起了那一卷圣旨,递给了陈琳,淡淡的道:“出去宣旨吧。”

    陈琳缓缓点头,拿起了圣旨,直奔皇宫外。

    皇宫外正在请命的文人们,看到了陈琳重新出现在了皇宫外。

    他们不由自主的泛起了希冀的目光。

    事到如今,他们不求杨七回收回酷刑,他们只求杨七能收回暂停科举的政令。

    然而。

    结果却是他们不想看到的。

    新的旨意,直接在原有的暂停科举五年的基础上,增添到了十年。

    当陈琳宣读过圣旨以后,皇宫外一片哀嚎。

    文人们硬,杨七比他们更硬。

    硬碰硬,杨七不惧任何人。

    最终,受苦的只有文人们。

    王旦等人脸色铁青,他们没有想到,杨七居然这么狠。

    纵然杨七这么做会得罪整个士林,他也没有任何犹豫。

    由此可见,想用逼迫的方式逼杨七服软,只会让事情越闹越糟糕。

    眼见文人们以愤怒的眼神看着自己,王旦当即心头暗叫一声不好,撒腿就跑。

    文人们如同发怒的公牛,一拥而上,去打砸那些蛊惑他们前来请命的文官。

    一时间。

    皇宫门口乱成了一团。

    频频有人被打的鼻青脸肿,头破血流。

    一直在外面维持秩序的吕蒙正见此,赶忙调集了衙门里的衙役们,将这一场乱战给平息了下去。

    一场乱战,持续了一个时辰。

    四位文臣,当场被文人们硬生生给打死。

    吕蒙正把这些人全部抓回了衙门。

    他们前去请命的时候,吕蒙正没办法抓人,可是当他们乱成一团,甚至打死了人之后,吕蒙正就有足够的理由抓人。

    始作俑者的王旦,侥幸逃过了一劫,他在府上仆人们护卫下,狼狈的逃回了王府。

    刚进府门,就撞上了他爹。

    王父瞧见了王旦狼狈的模样,背负双手,不咸不淡的问道:“碰钉子了?”

    王旦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王父淡然道:“年轻人,碰一碰钉子,不是坏事。吃一堑长一智,如今趁着官小,多碰一点钉子,以后就少吃亏。”

    王旦不甘的道:“孩儿也没想到,陛下会如此刚硬。”

    王父撇撇嘴,感叹道:“陛下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你给陛下来硬的,自然会碰钉子。”

    王旦一脸愕然,“父亲早就知道孩儿会碰钉子?您为何不提醒孩儿?”

    王父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一些小打小闹,就是为了磨砺你。为父若是提醒了你,那就起不到磨砺的作用。”

    顿了顿,只听王父又感叹道:“哎……只是便宜了向敏中。”

    王旦不解道:“向家大郎是这一次请命的为数不多的首脑,向敏中不被牵连就罢了,如何能得好处?”

    “嘿~”

    王父冷笑一声,“宫里传出来的消息,陛下已经任命向敏中担任燕京大学堂山长。你说这是好处还是坏处?”

    “让向敏中担任燕京大学堂山长?”

    王旦一脸难以置信,惊叫道:“这怎么可能?”

    王父撇撇嘴,“没什么不可能的。向敏中已经走马上任了。真是便宜了向敏中那个匹夫了。以后燕京大学堂,注定会成为许多官员们走出来的地方。

    而向敏中作为燕京大学堂的第一任山长,这代表着,以后朝廷上会有很多人,是他的门生。”

    王旦恼怒道:“那他岂不是赚大了?”

    王父笑了,他眯着眼,幽幽道:“那倒未必……我们父子又岂是坐以待毙的人?燕京大学堂的建立,你我父子阻止不了。可是对于朝廷取士,你我父子还能谋划一番。

    鹿死谁手,现在说,还为时过早。

    走,随为父一起去拜见文宣公。”

    “文宣公?圣人后裔?”

    “正是。”

    王家父子一同入了王府后院。

    后院内,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高居在首座。

    王家父子见到他以后,齐齐躬身施礼,“参见文宣公……”

    中年男子笑呵呵的道:“你们父子,不必多礼。”

    王家父子起身,陪坐在一旁。

    王父对着中年男子拱手道:“文宣公,儒生们去请命,已经失败。陛下一连下了两道圣旨,已经把科举推延到了十年以后。

    时不待我,我们还要早做打算。

    真要让陛下把科举推延下去,十年之后,儒家必亡。”

    中年男子一愣,脸色有点难看,他沉吟了一下,说道:“王兄说的在理,某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王兄可记得之前某跟你讲过的事情?”

    王父一愣,迟疑道:“美人计?”

    中年男子笑眯眯的点点头。

    王父犹豫道:“世人皆知,陛下的一后三妃,皆是世间少有的绝色,能媲美她们的,几乎没有。这美人计,只怕行不通。”

    中年男子故作高深的笑道:“那倒未必……颖儿,出来见一见世伯。”

    随着中年男子呼唤。

    一道身穿粉色罗裙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王家父子面前。

    看到那身影的面孔,王家父子皆是一愣。

    一位绝世美女。

    很美,犹如妲己在世。

    一颦一笑间,让人目不暇接。

    似乎她一出现,就会吸引走所有人的目光。

    最重要的,还是她那一双眼睛,那是一双能勾魂的眼睛。

    仅仅瞥了王家父子一眼,王家父子就有一种被勾走了魂魄的冲动。

    中年男子在一旁看着王家父子被女子所吸引,脸上露出了一丝自信的笑容。

    半晌。

    王父率先反应了过来。

    他见儿子一脸猪哥相,当即轻咳了一声,将儿子拉回神。

    王父一脸苦笑的对中年男子道:“文宣公当真是神通广大,如此绝色都能找到。”

    中年男子一边饮茶,一边对那女子招了招手,一阵香风拂过,女子就出现在了中年男子怀里。

    王家父子皆是一愣。

    王父脸色略微难看的道:“文宣公,您这是……”

    中年男子笑道:“只要不破瓜,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

    “额!”

    眼见王家父子还是一脸为难。

    中年男子笑眯眯的对身旁的女子道:“颖儿,世伯想必是口渴了,你还不去伺候。”

    “是,义父……”

    女子轻移脚步,到了王父面前。

    一股香风不由自主的钻进了王父鼻头。

    王父下意识贪婪的吮吸了两口。

    女子拿起了王父面前的酒杯,一口喝下,然后嘟起了红润的小嘴,凑向了王父。

    眼看着小嘴就要到了王父嘴边。

    王父硬生生的咬牙压下了自己心头的欲念。

    “不……不行……”

    王父推开了女子,瞪着眼,低吼道:“文宣公,我们所图甚大,容不得有半点闪失。陛下的脾性你不了解,但是我很清楚。

    一旦让陛下知道了我们动过他的女人,纵然我们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他五马分尸。”

    中年男子一脸无趣的瘪瘪嘴,“罢了……颖儿,你先到一边候着。”

    “是,干爹……”

    女子也是个妖精,说话间娇滴滴的,离开王家父子的时候,还偷偷的冲着一直在盯着自己看的王旦抛了个媚眼。

    王旦差点没忍住扑了上去。

    王父稳定了心神,看也不看女子一眼,他郑重的对中年男人道:“文宣公,人我们是找到了,可是我们如何将他送进宫去?”

    中年男子笑道:“依照祖制,皇帝应该有一后四妃。当今陛下只有一后三妃,尚缺一人。只要你们抓住这一点,上书给陛下,再加上颖儿的魅力,进宫肯定不难。”

    中年男子嘴上喊着陛下,可是从他的所作所为,以及语气等可以看得出,他对杨七毫无敬意。

    王旦听了中年男子的话,皱眉道:“陛下对四位娘娘感情深厚,未必会接纳她。而且后宫里的事情,由皇后作主,只怕她未必能如愿以偿。”

    中年男子成竹在胸的道:“这一点,王兄大可放心。某早有准备。”

    “空闲大师,你也该出来了吧?”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宣后,一位老僧缓缓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老僧施礼道:“贫僧见过孔施主,见过两位王施主。”

    王父挑眉道:“文宣公,陛下对佛家可是……”

    中年男子抬手制止了王父,他说道:“陛下是讨厌佛家,所以我们才有机会坐在一起谋事。某已经跟空闲大师商量妥当。

    届时,由你们上书给陛下,让陛下扩充后宫。

    然后空闲大师会配合着散步一些谣言。

    到时候,再让颖儿以佛女的身份入宫。

    有这两层保证,谁也阻止不了颖儿入宫。

    只要颖儿入了宫,到那个时候,我们例外配合,就能做我们想做的事情了。”

    王父虽然不喜欢佛家,可是事到如今,为了保险起见,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跟佛家合作。

    几个人坐在一起,又细细的谋划了一番,敲定了前后的策略。

    王旦在一旁算是大开眼界。

    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输在了哪儿。

    他发现,跟他爹比起来,他那点小手段,实在是上不了台面。

    王父和中年男子设的局,堪称绝妙。

    环环相扣,几乎没有任何破绽。

    杨七若是被他们套住,以后想脱身,只怕会很难很难。

    几个人一直商量到了黑夜,直到把一切都商量妥当了以后,才相继离去。

    翌日。

    清晨。

    当燕京城的百姓们清醒以后,一则留言在百姓们中间传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