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头狼 > 1576 敬酒!
    望着袅袅上升的白烟和烟雾中齐叔略显模糊的灵牌,我深呼吸几口气,再次俯身朝他重重的连叩三个响头。

    “叔,今天开业,我得去招呼宾客们,等晚上我回来,再跟你好好喝两杯。”我抹擦一下脸上的泪痕,慢慢爬起身子,朝会议室门外走去。

    一楼大厅,此时人声鼎沸,各式佳肴的香气扑鼻而来。

    李新元正带着几个服务员在不停的找空余的地方支桌摆凳,之前准备的三四十桌早已经人满为患。

    我很清楚,这些前来拜贺的宾客没多少是冲我们来的,大部分人应该是奔着天娱集团和王莽的青云国际。

    不过来者皆是客,出于礼貌也好,看在他们随的份子钱上也罢,但凡见到熟悉的面孔,我都会笑容满面的握手打招呼,同时慢慢朝着中心地带移动步伐。

    正当中主桌的圆桌旁,郭海、王莽、段磊和几个给我们剪彩的天河区领导围坐旁边,旁边各种讨巧打招呼的人,可以说是川流不息。

    “呲..”

    就在我快要接近郭海他们那桌的时候,一道刺耳的话筒杂音突然响起,接跟着就看到身材臃肿的张星宇一手握着麦克风,一边乐呵呵的打门口走了进来。

    一个身材高挑、穿着大红色及膝旗袍的服务员,单手捧着托盘跟在张星宇的身后,托盘上摆了一壶酒和两个造型精美、晶莹剔透的酒杯。

    刹那间,大厅里的所有人全都望向张星宇。

    “喂..喂喂..”张星宇像个土包子似的吹了两下话筒,随即昂头出声:“大家好,我是头狼公司的外招办主任,相当于陪吃陪喝的角色...”

    “哈哈!”

    “这小胖子喜庆。”

    大厅里的人微微一愣,随即全都哄堂大笑。

    “首先感谢各路贵宾莅临小店,对此,我谨代表我们头狼公司,对各位表示诚挚的欢迎及感谢。”张星宇像个小丑似的笨拙的朝着所有人深鞠一躬,瞬间又逗的所有人哈哈大笑起来。

    “想要感谢的人太多,当然首当其中的是咱们羊城的土皇帝天娱集团..呸呸呸,嘴瓢了,首先要感谢咱们羊城的龙头企业天娱集团郭海郭总。”张星宇摸了摸脸颊,迈着小碎步,径直朝主桌走去。

    整个大厅几百人的视线在同一时间全都聚焦在张星宇的身上。

    来到郭海的旁边,张星宇再次像个小学生似的羞涩的朝郭海缩了缩脖颈:“郭总,刚刚开业前,我向您求过酒店名字,您赐字狼子野心,我和我们王总都特别高兴,所以第一杯酒,我想敬您。”

    说话的过程,张星宇回过身子,动作轻松的从身后服务员手中的托盘里拿下酒壶分别斟满两个杯子,表情恭敬的将其中一直酒杯举到郭海的脸前:“还望郭总给三分薄面。”

    郭海到底是场面人,结果话筒,轻描淡写的摆手拒绝:“哈哈,我岁数大了,已经很多年没有再喝酒了,以茶代酒谢过了,也祝福你们酒店的生意可以财源滚滚,日进斗金!”

    张星宇捧着酒杯没有放手,继续笑盈盈的出声:“郭总,羊城社会圈里的朋友都说咱们两家有矛盾,您今天的出席,已经打破了这个谣传,可是您要是不喝这杯水酒的话,显得好像咱们是在演戏,所以..”

    郭海皱了皱眉头,但仍旧很有风度的摆手:“小老弟啊,我不是不喝你家的酒,你可以随便打听,最近几年,我不论出席如何聚会,都是以茶代替,今天要是喝了你们的酒,将来其他老朋友提起来,好像我不给谁面子似的。”

    “郭总,您该不是怕我们在酒里给您下毒吧?”张星宇露出一抹人畜无害的纯洁笑容,直接抓起捧给郭海的酒杯,扬脖“咕咚”灌了下去,辣的吐了吐舌头道:“郭总,我们是小辈儿,求的就是您一份宽宏大量,您看这样行不?我从现在开始喝,您什么时候觉得心疼我了,什么时候喊疼,跟我应付差事一口就得了。”

    没等郭海说话,张星宇抓起酒壶又给自己满上一杯,再次牛饮似的倒进口中。

    郭海蠕动两下嘴唇依旧没有说话,张星宇莞尔一笑,又为自己满上一杯酒喝了下去,连续持续了五六杯,郭海始终没有阻止,而整个大厅几百人鸦雀无声,全都怔怔的望着自斟自饮的张星宇。

    别人不清楚张星宇的身体,我再了解不过,平常喝一瓶啤酒都得蹲厕所抠半天嗓子眼的他,几分钟不到造了小半斤白酒,几乎跟自杀没什么两样。

    我咬着嘴皮径直走了过去,刚打算开口劝阻张星宇,坐在椅子上的郭海可能自己也觉得面子有点挂不住了,“腾”的一下站起来,一把抓住张星宇的手臂,眯眼微笑:“小老弟,有魄力,这杯酒我喝了!”

    “诶,谢谢郭总给我们头狼薄面。”张星宇面颊泛红的打了个酒嗝,然后回头满上另外一直酒杯。

    “不过嘛,我要用你的那个杯子,这样更显示咱们两家关系亲密!”郭海眉梢一挑,指了指张星宇握在手中的酒杯。

    “啊?”张星宇微微一愣,干涩的笑道:“郭总,这样不太卫生吧。”

    “江湖儿女,哪有那么矫情。”郭海不由分手的从张星宇手中夺过酒杯,自顾自的倒上半杯酒,昂头倒进口中。

    “郭总海量!”张星宇迟疑了不到五秒钟,随即率先带头鼓掌。

    “哗啦啦..”

    大厅里的掌声立时间响成一片,我趁势走到张星宇的跟前,扶住明显已经有些摇摇欲坠的他。

    郭海将脸颊探到我们面前,嘴角挂笑,声音冰冷的嘲讽:“小东西,你们想整我,还差那么一点道行!”

    “郭总,您还真是..嗝..”张星宇满嘴喷着酒气朝郭海翘起大拇指:“还真是老奸巨猾呐!”

    “说什么!”

    坐在邻座的丧鬼和几个青年立马气势汹汹的站了起来。

    “诶,不要那么粗鲁,今天好歹人家开业。”郭海假惺惺的摆摆手制止,侧脖看向我微笑:“王朗,我记住我这句话,只要有我天娱一天,你别想踏进羊城半步。”

    “郭总,您这个不喜欢听人把话说完的毛病真心不好。”张星宇突兀一巴掌拍在郭海的肩膀头上。

    接着就看到张星宇嘴角上翘,两撇眉毛微微一扬,声音很轻的说:“您看我的喝的那么尽兴,是不是感觉我在杯子上做了手脚?实话跟您说吧,您还真猜对了一半,杯子我动了手脚,但酒我也动了手脚。整壶酒我都下了毒。”

    “什么!”郭海的瞳孔陡然放大。

    “简单来说,咱俩这会儿都喝了毒酒,不同的是我喝的比较多,你喝的比较少,但最好的效果是一样的,咱俩都得毙命。”张星宇貌似喝醉一般,一把揽住郭海的脖颈,声音压的很低的呢喃:“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咱们可以共同等十分钟。”

    “你松手!”郭海脸色立即变得有些惊恐,想要推开张星宇。

    “郭总,您抓起麦克风大呼三声头狼雄起,我就松手!不然真闹起来,我们固然没能力留下来您,但是拖延十分钟还是没啥问题的。”张星宇醉醺醺的将麦克风递到郭海的嘴边,还故意“呼呼”吹了两下,引起大厅里宾客们的注意。

    “你!”郭海脸上的肌肉剧烈抽搐两下。

    两人对话的声音都很小,仅限于我们仨人能听到,就连旁边的王莽一甘人都不知道,我们究竟在干什么。

    “咱俩的生命倒计时还有九分钟,您可以赌一下,我究竟有没有在吹牛逼。”张星宇胳膊死死的搂住郭海的肩膀狞笑:“我告诉你郭海,狼子野心四个字不日就会彻底落实,您请好!”

    郭海胸口剧烈起伏几下后,接起麦克风,发泄似的咆哮:“头狼雄起!头狼雄起!头狼雄起!”

    一时间,大厅里的所有人全都呆滞的望向我们,谁也不知道郭海为什么像发羊角风似的突然干嚎。

    “谢郭总良言!”张星宇立时松开郭海,不客气的夺过来麦克风高喝:“鼓掌!”

    “哗啦啦..”雷动的掌声再次响彻大厅。

    而郭海已经神色匆匆的招呼丧鬼几人朝门外走去。

    与此同时,张星宇虚脱似的挂在我身上,压低声音催促:“快,赶紧让人把我送到门口一辆枣红色的面包车里,我安排了医生洗胃,你火速去办你的事儿,郭海出事,整个天娱集团的心思肯定都在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