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世天骄 > 第2292章 人剑一体
    “到底是何人突然出手?我们并非抱着敌意来的。”我眉头紧锁内心也依旧有些奇怪,按理说这个时候对我们出手的只可能是这一层的层主,但是我实在是想不通,作为云山阁的人为什么要对我们直接刀剑相向,就算是任务那也应该是是和之前与蓝凌交战的时候一样事先说清楚才对啊。

    唯一看透了些许的囚星苏却没有说话,走到第八层也就是说只剩下最后两层了,最后一层会遇到什么,囚星苏心里其实早就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本以为已经就会平淡的结束掉这一层,却没想到还是发生了他最担心的事情。

    “与敌意无关,你来了,本身就是最大的不应该。”天地之间想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无数杀意瞬间从四面八方而来锁定在我身上,朝着我袭了过来。

    这下周青做不做了,之前都是因为任务的缘故,或者是面对蓝凌在那样特殊的环境周青也做不了太多,但是眼下毫无规矩和束缚之下,他自然也没有坐视不管的道理。

    手中数枚符咒飞了出来,在我们周围形成一面符咒墙,所有杀气都在符咒墙上被完全挡住没有靠近我们分毫。

    而趁着周青出手的时候,我神念全都在四周是搜寻这些杀气的来源,总算是找到了这个家伙的所在,镇魔古剑同样带着杀戮之力朝着天空袭了过去。

    哐!

    金属碰撞的声音在天空之中出现,镇魔古剑被猛然打飞朝着我身边落了回来,而对方也明白自己的身形在隐藏不住,直接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一个脸上有着一道骇人刀疤的男子出现在我们眼前,手中拿着一柄煞气十足的黑色长剑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阁下到底是何人?”

    “云山阁第八层,层主无命。”男子轻声回应着我们的话没有轻举妄动,无命也明白,哪怕半帝之境的囚星苏不出手,他同时面对我和周青胜算十不存一。

    “为何要对我们出手?我们只是登楼的而已。”

    无命看着我也是眉头一皱道:“你还不知晓?”

    我摇了摇头心中也是完全的一头雾水,这个无命出手的太突然了,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如此,竟然是这样么?我竟然你成为了一个试刀石?”无命眨了眨眼睛似乎明白了什么,然后看着我道:“你拥有了挑战我的资格,只要你能击败我,这第八层层主的位置就是你的,这片天地,这里拥有的一切都将会变成属于你的东西。”

    这突然的意外之喜让我有些意外,这等于说是认可了我,让我直接成为了云山阁的内部人员?我回想到之前发生的一切,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原来这一路上云山阁并不是要为难我,都是只是为了应正我的实力而已。

    可就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蓝凌的最后留给我的一句话突然在我脑海之中闪过。

    不要把云山阁想的太简答。

    简单的一句话并没有太多,在当时我还并没有太多的思考,但是此刻却如同一根刺一样扎我的心中,这句话在眼下的情况之中变得有了更加深层次的意义。

    我眉头紧锁却还是想不出云山阁到底的目的是什么,这时候一边周青却开口道:“你说的是我们有了资格对吧?那我们,不……我一个人击败你是不是就也可以成为层主呢?”

    无命转过头看了周青一眼然后平静道:“当然可以,你们都有这个资格,毕竟你们是作为一个团体来到这里的,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这么做。”

    “为何?”周青不明白的说道。

    无命抬手一个乾坤袋出现在了空中,微微张开口子,乾坤袋之中凌霄的身形立刻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二弟?!”

    “二哥!”

    我和周青同时开口喊道,怎么也没想到凌霄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你若是动手,这个家伙就要死。”

    “云山阁!”我紧握着拳头,知道这一定是云山阁做的,虽然这个无命有着伪帝之境的实力,但是他没有能力,也没有这个时间去将在第三层养伤的凌霄抓过来,这一切毫无疑问是云山阁安排的。

    “你,胜过我,这个位置还有这个人我都会交给你。”

    我紧握着拳头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平静,不过只是看到凌霄一人起码证明了一点,蓝凌的保证还是有用的,就是云山阁也不能从蓝凌手中抢走洛水月,只是一个凌霄已经是触犯我逆鳞了。

    我内心挣扎了许久之后,抬头开口道:“说实话我没有百分百胜利的把握,而且我更加不信任你,所以我认输可以吗?我在此处放弃登楼,你将我二哥还给我。”

    “三弟?!”周青转过头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囚星苏也是感觉到无比的意外一脸诧异的看着我。

    眼下已经是第八层,只要击败了这个家伙再继续爬一层,我就能真正达到云山阁的内部,到时候我肯定是能够找到突破伪帝之境的办法的,这仅仅是差了半步,他们都没想到我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做出这个决定对我而言也是无比艰难,但最终我还是如此据定了,以来在蓝凌哪里我知道了伪帝之境突破的办法本就不只是云山阁之中,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水月和周青进入伪帝之境都失去了东西,我不想要在看到唯一的凌霄也受伤了!

    然而……

    “不行!你没有其他选择,要么胜过我,要么死。”

    “如果我偏不战呢?”

    “一样,我会杀了他。”无命说着,一道杀戮之气朝着凌霄靠了过去。

    我紧握着拳头看着无命,良久才深吸了一口气道:“看来,你也是一个傀儡,一个棋子而已啊。”

    “嗯?”和我一样无比紧张的周青听到我这么说不解的看了过来。

    “大哥,看来你也误会了。如果他仅仅是想要保住自己的地位,保住自己的性命,他有何必如此执迷呢?我退出他将二哥放了,这毫无疑问对他而言是最好的选择,什么都不用承担,什么都不会失去。在他拒绝的那一刻,我的确也对他无比的痛恨,但是很快我就明白了。能够这么做,他也不过是一个被云山阁架到了台面之上的棋子而已啊!我说的对么?云山阁第八层层主,无命!”

    无命依旧一脸冷漠,看着前方没有任何表情没有回应我,而这个表现更加让我肯定我内心的选择。

    我冷笑一下一抬手,镇魔古剑落到了我的手中:“虽然我打心底里也很可怜你,但是我们炎黄有一句老话送给你。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咻!

    我和镇魔古剑在一个瞬间融为一体,带着天道之力直接朝着无命袭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最为吃惊的人不是无命,而是周青,之前我使用天道之力都是使用镇魔古剑为媒介御剑的手段,而现在我是完全握住了镇魔古剑。

    虽然有着九黎圣火和圣巫蛊两重保护为我隔离这天道之力和体修之躯的直接接触,但是这样对我的身体而言依旧是一个无比大的负担,要知道在面对蓝凌的时候我都没有使用这样冒险的招数。

    这一招其实在面对羽沧澜之前,我就已经掌握了,这绝对是我在一定时间之中,如今能够维持高强度攻势的最强手段,配合着众生万相的支持,九种天道之力在手中不断的变化,无论对手是修行那种天道,在我这些攻势面前都无法做到天衣无缝!

    但同样,对我而言的负荷,远比任何一种手段都要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