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驭龙宗道士 > 正文 第1344章 阴阳椟的诅咒
    上回书说道:溥勋费了好大的阵仗,才算是把一摞符纸整整齐齐的铺在了那口打造好的大箱子里面。

    铺的是严丝合缝儿,就像是经过了精密计算似的,不但一张不多一张不少,跟一整张纸似的。而且还没有一丝丝的褶皱,像是熨烫过的床单儿。

    姑娘们一个个看的直咂舌。

    紧接着,他将那口的木箱子整个饱了起来,那架势跟霸王举鼎也差不了多少。箱子翻过来扣在了那口金锅上面,那叫一个正正好好,那口箱子,本来就是根据这金锅的尺寸打造的。所以,就像定制的服装一样的可体!知道这时候,他们才发现,这箱子的底面竟然也有能打开的盖子。

    溥勋随手拽过了几块早已经木板顺着箱子底插了进去,提前锯好的凹槽跟木块儿上的凸隼正好相吻合,只听得咔嚓一声,竟然严丝合缝的锁死了。

    溥勋将那面用风雷刃“换”来的八卦古铜镜,端正的嵌在了箱子盖子上的一块扣好的圆形凹槽之中,然后随手将盖子扣上了。

    只见他好像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仰头看了看天空,笑盈盈的看着姑娘们说到:“来吧!掀开盖子看看!”

    珍妮弗眉头一皱,说到:“怎么着?这就好了?”溥勋点了点头。

    姑娘二话不说,上前一步,伸手就掀开了箱子盖儿。那股雷厉风行的劲儿,倒是很有个女强人的样子。

    这手上也使了不少的劲儿,只听得“噌……砰……”一声,那盖子就被掫开了,大家探身子往里一看,只看箱子之中原本扣着的金锅不见了,而是一块青石墓碑还有十几个牌位。

    “这是怎么回事儿?”珍妮弗忍不住痴楞楞地问道。

    其余的姑娘们,包括黑月亮和白巫师在内,都看了一个目瞪口呆!

    珍妮弗伸手去抓,刚要接触到排位的时候,一条鲜红色的蜈蚣突然从牌位的下面窜了出来。用两个硬腭齿狠狠的咬了过来。这可是一条接近一尺多长的蜈蚣。

    那毒液都晶莹的结成了露珠,在牙上挂着呢!珍妮弗吓得一缩手,赶紧向后跳了一大步,揉揉眼睛再看时,却是什么都没有了。要是一般人,一定会认为那蜈蚣是钻进了牌位的缝隙之中去了。而作为见惯了障眼法,且已经对这个箱子里的东西产生了怀疑,有了心理准备的珍妮弗,马上意识到,这蜈蚣是虚幻的,是刚才箱子附近的磁场影响到了自己的脑电波。

    溥勋看着惊讶之中呆立的珍妮弗,微微一笑说道:“在香港,人们对于神神鬼鬼的都还是很忌讳的。这些排位上逝者的名字,会让他们产生敬畏感,从而不愿再去深究,而那块长满了苔藓的青石碑,厚重有份量,也跟箱子的实际斤两差不多。怎么样?这还算是想的周到吗?”

    姑娘们纷纷点头,云子接着说道:“这箱子已经被下了咒语,一旦开箱就会迷惑附近的人们,这样一来看到箱子里的东西,他们一定会认为这是丑儿的先祖牌位,所以才肯花几十块银元让他去搬,也就打消了疑虑……”

    雅儿姑娘也抢着说道:“是呀!我估计他看到这些以后,绝不会再瞧第二眼。”

    “对,所以,这箱子根本就不用上锁。”巧英儿接着说道,而黑月亮和白巫师也是看了个目瞪口呆,一个劲儿地在心里赞叹中华神秘文化的博大精深!

    “好吧,我们可以开始了,但愿这一次,我们能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掉。”溥勋说道。

    目光之中充满了一种轻松和期许。

    看到他的这个表情,姑娘们也就都算是心中有了底气。但是,溥勋的心中却有着一丝丝的凉意和莫名的忐忑!

    他这个阴阳椟是按照鲁班书上的作法制成的!他看着乐呵呵的云子,心里明白,姑娘虽然知道这阴阳椟的制作方法,但是却不知道一个关于鲁班书的传说!

    这记述阴阳椟制作方法的鲁班书。曾经被历代封建王朝的统治者列为第一**,除了里面的技巧之术和阴阳法道,会颠覆王朝统治的工具意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本书背负着一个诅咒!习练过鲁班书的人结局都不是很好的!

    几千年来,鲁班书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谜团和疑惑,这鲁班书名义上是建筑的专业书,但是在鲁班书中讲述了很多的道术和法术,甚至还有很多咒语和修炼的方法,溥勋也曾经翻阅过,他扉页中居然还写着一句很恶毒的咒语,当时他并不理解为什么书中会有这么恶毒的咒语,一开始还以为是有人故意写上去,防止人们却研习,就像是有些古墓上都会写上吓人的话一样!年轻的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后来他无意之中,翻到了其中一则对鲁班生平的记述……

    话说当年鲁班的妻子在怀孕的时候,当时的鲁班就被调到王城做起了建筑工作,由于思念自己的妻子就做了一只木鸟,只要启动机关就可以在天空翱翔。他的妻子好奇啊,就趁鲁班不在家的时候启动了机关,但是没想到的是妻子的操作不当就摔死了,因为肚子里还有自己的孩子,这样让鲁班非常的伤心,他恨自己害了妻子和孩子,就是因为这便在书中写下了咒语,凡是学习鲁班书的人下场都很惨。在历史中凡是研究鲁班书的人都会先看到书中扉页中的咒语,很多的人都放弃了对鲁班书的研究。

    这个咒语会是真的吗?溥勋和姑娘们能否逃脱这个魔咒呢?溥勋心中略略的有些忐忑,而这种忐忑的情绪,却被他牢牢地压在了心底,尽量不流露出来,让姑娘们察觉到!

    这也是为什么,溥勋每个制作的最终环节都要自己动手的原因,这样一来,这件带着诅咒的阴阳椟,就是自己亲手完成的了!其他的人,姑娘们只不过是在打打杂帮帮忙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