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螳臂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大结局
    瀛洲市一处豪宅里,黄老太太焦躁不安地坐在一把太师椅上。

    乔三站在黄老太太左边,王彪站在黄老太太右边。

    突然,黄老太太的手机响了。

    “是小蕊打来的么?”黄老太太急忙拿起手机,仔细一看却是一个陌生号码。

    如果是在平时,这种陌生号码黄老太太是不会接的。但是自从黄小蕊失踪后,不管什么电话,黄老太太都不敢错过。

    黄老太太急忙把电话接起来,她向老天祈祷,希望这个电话是黄小蕊打来的。

    电话里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黄蔫儿,听说你的宝贝女儿失踪了?”男人问道。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孩子失踪的事?”黄老太太吃了一惊。

    “黄蔫儿,你不要装神弄鬼了。”男人冷笑道。

    “我不是黄蔫儿,我是黄蔫儿他妈。”黄老太太说道。

    “呸!你换一件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吗?黄蔫儿,我也不和你啰嗦,咱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女儿现在我手上,你说怎么办吧?”男人凶狠地说道。

    “你到底是谁?你把我女儿怎么样了?”黄蔫儿见对方已知道自己的底细,也就不管那么多了。

    “我是谁?告诉你也无妨,老子就是本地的龙头老大强哥。你女儿现在还好好的,我没怎么样她。但是,如果我的条件没有达到,你懂得……”欧丕强又冷笑了几声,他已算定,黄蔫儿作为一个通缉犯是不敢报警的。

    “我怎么确定女儿在你的手里?”黄蔫儿问道。

    “这个好办,你等着。”

    一会儿,黄蔫儿的手机里传来黄小蕊的呼救声:“爹,爹,你要救我啊!”

    黄蔫儿狠狠地锤了椅子一下:“你说吧,你要什么条件才肯放我的女儿?”

    “很简单,我要荆轲匕首和《吕氏家谱》。”欧丕强说道。

    “可我没有这两样东西啊!”黄蔫儿看看一左一右的两个保镖。

    “少装蒜吧,黄蔫儿,你是要女儿还是要这两样东西,你看着办吧。我只给你半个小时的考虑时间,时间一过,老子就撕票!”欧丕强挂了电话。

    欧丕强已经断定,不用多长时间,黄蔫儿就得乖乖投降。于是,他开始布置下一步的行动。

    他首先把自己的两个贴身随从阿龙阿虎叫进了办公室,吩咐他们把奔驰越野的油箱加满油,再准备两幅假车牌,以备逃跑路上用。然后,他又把所有能找到的现金装到了一个旅行箱里,放在自己的座位旁。

    一切准备停当,他又给程虞打了电话,叫程虞马上到自己的办公室,说有一个临时会议要开。

    程虞接到欧丕强的电话后,立即断定欧丕强要有大行动了。他马上给陈重生打了电话。

    “程虞,你要注意安全啊,这可能是欧丕强的垂死挣扎了。”陈重生叮嘱道。

    “我会注意的,重生哥。”程虞说道。

    “我估计欧丕强一定会收走你的手机的,我给你的护身符你可要带好了。”

    “我一直带着呢,重生哥,你就放心吧。”

    程虞挂了电话,便匆匆往公司赶去。

    此时,欧丕强已是信心满满地在办公室里等黄蔫儿的来电了。

    果然不出所料,还没到欧丕强限定的半个小时,黄蔫儿的电话就来了。

    “强哥,我答应你的条件。”黄蔫儿说道。

    “好,黄蔫儿,你这才像个见过世面的人说的话嘛。”欧丕强笑道。

    “你要保证我女儿的安全啊。”黄蔫儿又说道。

    “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没兑现过?”欧丕强反问道。

    “是的,是的,强哥说话那是吐口吐沫都是一根钉,我信,我信。”黄蔫儿说道。

    “行啊,黄蔫儿,今晚你就等我的电话吧,我会在电话里告诉你在哪儿交接。你听着,我的电话打给你后,你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半小时内必须赶到约定地点。同时,你最多只能带两个人去,多一个人我都会撕票。明白吗?”

    “明白,明白。”黄蔫儿听欧丕强挂了电话,方才哆哆嗦嗦地放下了自己的手机。

    欧丕强跟黄蔫儿通完电话不久,程虞就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果然,欧丕强让阿龙收走了程虞的手机,然后对程虞说道:“小程,今晚咱们一起出去办件事,这件事必须保密,所以,在出发前,你就坐在这里的沙发上等着。”

    程虞点点头,坐到了欧丕强对面的沙发上。

    凌晨时分,欧丕强给黄蔫儿打了电话,让他半小时内到流金河公园交接。

    阿龙提着装满现金的旅行箱走在前面,程虞和阿虎押着黄小蕊走在中间,欧丕强走在最后。一行人悄悄下楼,在地下车库上了车。

    车子由阿龙驾驶,很快到了约定地点,停下车后,阿龙关闭了车灯。

    一会儿,有一辆奔驰轿车开了过来。

    欧丕强说道:“阿虎,你下去看看。”

    阿虎打开车门下了车。

    在奔驰轿车车灯的照射下,阿虎喊道:“把车灯关了。”

    奔驰轿车熄火后,也关闭了车灯。

    于是,双方的人都下了车。

    “黄蔫儿,东西可都带来了?”欧丕强问道。

    “强哥,我得先看看我的女儿。”黄蔫儿说道。

    “可以。”欧丕强示意把套在黄小蕊头上的头套摘下。

    头套摘下了,黄小蕊的嘴还被毛巾堵着,黄小蕊见了父亲,焦急地摇着头,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小蕊,我的小蕊,你受苦了。”黄蔫儿喊道。

    “黄蔫儿,你稍安勿躁,你是不是也该给我看看你的东西了?”欧丕强冷笑道。

    黄蔫儿一听,回头看了看跟在自己身边的王彪和乔三。

    王彪把两个盒子从后备箱里拿了出来。

    “东西都在这里了。”黄蔫儿对欧丕强说道。

    “好,你让乔三把东西给我拿过来。”欧丕强说道。

    “你认识乔三?”黄蔫儿大吃一惊。

    乔三一看露馅了,奋力一掌向王彪击去。他知道,只要王彪被击倒,黄蔫儿只能束手就擒。

    王彪手里捧着两个盒子,而且他万万没想到会有人从后面袭击他。猝不及防的王彪被打得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

    欧丕强见状大喊一声:“动手!”

    阿龙阿虎随即冲了出去,一人抢了一个盒子抱在手里。

    黄蔫儿已是吓得两腿发抖,想跑都跑不动了。

    乔三一把把黄蔫儿摁在地上:“老东西,你也有今天。”

    “乔,乔三,你这个叛徒!”黄蔫儿又气又吓,脸色煞白。

    “要怪也只能怪你刻薄寡恩,怪不得我们。”乔三踢了黄蔫儿一脚。

    突然,几辆警车响着警笛向这里驶来。

    “不好,警察。”阿虎喊道。

    “上车,快走。”欧丕强喊道。

    “往哪里走!”程虞大喊一声,挡在了车前。

    “你……”欧丕强的眼睛都红了,“你果然是来卧底的。”

    程虞只是冷眼看着欧丕强。

    “阿龙阿虎,给我上,灭了这个小王八羔子!”欧丕强大喊道。

    阿龙阿虎放下盒子,一齐向程虞冲来。

    欧丕强见程虞和阿龙阿虎打在了一起,乘机拿起两个盒子就跑。乔三见状大喊道:“欧老板,这东西可是归咱俩的啊。”随后就追上去抱住了欧丕强。

    这时,警察们纷纷包抄过来,欧丕强和乔三束手就擒。阿龙和阿虎也被程虞摁在了地上。

    陈重生带人过来,把阿龙阿虎铐了起来。

    黄蔫儿喊道:“我可是受害人啊。”

    一个警察说道:“忘不了你。”咔嚓一声把黄蔫儿也铐了起来。

    两个月后,媒体公布,王达志、王猛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逃窜到外地的黑胡椒、黑老泡等黑螳螂骨干也陆续被缉拿归案,黑螳螂毒瘤被彻底铲除。

    谭俊峰被任命为卫城区公安局政委。

    欧丕强一案在《瀛洲都市报》报道后,被国内各大媒体转载,成为扫黑除恶行动中的典型案例。

    程虞收受贿赂的真相也水落石出。原来,那个和于小玲一起回到老家的李洛河,在廖倩等人的帮助下,成了农家乐的小老板,过上了小康日子。李洛河思前想后,给廖倩写了一封充满忏悔之意的信,按照李洛河信中所写,廖倩在酒店117房间找到了那个偷拍设备。偷拍的视频显示,那天晚上,程虞确实把装着现金的信封给了刘大锤。

    一身轻松的程虞和陈重生一起回到了虞姬寨。在那所熟悉的老房子门前,程虞和陈重生下了车。提前得到消息的虞芳、虞浩东和程虞姥姥已经站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姥姥,妈,我早就应该来看你们了。”陈重生拉着姥姥和虞芳的手说道。

    “不晚,不晚,现在来也不晚啊。你和程虞干的大事,我已经听程虞在电话里告诉我了。”虞芳说道,“你们都是我的好孩子啊!”

    虞芳又把陈重生介绍给虞浩东,虞浩东也早就听说了陈重生的事,他握着陈重生的手说道:“重生啊,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我喜欢!”

    大家正说着,互听一阵汽车喇叭声响起,一辆红色轿车驶了过来。

    车门打开,虞小雨从车上跳了下来。

    “毛毛哥,我听说你今天回来,我也回来啦。”虞小雨笑嘻嘻地跑到大家跟前。

    “太好了,小雨也回来了,今天咱们家的人聚齐啦!”姥姥笑得合不拢嘴。

    “小雨,你这是开的谁的车?”程虞问道。

    “毛毛哥,你这么问可就是看不起妹妹我了,我就不能买辆车自己开吗?”小雨调皮地说道。

    “这车是你自己买的?”程虞大吃一惊。

    “丫头,你哪来那么多钱买车啊?”虞浩东也吃了一惊。

    “爸,你放心吧,我这车绝对是我用自己的钱买的,我不过是做了点小生意,在网上做个微商罢了。”虞小雨得意地笑了笑,“赚的不多,也就赚个零花钱。”

    “哈哈,你这还叫赚的不多,都买上新车了。你可真能谦虚啊!”程虞说道。

    “我们小雨本来就很能干,我早就知道小雨会赚到大钱的。”虞芳高兴地说道。

    “还是姑姑了解我啊。”虞小雨转向陈重生,“这位就是重生哥吧,你长得好帅啊!”

    陈重生一听,竟然有些脸红。大家不觉大笑起来。

    时光飞逝,转眼又是一年。

    “报告政府,我有个重大秘密要报告。”黄蔫儿在牢房里大叫起来。

    一个管教走过来,大声呵斥道:“黄蔫儿,你不要闹了,上次你说有什么重大秘密要报告,可是我们把你的所谓秘密报上去,人家专家一看就说你这是异想天开,纯属胡说八道。你消停些吧。”管教说完转身就走了。

    “我说的秘密是真的啊,荆轲匕首和《吕氏家谱》里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我要向政府报告,我要立大功啊!”黄蔫儿声嘶力竭地喊道。

    但是,没有人理他,大家都说黄蔫儿疯了。

    徐丽丽经过痛苦的心路历程,已经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她决定要到深圳去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当她在深圳机场下了飞机,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的时候,发现李泉微笑着手持鲜花等在门口。

    关福胜和王媛举办了一个简约的婚礼,陶虹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经过思考,陶虹决定出国留学,她悄悄办好了留学手续,直到要出发的前一天才告诉了王媛。王媛知道,陶虹心里有一个难以解开的结,她需要离开这座城市,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慢慢把这个心结打开。

    程虞、关琳琳、关福胜、王媛四人一起把陶虹送到了机场,陶虹和每一个人拥抱后,拖着行李箱走进了安检口。

    程虞和关琳琳站在机场外的一块空地上,看着一架大型客机腾空而起,飞上了广阔的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