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新木匠皇帝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迫害妄想症
    接下来朱由校又把手中的教棒指向了太平洋中间的澳洲,说道:“此地是澳洲,此地……”

    “陛下,臣知道。”朱由校还没说完就被兴奋的李汝华打断了,自从听了朱由校的课后,原来总是一副暮气沉沉,事不关己模样的李汝华仿佛变了一个人,此刻看到朱由校又点到一个比大明还大的岛上,简直比当年金榜题名还高兴。

    “此地有银矿。”

    朱由校此刻是满脸黑线,好好的一个户部尚书,被朱由校上了半节课就活生生的变成了一个脑子里只有银矿老头。

    李汝华紧紧盯着朱由校,仿佛只要朱由校说出,没有银矿这种话,就会旧疾突发,当场猝死。

    当然朱由校也没有让李汝华失望,“正如李爱卿所说,此地有银矿,其他金矿、铜矿、铁矿也是应有尽有。”

    方从哲不像李汝华一样,眼里只有银子,而是在考虑这么一个比大明还大的大岛,要是上面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似乎说不过去,出声问道:“陛下,这澳洲上可有国家,国民有多少,国力又如何。”

    这才像是个正常人该问的问题啊,朱由校理了理思路,缓缓道:“方爱卿,澳洲还没有被外人发现,上面也并没有什么国家。”

    澳洲此时确实还没有被人发现,要到一百多年后,英国人才会踏上这块土地,但现在却出现在朱由校的地图上,肯定要有个相对合理的说法,所以朱由校才用外人这个词。

    “早在永乐年间,郑和下西洋时,偶遇强风,漂流到此地,据郑和所说,此地居民尚未开化,除了皮肤稍黑,五官与我大明百姓颇为相似,据郑和推测应当是殷商遗民,不过不多,也就几十万人。”

    朱由校的这番鬼话,换到现在任何一个学过历史的人都不会相信,但此时礼堂内的众人脸上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既然大明现在有了这么大的一个岛,是的,方从哲也已经渐渐习惯这种谁发现就是谁的理念,已经把澳洲当做大明的地盘了。

    方从哲已经在考虑是不是可以把大明境内的那些流民送到这澳洲去,方从哲虽然是站在朱由校这边的,也赞同朱由校改革大明,但却是个温和派,对于朱由校这种简单粗暴,杀杀杀的政策,还是有点不习惯。

    大明现在不是闹天灾吗,这些流民放在大明也是个定时炸弹,还有那些无地的农民也可以送去,这帮大地主种地的农民一少,这土地的租子不也就顺利成章的降下来了吗。

    方从哲觉的可行,“陛下,这澳洲既然有殷商遗民,那大明自当有教化之职,臣还请陛下遣使前去宣扬圣人教化,再教耕种之法。”

    这大明的读书人就是脸皮厚,明明是惦记上的是澳洲的土地和矿物,却要扯一个宣扬教化的理由,而且这教人耕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官老爷肯定没戏,还得农民来,到时候方从哲再建议一下,这事不就那么定下来了吗。

    “方爱卿,此事朕自有打算,以后再议。”朱由校难得的驳回了方从哲的建议。

    依着现在大明两亿的人口,这要移民多少人才能稍微缓解一下大明的土地问题,最起码一千万吧,先不考虑有没有能力能把这么多人送过去,光是澳洲那块地能不能养活那么多人就是个问题。

    后世经常鼓吹,什么澳洲适合放牧,什么天然牧场,好似澳洲随便找块地就能牛羊成群,躺着数钱。

    其实呢,澳洲70%以上的地方都不适合人类生活,大部分都是干旱和半干旱地区,能耕种放牧的土地更是极少,大都在东南沿海地区,只有26万平方公里,依着现在的科技水平,显然澳洲养活不了那么多人。

    而且大明的大地主都是些什么人,都是些宁愿自己死也要拉着大明陪葬的蠢蛋,指望这些人良心发现,减少地租,甚至还地于农民,无异于指望老母猪上树,还不如朱由校手里的刀剑来的靠谱。

    这澳洲以后是肯定要移民的,但这怎么移,移多少,还需要仔细谋划一番。

    跳过澳洲,朱由校又把目光投向北美洲和南美洲,说道:“此地名为美洲,分为北美洲和南美洲,此地矿产资源也同样丰富,上面同样有殷商遗民。”

    “不过。”朱由校换了副沉重的语气继续说道:“这里已经被一个名叫西班牙的小国给占领了,每年西班牙人不但从美洲开采数千万两的白银,而且还在当地疯狂屠杀华夏的殷商遗民。”说完朱由校还挤出几滴鳄鱼的眼泪。

    “诸位可能不知道这西班牙,朕来说一下,这西班牙是欧洲的老牌海洋国家,现在正在全世界开展殖民掠夺,就连吕松现在也在西班牙手里。”

    “还有大家所知的佛郎机人,其实是葡萄牙人,也算是个海洋强国,现在大明澳门也被葡萄牙人强占着,海上咽喉马六甲现在也在葡萄牙人手中,手中掌握着大明与日本之间的航线,可谓是日进斗金。”

    “还有许多新兴的海洋国家也在崛起,比如荷兰,此时已经成立了东印度公司,准备染指我大明的台湾。”

    这还得了,美洲的殷商遗民由于太远,只能爱莫能助,让他们先自求多福,等大明以后有了远渡重洋的能力,自然会去解救他们,当然什么金矿银矿的肯定也要收入囊中。

    但现在皇帝说什么,不但南洋的那些藩属小国已经被这些番鬼占领了,那荷兰人还要侵犯大明的台湾,简直不能忍。

    看到底下众人一副义愤填膺,恨不得立马去找那些番鬼拼命的神情,朱由校说道:“诸位,今天朕讲那么多就是想告诉你们,现在这世界变了,以前我们汉人习惯了儒家的中庸之道,不喜欢去杀戮,去扩张,可现在北边有建奴和俄国,东边有日本,西边有卧莫尔帝国,南边海上还有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这些蛮夷都在虎视眈眈,准备打败大明,掠夺大明的人口,财产,朕现在问你们,你们愿意吗。”

    “不愿意。”礼堂内众人齐声道。

    “很好,那你们说该怎么做。”朱由校朗声道。

    “杀光这些敢窥窃大明的蛮夷,占领他们的土地,掠夺他们的资源。”

    “杀,杀,杀。”礼堂内的军官大声道。

    方从哲一时之间虽然也被朱由校说的热血上涌,大有一副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姿态,要是年轻个几十岁,说不定就弃笔从戎了,可这冷静下来想想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对了,方从哲想起来,皇帝每说到一个国家先说资源丰富,然后就是准备来侵略大明,都不带变化的。

    在方从哲看来朱由校简直就是得了后世的迫害妄想症,只要是个国家就惦记着大明的土地和银子。

    而且方从哲也听出了朱由校的话外之音,怕是以后儒家在大明要不吃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