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我是超级出马弟子 > 正文 第290章 余生,仅此而已
    何舒凡这时,走到了我的身后,对着我的耳边,说道:“你的下场不会好的,相信我。”

    我轻轻的把洪双喜的手放下。转身看着何舒凡,说道:“那又怎么样呢?”

    何舒凡看着我,与我对视。然后很不屑的说道:“不会怎么样,你的一生都会是这样渡过。”

    我转头回望了一下在床上的洪双喜,然后对着何舒凡说道:“那又怎么样呢?”

    何舒凡一愣,她好像真的没有想到我只会说这句话。笑了笑,转身离开……

    等着何舒凡走后,我静静的坐在洪双喜的床边。痛苦?那又怎么样呢?还有什么会比我现在更痛苦?一生痛苦的度过,那又如何呢?我痛苦不痛苦,我不在乎!

    老马一大早就来了我家,我靠,这也太早了。我昨天晚上基本上一夜没有怎么睡呢。

    “干嘛啊?”我对着老马说道:“这你也太早了啊。我还没睡醒呢。”

    老马进屋对着我说道:“还能干嘛,看看你怎么样呗,怕你昨天喝多了去出马,遇到意外呗。过来关心一下你。”

    我掏出烟,递给了老马一根,笑着说道:“怎么会呢,哥们我也是顶过天劫的人了。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人能伤害我的。”

    这点我不是和老马吹牛b。我现在的确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而且,现在就连五大仙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了。

    老马猛吸了一口烟,说道:“那就行,没事就行。对了,吴言祖走了,昨晚半夜走的。他让我告诉你,以后小心点吧。别那么做了。如果真的引起天怒的话,那你就完了。你呢,也别骗我了,我知道了。”

    我不解的看着老马,说道:“什么那么做?做什么?”

    老马突然脸色变得严肃了,对着我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说呢,你收集活人阳寿,为二喜子续命!”

    我听完了老马的话后,一愣。

    老马见我不说话,便继续说道:“我什么事都知道了。是吴言祖算出来了,算出了洪双喜的命是怎么回事了。然后我们昨天故意喝多,你走之后,其实我们一直在后面暗中跟着你呢。本来,他们两个是想阻止你的,他们怕你继续错下去。但是我给拦住了,我知道你也是身不由己。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这样是违天命了。说实话,昨天看到了你收人阳寿的事情,我也很矛盾。”

    天命?我笑了笑,我说道:“我不需要什么天来定命。我只要洪双喜可以继续维持生命。”

    这是我的心里话,我只要洪双喜有命继续的存活。这一年多的时间,我基本每隔几天都是晚上游走在各大医院里,看看有没有要死的病人,我就收了他们的阳寿,然后回家为洪双喜续命。但是,我没有真正的害过人。我收的都是一些马上就要死亡的人的阳寿,他们也仅存了一点阳寿,就是剩个抢救的过程而已。那些频临垂死的人,我是在帮助他们。他们多活两天也只不过浪费时间。而他们身上的两天阳寿,就会让洪双喜多活两天。

    我想了想后,对着老马说道:“你都知道了,想怎么样?让我放弃么?”

    老马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对着我问道:“你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一直这样收着别人的阳寿来给二喜子续命?其实你这样和间接杀人没有区别的!”

    我点了点头,没错,可能吧,可能真的和老马说的那样,和间接杀人没有区分,甚至来说,这可能本身就是杀人了。但是,我打算一直这么做下去。只要洪双喜可以活着,只要可以为她挽回一线生机。我就会这样做的。

    老马对着我说道:“你这样下去,天怒真的会爆发的。上次你顶得住天劫。但是天怒,别说是你了,那是连上古魔神都抵抗不住的了。你这样做,真的会很惨的。到时候,可能连怎么回事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一阵灰尘,消散在天地之中了!”

    我对着老马说道:“没关系,只要可以救她。我死活是无所谓的。我也不怕什么天怒。敢来天怒,我也敢硬接着,没准让我还能顶过去呢!”

    老马摇了摇头,说道:“你现在已经疯了老白。我劝你还是收手吧,真的,你听我的吧。趁着你还没有真的走上万劫不复的时候,现在你每次都是只取那些还有几天人的阳寿,假如你要是真的夺取了太多的阳寿,你一定会被天怒惩罚。我不想你有事啊。”

    我摇了摇头,没想过收手!当然,我也知道老马他是为我好,但是,他不是我,他不会明白我的心里想法的。

    老马见我态度坚决,说道:“你难道想一辈子就这样?”

    “对!”我很简单的对着老马说道:“一辈子就这样了。是兄弟,别劝我。”

    老马被我的话给噎住了。是兄弟就别劝我。

    我对着老马说道:“你走吧老马,我今天真的很累,我想休息一下。”

    老马抬头看了我很久,说道:“你好自为知。我还是那句话,假如你真的需要别人的阳寿,拿我的,不要再错下去了。老白,我怕你有一天会后悔的。”

    我看了看老马,想起了王阳的那句话。便对着老马说道:“我做事,从来就不会后悔。”

    老马听完了我的答案,很无奈的点了点头,直接走了……

    等着老马走后,我回到了洪双喜的床前,陪着洪双喜。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说的坚决了,但是,为洪双喜续命这件事,我不会后悔,就算是我知道我夺取了别人的阳寿,我依然没有后悔。

    我握着洪双喜的手,说道:“你放心,这辈子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余生,我活一天,我就要你活着一天。仅此而已,直到我死了,我没有办法了。没有办法再继续陪着你了,那么我们就只能等着来世了!”

    说完这些话后,我哭了,这可能也只是我唯一能够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