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致命游戏等您来战 > 第三十一章 让他道歉
    毕修那边的人,也对着云落天怒目而视:“毛都还没有长齐,脾气到还不小,还想教训我们?”

    “可不是吗?本事不大,口气不小!”

    “……”

    一群人吵吵嚷嚷的,却碍于毕修一直没有说话,只能老实待在原地不动。

    “只会叫,不敢动的怂狗!”然而,就在他们嚷得兴起的时候,一道嘲讽的声音,在已经相当激动的人心头浇上了油。

    本来就不是善茬的一行人,瞬间就被点燃了。

    一群人朝着说话的方向恶狠狠的看过去:“臭娘们,你以为你是个什么玩意儿?”

    其中一个更是一边狞笑着,一边向着洛诗诗的方向走过去:“女人,不如我教教你,该用嘴来做什么更合适!”

    双方的距离本就不远,加上对方在怒火的刺激下,用上了闪步。

    是一晃眼,那人就已经到了洛诗诗的面前。

    右手高高扬起,做势要去捏她的下巴。

    只是还没有等他的手碰到洛诗诗,腰侧就一道巨力传来。

    毕修平淡的声音紧接着传了过来:“抱歉,我的人,我可以自己管教,不劳你动手!”

    “但是,”缓缓收回踹出去的那只脚,他话锋一转,“我的人也不允许其他人欺负!”

    说完才刚刚收回的脚,瞬间弹出,朝着因为他出手,才刚刚放松了警惕的洛诗诗踢去。

    脚尖直指洛诗诗的嘴,目的不言而喻。

    “嘭!”

    不过,就在洛诗诗惊骇的目光中,之前挡在她面前,只是没有料到前面那个人会突然出手的袁信后发先至,一脚踹在了毕修的脚上。

    “你说的对,我们队伍里的人,我们也不允许别人欺负!”说这话的袁信,特别的帅!

    被拦下来的毕修,面上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眼中却蕴满了戾气。

    被人呛声,和打他的脸,根本没有任何的区别。

    哪怕曾经被关在狱星,面对各种穷凶恶极的囚犯,毕修也没有过这样经历。

    紧紧抿住嘴,脚下动作却没有停,攻击的目标却已经换成了“多管闲事”的袁信。

    几次交锋下来,在场的人都能够看出来,袁信的实力要稍稍高于毕修。

    但是毕修作为著名星盗头子,无论是攻击手段还是保命手段,都要强于袁信。

    以至于,明明袁信有好几次机会都有机会直接拿下毕修,却最终功亏一篑。

    有一次甚至差一点儿被毕修抓住机会翻盘。

    偏偏两个人弄出来的动静,让其他人根本没有机会插入其中,只能在一边提心吊胆的等待结果。

    时间稍稍一长,大家的心情起伏就越大。

    尤其是两人的体力随着时间,慢慢下降的时候。

    终于,毕修身边的疤脸忍不住了,他很清楚,照这样下去,自家老大落败已经没有任何的疑虑。

    要是老大输了……

    眼睛瞟了瞟周围的其他人,疤脸有些心焦。

    尤其是那个被老大一脚踹开的人,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战斗双方。

    揉着腰侧被踹到的位置,不停的龇牙咧嘴。

    疤脸知道,这人根本就不关心这次战斗的胜负。

    他所在意的,只是他被老大踹了一脚,相当的没有面子而已。

    这支为了凑数,临时组建的队伍,凝聚力几乎为零。

    所有的人,都想要去争一争队长的权利。

    就算之前大家因为老大的实力,加上沙漠中独特的保命手段,勉强被大家认可。

    在大家的眼里,却始终都只是名义上的队长而已。

    有很多时候,老大吩咐下去的事情,都被这些人刻意忽略,完全不当一回事儿。

    这也是疤脸在发现云落天他们四人,又认出了云落天之后,故意出言挑衅的原因之一。

    更何况,疤脸对云落天之前填写的体能等级还有印象,短短大半年的时间,也进步不到那里去。

    小小的四人队伍,隐约中,以他为尊。

    这样的情况,疤脸也不会认为其他人能够强到哪里去。

    正好老大需要用人来立威,加上要不是这家伙的原因,他们也不至于沦为玩家,从拿捏别人变成被拿捏的人。

    又能报仇,又可以立威,一举两得!

    没曾想,刻意为老大制造的机会,却被一个看起来比较像受气包的人拦了下来。

    虽然说是打着保护同伴的旗号,但是从一开始就相当凶狠的招式来看,不难知道这人也是想通过这个狠狠的出口闷气。

    等到后面,气顺了,进攻和防守也变得严密起来。

    自家老大慢慢的被压缩着反抗的空间。

    不能让老大就这样被人打败了!

    疤脸的目光转向从战斗开始,望向了从战斗开始,就一下子缩到了云落天身后瑟瑟发抖的叶子身上。

    眼珠一转,他同样一个闪步出现在了云落天身后。

    右手如同鹰爪一样,朝着叶子攻击而去。

    “啊!”

    尖叫声响起,成功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云落天的脸色已经不能简单的用难看来形容了。

    明明人就在自己身后,自己竟然因为太关注战斗而忽略了,一直以说好了要保护的人,在眼皮底下被人挟持。

    这让他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

    有心想要将疤脸撕碎,但是看着捏着叶子脖子的那只手,他却怎么也没有办法出手。

    “让你的伙伴住手,否则我掐死他!”疤脸看了一眼,依然还在战斗中的两人,发现自家老大已经快要被彻底擒住。

    立刻着急起来,对着云落天吩咐起来,捏住叶子脖子的那只手,更是慢慢施力。

    叶子的脸,以肉眼可见的的速度,变得通红起来。

    显然,疤脸是在用行动表明自己的决心。

    要是云落天还不让袁信停下来,那么不需要过多久,叶子就会死在疤脸的手上。

    “你敢!”色厉内荏的吼了一句,却又在看到叶子因为痛苦而慢慢扭曲的脸,最终软了下来。

    心有不甘,却又不得不张嘴服软:“我只能试一试,他要是不听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对袁信开口之前,云落天对着疤脸这样说。

    “那你就等着他死吧!”并没有打算做一个通情达理的人的疤脸,冷冷的笑了,手上的力度再次加大了几分。

    “老袁,快停下来!”终于,云落天回头冲着还在战斗的两人吼了一句。

    只是稍微关注了一下那边就继续喝毕修缠斗在一起的袁信,早就在听到尖叫声的时候已经了解到了所有的情况。

    原本想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让那个什么叶子死了算了,要不然,让他自己暴露也不错。

    没有想到,云落天最终还是张口让自己停下来。

    已经要砸到毕修脸上的铁拳,瞬间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般,停了下来。

    几乎要被压着打的毕修,却并不理会袁信是为什么突然停手,看到他动作停住了,毕修立刻展开反击。

    拳拳到肉的收拾起了这个让他颜面扫地的人。

    “砰、砰、砰!”

    一拳又一拳砸在袁信的身上,毕修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

    “让那个臭娘们给我兄弟们道歉!”享受到了成功喜悦的疤脸,越发的得寸进尺!

    空闲的那只手指着洛诗诗,再次对云落天吩咐下去。

    “你不要太过分!”看到袁信一停下来,就被反压制,甚至被打得鼻青脸肿,快要脱了人样的时候,云落天就知道自己做错了决定。

    咬牙切齿的看着依然钳制着叶子的疤脸。

    然而,疤脸的回答却是再次收紧了放在叶子喉管处的那只手。

    “你……”看到叶子刚刚才稍微恢复了一点儿正常的脸,再次涨红起来,云落天看向疤脸的目光越发的凶戾。

    “还不快点儿?”看出了云落天此时的憋屈和犹豫,疤脸带着那么几分洋洋得意对着他催促起来。

    “抱歉,我可不听他的!”洛诗诗冰冷的话语却在这个时候响起,“你还是赶紧把你手上的人掐死好了!反正他死了,你也活不成!”

    “那你也不在乎他吗?”已经发泄够了的毕修,将被他收拾够了的袁信提了起来,和疤脸站在一起:“嗯?”

    “卑鄙!”看着同样被钳制住了的袁信,洛诗诗的脸色变了变。

    显然,她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为了保护自己最终被擒住的袁信因为自己丧命!

    “谢谢夸奖!”疤脸笑吟吟的帮着自己老大将这句骂人的话应承了下来。

    这下,彻底失去了先机的两个人,似乎只能够老老实实的听着这些家伙的了!

    “还不快点儿!”仗着已经有了两个人质,疤脸越发的得意洋洋和嚣张了!

    “好,我道歉!”洛诗诗妥协的开口,“不过我想到你们面前来道歉!”

    “那就过来!”有了两个人质,并不担心他们还能有什么翻盘的机会,疤脸颐气指使的抬了抬下巴!

    洛诗诗幽幽的目光看了看疤脸,就像一个心有不甘的人,想要将自己痛恨的人牢牢记住一样。

    只是,再多的不情愿,她依然乖乖的朝着他们两人的方向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等一下!”就在洛诗诗就要走到云落天身边的时候,云落天却突然开口,人也拦在了洛诗诗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