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1章 向天再借五十年
    江城,盛和国际酒店。

    门口的廊柱边,传来“啪”一声响亮的声音。

    “林溪!你打发要饭的呢?你欠我的是五百万!每个月就还五千?就算我活到八十岁,都得向天再借五十年才能等你还清这些钱!”

    中年男人满脸醺红,酒气冲冲地怒声说着,很不客气地将装了五千块纸币的牛皮纸信封,重重摔到林溪的脸上。

    眼前这位是她的叔叔林强。她父亲生意失败,负债累累,经济犯罪入了狱,家里变卖了所有家产也只勉强填上窟窿。

    窟窿里最后那点儿缝,是林强帮忙填上的。于是叔叔成了林溪最大的债主,也就有了眼下这一出。

    “计算得很准确。”林溪淡淡的说了句,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我相信叔叔能长命百岁的。”

    每个月五千的还,得还八十三年,叔叔已经快五十岁了,就算能活到八十岁,的确是得向天再借五十年。

    她这话让林强一梗,差点没背过气去。

    廊柱的后头传来噗嗤一声轻笑,似是有人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内容,被逗乐了。

    林溪转眸,就只看到一个迅速走进酒店旋转门去的颀长背影,有些眼熟,却一下想不起来是谁。

    林强回过神来,没好气儿地说道,“不是我这做叔叔的没良心,当初要是我不帮你们家,你们一家老小都能被追账的逼得跳楼不可!”

    闻言,林溪似笑非笑地看了林强一眼,话语意味不明,“是啊,叔叔最有良心。”

    只是林强似乎忘了,他现在所有的事业,都是林溪的父亲家大业大的时候扶持起来的。

    墙倒众人推这话着实不假。

    林强听不出她话里的深意,继续说道,“我给你两个办法,第一个,我公司想拿下博天集团一个新项目,这项目是博天的二把手负责,博天的一把手和二把手不都是你中学同学么?你去把这个项目谈下来,你家欠我的钱一笔勾销。”

    听到这话,林溪脑中陡然就冒出了深藏在记忆中那个男人的脸,她淡漠的面容上终于有了表情波动,眉头一皱。

    想都没想就直接说,“我选第二个。”

    林强对她这回答似乎并不满意,也皱了眉,但还是继续说道,“那你就去和宴河企业的刘总见面相个亲吧,他才四十岁,去年死了老婆,膝下就只一个几岁大的女儿而已,人家要是能看得中你,你和他成了,对我事业也有帮助。”

    林溪没说二话就点了头,将信封装进包里,转身就走。

    林强在背后嚷道,“回头我把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告诉你!”

    与此同时,盛和国际酒店的二楼茶座。

    一个身形颀长,面容温朗的男人带着满面笑意走了进去,他就是先前听了林溪和林强对话忍不住噗嗤一笑的人。

    也是林强话中的博天集团的二把手,秦天。

    秦天走进包厢就笑道,“薄,你猜我刚在酒店门口看到谁了?”

    秦天此刻目光所向之人,正是林强话中的博天集团一把手,近年来江城的商业巨子,商界清贵——薄扬。

    他坐在沙发里,修长的双腿优雅地交叠着,不疾不徐地饮茶。

    一身烟灰色的衬衣配修身西裤,很随意的打扮,在他身上却格外好看。丰神俊朗、英俊无俦这样的词,似乎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此刻他略略抬起了那双清冷英气的眸。

    薄唇轻启,声音里没有情绪,“不感兴趣。”

    “是吗?”秦天挑起一边唇角轻笑,目光里多了些戏谑,“我还以为你很念旧,对旧爱的消息应该会有兴趣才对,没想到,林溪对你而言也只是昨日黄花了?”

    听到这话,优雅靠着沙发椅背的男人陡然就直起了身子,只一瞬间,英气的眸子里就刮起了一场凛冽的风暴。

    就连声音都低了温度,“你说……谁?”

    “林溪啊,你人生里还有第二个林溪么?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回江城的,只不过看起来,她家道中落,过得很不如意啊。”

    看到薄扬似乎终于对这话题感兴趣了,秦天就简明扼要地将先前在酒店门口听到的对话和场景复述了一遍。

    薄扬的眸子微眯,目光深沉,眼神里的情绪说不上来是阴鸷还是兴致。

    “五百万么?”男人低低一笑,声音寒凉,“还真是个凑巧得很暧昧的数字啊。”

    秦天知道薄扬和林溪之间的过往,此刻就笑得幸灾乐祸,调侃道,“是啊,五百万,不就跟当初她和你提分手时砸给你的分手费数字一样么?”

    这件事情似乎永远是他的痛处,所以秦天刚提到这个,就只见薄扬锋利的眉顿时紧皱,“想死?嫌工作量太轻了是吧?”

    秦天赶紧举双手投降,“薄总饶命!不过……你不下去看看么?到你报仇雪恨扬眉吐气的时候了啊。”

    薄扬倏然起身,脚步没有片刻迟疑的迅速下楼。

    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已经没了那个女人的踪影。

    只有林强站在门口的廊柱旁,一边抽烟一边打电话。

    “刘总你放心,我林强的亲侄女当然不差,我哥虽然生意垮了,但我这侄女要长相有长相,要气质有气质,又是留学回来的医生。你定个时间地点,先见一面,你要是满意的话,我能和宴河企业结成一家亲,以后往来不就更近一层了么?”

    林强话音才刚落,猝不及防就被一只修长的手夺走了手机,挂掉了电话。

    他刚准备发怒,目光却在看清了来人是谁之后,顿时变得即客气又惊喜。

    “薄……薄总?”

    薄扬的声音依旧没有温度,说得直接了当,“与其去和宴河那死了老婆的刘总见面。不如让你这要长相有长相要气质有气质,又是留学回来的侄女,和我见面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