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23章 我很想你
    薄扬也是渴了,呼噜噜的就将一杯子冲了冲剂的热水喝掉,喉咙仿佛才稍微舒适了一些。

    林溪接过了空杯子放下,将粥碗递给他,“喝粥。有点东西垫胃了我才好给你打针,不然药物会引起胃肠反应会不舒服的。”

    薄扬烧得略略发红的眼眸依旧是半睁半闭着,却是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稍稍垂眸扫了一眼粥碗,分明已经饥肠辘辘的人,却是不伸手接碗,锋利的眉轻轻拧着。薄扬摇了摇头,“没胃口,喉咙疼,不想吃……”

    林溪有点愁。

    人生了病,没人照顾反倒自立自强,一有人照顾,就会不由自主任性,而原本就任性的人,一生病又有人照顾,那就更加没边了。

    她声音柔了些,劝道,“姜我都挑掉了,你不喜欢葱花所以我也没放,多少吃一点吧?不吃东西哪里能好,你已经快烧成肺炎了你知道吗?”

    咳嗽声压在喉咙里闷闷咳了几声,薄扬吞咽了一口,喉结在修长的脖颈上滑动了一下,他眉头皱得更紧,哑声道,“吞口水都疼……”

    林溪没办法,只能坐到了沙发边,拿勺子舀了一勺粥稍稍吹凉,送到他唇边去,哄道,“就吃一点儿,就一点儿。”

    薄扬盯着她片刻,紧抿的唇瓣终于松开,张嘴吃下。生病的人蔫头耷脑的样子本就惹人怜爱,眼下低眉顺眼吃粥的样子,更显得乖巧。

    如果说先前薄扬说没胃口不想吃只是借口想让她照顾的话,一勺粥吞下之后,他是真的不想吃了。

    喉咙太疼了,火烧过似的。温热的食物从喉咙滑过,吞咽的动作仿佛成了一场酷刑。

    他眉头拧得死紧。

    林溪又是一勺粥喂了过来,声音依旧柔和,“再吃点儿,我守着煮了很久的,都熬烂了很好消化的。”

    薄扬看了她片刻,轻叹一声,只能乖乖的一口接一口吃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热乎的食物入腹,还是喉咙疼的,吃完薄扬就出了一身的汗,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鬓角都往下滴汗。

    “我得洗个澡。”薄扬伸手就要掀被子。

    “等会!”林溪赶紧按住了他,“先打针。”

    薄扬拧着眉哑声咕哝着,“浑身黏糊糊的,难受!”

    “那也不行,先打针。发汗是好事儿。而且刚吃过饭就洗澡,不好。”林溪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手指微凉纤柔的触感让薄扬愣了一愣,他抬手,就将林溪的手按在了脸上。

    林溪没料到他这个动作,于是也愣了一下。

    “林溪。”薄扬哑声叫了她一句。

    林溪抬眸,“嗯?”

    “我很想你。”男人低哑的声音,语气透着无奈和浅浅的委屈。

    或许是因为生病了人的意志就变得脆弱了吧,原本一些无法宣之于口的情绪,也就无法自持的脱口而出。

    林溪原本还准备把手抽回来的动作,倏然就停住了。她怔怔看着他的眼睛,他被烧得泛红的眼睛仿若盛着星光似的闪亮。

    都已经开了这话头了,薄扬也就索性破罐子破摔继续说了下去,“原本以为出差要忙的事情多了,也就可以没有心思多想。”

    他长长呼了一口气,似是有些泄气地说道,“但没用。”

    林溪沉默了几秒,缓缓抽回了自己的手,转过身去拿茶几上装了针剂的袋子,唇角有细小的弧度泛起,压都压不住。

    她轻声说道,“说好听的也没用,必须先打针,打完针退烧了再洗澡。”

    原本薄扬见她转身,以为她是对他刚才的话语无动于衷,他急性子暴脾气,眸子一眯脾气就有点上来了。

    然后就听到林溪刚刚这话,目光里才酿起的风暴前夕,就顿时成了风平浪静的柔和。

    薄扬:“好听吗?”刚才他的话,好听吗?

    林溪背对着他准备着注射液,唇角的弧度温软,轻轻点了点头,“挺好听的。”

    起码比他说恨不得生吃她的肉,说她不见棺材不掉泪,说她没良心时的那些冷言冷语,要好听太多了。

    他说他很想她。这已经是天籁。

    林溪找了个落地衣挂来当输液架,将吊瓶挂了上去,理好了输液管,就在沙发边坐下,拿起他的手绑上压脉带。

    这压脉带不太好用,她绑了两次才绑好,刚伸手拿起针头,就看到薄扬用很凝重的眼神看着她。

    “林溪,你行不行啊?打针不都是……护士的活儿么?你给人打过没有?”

    绑压脉带时绑了两次,在林溪看来是压脉带不太好用。在薄扬看来,这就是业务不熟悉……

    看着他表情里透出的细微紧张,林溪有点想笑,就忍不住故作不自信地说道,“应该……行吧。我的确不是玩儿针的,我都玩儿刀。不过放心,没事的,这没什么技术含量,死不了人的,最多就是把血管扎个对穿罢了……”

    林溪是个很淡的人,所以她说话的时候只要不笑,就只是很平静的语气,都会让人觉得可信度很高。

    薄扬大概原本是想说上些什么挣扎一下的,但欲言又止了片刻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就以一种视死如归的眼神盯着林溪手里的针头。

    眼神如果有温度的话,这针头此刻恐怕都已经被薄扬的眼神烧融了。

    他屏住呼吸盯着,林溪动作要是慢点儿他估计都能把自己给憋死。

    好在林溪动作顺遂,局部皮肤消毒,入针,一气呵成。

    看着细管里的静脉回血,薄扬这才恢复了呼吸,不动声色地深深吸了一口气。

    林溪一边动作利索业务熟练的用医用胶布将针头和软管在他手上固定好,一边似笑非笑的抬眼看他,说道,“薄总,是不是觉得一瞬间自己好像经历了生死?”

    薄扬怎么可能还看不出来她是故意的,他眸子一眯,牙缝里挤出一句来,“林溪你耍我玩儿呢?”

    “哪有。只是逗你一下而已。”林溪耸耸肩,准备收拾残局,却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就被薄扬伸手用力一拉,她重心不稳直接扑他身上了。

    薄扬直接将林溪按在胸膛上,林溪听着他胸腔里阵阵的心跳,咬了咬唇,声音不利索了,“薄……薄扬……”

    薄扬眯着眼,“只是逗我一下?那不还是耍我玩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