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28章 又不是吃你
    薄扬根本不希望她太累,那天她坐在培训中心外头的花坛边,咬着三明治默默流泪的模样,他再也不想看到第二次了。

    共进午餐后,林溪就将办公室里那个落地衣挂挪到了沙发边。

    准备好注射液,挂上吊瓶,理好输液管。消毒棉球和压脉带以及医用胶布都拿出来准备好。

    因为昨天输液的时候被林溪耍了一通,所以今天薄扬倒是没有什么视死如归的壮烈眼神,伸出修长紧实的手臂任她摆弄。

    扎好针,医用胶布将针头和输液软管在手背上固定好,又调好了点滴的速度之后。

    林溪就顺手收拾茶几上的残局,餐盒啦,医疗废物啦之类的。

    “不用你忙这些。”薄扬淡声说道,“等会秘书会来做的。”

    “没事,顺手。”林溪很快就收拾清楚。

    薄扬看向她,“齐睿文说他会拔针,所以你要有什么事情要去忙的话……”

    林溪看着他还带着些许病态苍白的面色,又看了一眼时间,“我……倒是没什么要去忙的。我等你打完吧。”

    薄扬没说话,目光定定地看了她片刻,垂下眸子轻轻嗯了一声。

    林溪在沙发上坐下,没事可做,办公室又大又安静,以至于,气氛倒是有些尴尬。

    薄扬打破了沉默,“你休息一会儿吧。”他朝着办公室里的休息室指了指,“休息室里有床可以午睡,你去小睡一下,下午上班能精神点儿。”

    林溪原本一直在走神的想事儿,被薄扬的声音唤回了神智。

    她抿唇片刻,心中已有决定,“我下午不上班。”

    林溪看向薄扬,“我今天是副班。副班只要上午查房后没有什么事情,下午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我每周有三天副班……”

    薄扬似是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也不做声,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林溪被这样专注的眼神盯着,不由得有些口干舌燥的,说话都不大利索了,“所……所以,所以我的意思是……就是……副班下午时间比较自由,中午我可以……可以陪你吃饭。”

    薄扬不动声色地盯着她,听完她这话也没做声。

    只是那张俊美的脸上,淡色的薄唇,缓缓的,一点点的勾起弧度来。

    他笑了。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从重逢开始,就一直能对他淡然沉稳以对的女人,此刻带着紧张别扭的模样。

    那说话不利索的样子,配上微微发红的耳尖子,瞧着竟是那么可爱。

    薄扬身体朝她倾了倾,“林溪,你怕什么?只是吃饭,又不是吃你。”

    林溪垂着头,一声不吭的。

    薄扬笑了笑,朝着休息室抬了抬下巴,“进去睡一会儿吧。”

    林溪摇了摇头,扬眸盯着他的吊瓶,“我等你吊完针,我不困的。”

    薄扬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不过过了一会儿之后,就看到林溪略显放松地靠进柔软的沙发椅背,眼皮子撑不住了似的耷拉耷拉的,脑袋轻轻的往前点一下又一下。

    没一会儿,就坐在沙发上睡着了。脑袋垂着,像是只温顺的猫。

    薄扬轻叹了一口,看了一眼挂着吊瓶的落地衣挂上,正好有他的外套,就取下来轻轻披在她的身上。

    林溪眼皮子略略撑开一条缝,朦胧的视线里是薄扬的脸,然后就又闭眼继续睡了过去。

    转醒的时候,听到了有人低低说话的声音。

    “薄,那边的人你总不至于让我帮你应付吧?”秦天一屁股坐在薄扬的办公桌边缘,身体微微后仰,手撑着桌面看着皮椅上坐着的薄扬。

    薄扬面无表情,只在秦天说话的时候,做了个降低音量的手势,朝着沙发方向抬了抬下巴。

    秦天笑斥道,“什么出息……”

    但到底还是降低了音量,低声道,“琼省鹿城那海景度假酒店的项目,那边说白了就是冲着你才投资合作这个项目。让我去应付,不合适吧?”

    其实就博天现在的规模,就算独资这个项目,也不是揽不下来。只不过在鹿城拿到的这块项目地皮非常好。

    当地政府都对这项目很是看好,颇多政策上的优惠和扶持。也是希望这项目能做成独树一帜首屈一指的高级海景度假酒店。随着近年来经济的飞速发展,人们的旅游意识也上升得很快,并且对旅游消费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

    若是这项目能做成数一数二的海景酒店,前景还是相当好的。只不过做成这个规模的计划,项目预算对博天而言,虽不说捉襟见肘,但也会造成一定的压力。

    所以才有了投资合作这档子事儿。

    “有什么不合适的。”薄扬声音轻而淡,“难不成因为不是我出面,生意就不做了?”

    “哎不是……我说薄总,你就不能让我轻松点儿?”秦天无奈道。

    薄扬扫了他一眼,无情道,“不能。”

    旋即就转眸看向了林溪,“醒了?”

    林溪眨巴着眼睛,眼神还有些懵懵的,点了点头,“我睡了……两个半钟?”

    她看了一眼时间有些惊讶,“你的针……”

    薄扬:“我拔了。”

    秦天坐在薄扬办公桌的边缘,转身看向她,似笑非笑道,“林溪,好久不见啊。”

    林溪咬唇看着秦天,声音轻轻的,“嗯,好久不见。”

    她其实不太希望和秦天见面,秦天和薄扬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初中发展成为挚友,这么多年到现在。

    虽说时间将他沉淀得有了成熟稳重的气质,但模样倒依旧是那样眉眼周正,唇红齿白的俊朗。仿佛永远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任所有人看着都会觉得是一副好相处的性子。

    但林溪对秦天最深的印象,依旧是十年前她决绝离开薄扬的时候,秦天通红着一双眼,凶神恶煞像是恨不得要杀了她似的。

    林溪还记得那时候秦天说的每一个字,他恶狠狠地抓着她,他说,林溪,你不就是有几个臭钱么?你就那么确定薄扬会穷一辈子?你记好了,这是你自己选的,那你滚出薄扬的世界,就永远别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