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30章 果然是谈恋爱了?
    林溪沮丧地将照片发给了姚嘉云,这次算是仔细确认过了,并没发错。

    就顺便将自己先前错手发给薄扬的事情说给了姚嘉云听。

    然后姚嘉云就发了一条语音过来。

    点开就听到姚嘉云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的笑,“哈哈哈哈哈哈!林溪你能再二些吗?”

    林溪有什么办法,她也很无奈啊。

    姚嘉云的消息又过来了一条,“所以呢?薄扬说他知道了,是知道什么了?”

    林溪无奈发道,“我也想知道。”但却拉不下脸再发一条过去问了。

    后来林溪想了想薄扬为什么会在她的微信里。

    是她……在他办公室打瞌睡的时候,他拿了她的手机操作的吧。

    林溪看着手机,锁了屏幕之后,再打开,屏幕上已经是锁屏界面,她没有用指纹解锁,而是转到了输入密码的界面。

    林溪轻轻叹了一口气,输入了自己熟记于心的六个数字。

    正如薄扬家门锁的密码是她的生日一样,她基本上所有的密码,早已经成了习惯,都是薄扬的生日。

    他能打开她的手机锁屏,根本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而且林溪还发现,自己的联络人和微信联络人里……李云深的号码和微信都不见了。

    结果晚上上课的时候,林溪就挺不好意思的,毕竟李云深也没什么错,而且还是她的学员,没有理由就被删掉……实在不太礼貌。

    李云深问她这事儿的时候,倒是并没有生气,听到她的道歉时,他笑得温和又大度,“既然你会因为这事向我道歉,想必不是你自己做的。”

    他问道,“是薄总吧?”

    林溪轻轻咬唇,点了点头,“我和他……是旧识。”

    “只是旧识吗?那就是说我还是有机会的了?”李云深笑眯眯地说道,“我倒没想到,博天这个一把手,居然会有这么幼稚的一面啊……”

    林溪虽是嘴上没对这话发表什么看法,但不由得脑子里冒出了薄扬说过的话,不是幼稚……而是有钱人就是可以这么不讲道理。

    “林溪,只要不是你做的,我就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事情。”

    李云深说着就指了指手中的一张课表,“下节课就是我们这小班在这个等级的最后一节课了。我和他们四个都觉得应该请你吃个饭。你不会拒绝吧?”

    林溪看了一眼小班教室里其他四个学员,就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好。”

    翌日林溪照旧吃过早餐就先送小洵去学校,然后去医院上班。

    感觉上,日子似乎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但林溪知道,的确是有什么变了。

    变了的,应该是自己的心情吧……

    心情一直很好,说不上来的好。林溪自己本来还没有这么深刻的察觉,但连同事们都看出来了。

    科室的护士夏露露平日里就是个性格有些跳脱的姑娘,从卫校毕业两年,在这里实习一年之后就留在这里工作了。

    平日里有些喜欢八卦,但活泼开朗倒是很讨人喜欢。

    林溪站在护士台写病历,夏露露就趴在护士台上,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

    “林医生,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林溪握笔的手顿时停下了书写的动作,看向她,“我?没有啊。为什么会这么说?”

    夏露露笑道,“因为你看上去,心情很好啊。我还从来没见过你心情这么好的样子。”

    写病历的时候眼里都带着笑啊。事实上科室里的人早就有些习惯林溪那淡然的性子了。

    林溪愣了一下,看起来,心情很好么?她这才察觉,好像心情的确不错,想到中午要去和薄扬吃饭,心情就不受控制的飞扬起来。

    林溪对夏露露笑了笑,没说话,垂头继续写病历。

    夏露露说道,“林医生,中午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吧?旁边的金桂街新开了一间牛蛙煲,是双层锅的!听说很好吃的!我和徐婕还有新蕾今天中午打算去吃,你和我们一起去吧,aa起来就能点更多菜了……”

    徐婕和杨新蕾也都是科室的护士。事实上林溪在这里工作也有些时间了,但还没参加过这种同事之间的聚餐之类的。

    一来是因为没有时间,她有一点点的闲暇时间,都恨不得拿去多赚点钱。二来就是因为穷,午饭分明是一个三明治就能打发的事情……

    而且大家也因为她的性子不是特别好亲近的感觉,所以不太会邀请她。

    这还真是第一次,林溪其实很想点头的,但是……

    “实在抱歉,中午我有别的事情,下次吧?”林溪歉意道。

    夏露露眼睛里又闪起了八卦的光,嘻嘻笑道,“有约了吗?嘻嘻嘻,果然是谈恋爱了啊。”

    林溪对这活泼的小护士有些无奈,倒也没说话,只笑着继续写病历了。

    上午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林溪就准备好了注射要用的东西,从医院去了博天。

    依旧是畅通无阻开到了博天大楼前的车位。

    依旧有人在门口接她,但不是昨天的那个秘书了,而是另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戴着一副细金框的眼镜。轮廓锋利深刻,面容俊逸却没有表情,这样一丝不苟的装束配上面无表情的俊容,莫名透出禁欲的气质。

    “林医生你好。我是蓝晴明。”他低沉的声音,语气礼貌,又透着公事公办的疏淡,“暂时接替齐睿文的工作。”

    林溪觉得齐睿文就已经很是疏淡了,这个蓝晴明更甚!大概是因为他表情太严肃,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蓝晴明的目光有些古怪。

    直到跟着蓝晴明从专用电梯上了顶楼,被领进了薄扬的办公室。

    林溪看着放在落地窗边那张毛茸茸的椅背有猫耳朵的椅子……

    她陡然明白了薄扬昨天发的那条‘好,知道了’是个什么意思。

    也很快明白了为何蓝晴明会用有些古怪的眼神看她,因为她一进办公室,薄扬就指了指那张猫耳朵椅子说道,“喏,我让蓝晴明去买的,你看看是不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