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32章 上哪儿找去
    “好。”

    听到林溪这简短的一个音节,薄扬心脏一震,他倏然睁大了眼看着她,看不到她的脸,只看到个有猫耳朵的椅背罢了。

    薄扬一字一句认真说道,“林溪,这可是你说的,你不要忘了。”

    林溪嗯了一声,鼻音很重。依旧没转身,“嗯,我说的,我时刻不敢忘记。”

    薄扬似是在思索什么似的,沉默了几秒,然后终于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声线听起来甚至有些柔和,“别哭了。”

    林溪默默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没哭,就是……被这奢靡的视野刺痛了双眼。”

    她眼前正是博天顶楼俯瞰城市的视野。

    薄扬的药水滴完的时候,林溪情绪早已经平复下来了,动作利索的给他拔针,用棉签按住针孔,头也不抬地问了句,“齐先生不干了么?”

    “他被秦天带去鹿城视察项目去了。”薄扬答道。

    林溪抬眸看到他脸上表情似乎有些不悦。

    薄扬不大高兴地说道,“睿文工作能力强又跟了我很久,好相处又有默契,被秦天硬拉走了,搞得我现在很疲惫。”

    林溪问道,“那刚才那个蓝先生?”

    “他?原本是一直跟着秦天的,你也看到了,就那么个闷钝钝的性子,八竿子打不出个屁来。虽然工作能力也很强,但还是不如睿文用得顺手啊。”

    薄扬越说越不高兴了。

    林溪也知道这种大公司本来就事务繁多,老板身边一个用得顺手的,知道老板生活和工作上的习惯的秘书,能够给老板减轻多少负担和工作量。

    “那干嘛让秦天带走他?”林溪松开棉签,看到针孔已经没再出血,这才开始收拾用过的输液瓶和输液管,把针头拧弯用胶布缠好。

    薄扬说道,“你见到秦天不是不自在么。我就让他去跟进鹿城的项目了,他和我死犟非得带走睿文……”

    他抬手按了按鼻梁,很是无奈的样子。

    林溪愣愣地看着他,“我不是,我没有,你别胡说。我看到他为什么要不自在……”

    林溪心中叹息着,本来秦天就不待见她,薄扬还这么干,简直是给她拉更多仇恨啊。

    薄扬看到她焦急辩解的模样,忍不住轻轻勾了勾唇角,“你怕什么,放心。秦天美着呢,鹿城是什么地方啊,他去这趟算得上度假了。而且也不是没事找事,的确是那边有项目在做,他不去就得我去了。”

    说着,薄扬盯着林溪的眼睛,“我敢去么?我要是去了,你再跑了呢?我上哪儿找去?”

    林溪:“我还能跑哪儿去。”

    “那可说不好,你这有前科的,说这话的可信度不高。”薄扬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不把你拴在裤腰带上都没法放心。”

    林溪有些脸热,还没来得及说上句什么,蓝晴明就已经敲门进来。

    “薄总。”蓝晴明看到薄扬已经吊完针,就说道,“会议的人都已经到齐了,就等您了。”

    薄扬拧了拧眉,缓缓松开了林溪的下巴,手指留恋她皮肤的温度和柔软。

    所以他就是用不来蓝晴明这家伙,太不懂得察言观色看时机了。

    林溪赶紧说道,“那你去开会,我就先走了。”

    薄扬不大高兴地点了点头,“开车小心点。”

    “知道了。”林溪收拾了自己的包,跟着薄扬一起从办公室走了出去。

    林溪走到电梯口,走进电梯里,就看着薄扬朝着会议室走去,会议室是玻璃墙,林溪短暂地瞥了一眼,看到会议室的u形会议桌边坐满了西装革履的人。

    见到薄扬走进去,他们就全部站起身来。

    电梯门缓缓关上。

    林溪盯着不断下降的楼层数字,脑中忍不住想到曾经那个一腔少年意气的薄扬。

    曾经林溪也想过薄扬将来会是什么模样,无数次的想过。

    看到他这般成功有为,意气风发的样子,几乎和她曾经预想中的薄扬应该有的未来,没有差别。

    唯一的差别是,原本在她的预想中,薄扬的未来,身边再没有她。

    林溪独独算漏了自己。

    之后的几天,林溪依旧上班下班,都是白班和夜班的缘故,倒也没有机会和薄扬见面。

    而且他月末工作也忙,蓝晴明又不如齐睿文让他觉得合用。

    所以两人都有事情要忙,倒是没有再见面,就每天微信上交谈。

    但科室同事们还是看得出来,林溪的心情越来越不错了。大家都在猜林医生肯定是谈恋爱了。

    急诊的江潮还特意过来问她是不是谈恋爱了。

    就连骨外的越泽也来问过一次,搞得林溪是哭笑不得。

    而且甚至连林洵都看出来了,吃饭的时候默默地看了林溪片刻之后,说道,“姐姐,你是不是得到了你的星空了?”

    林溪一愣,原本还没反应过来小洵这话。

    但陡然想到小洵上次问她是不是和薄扬又谈恋爱了,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在一起。当时她就是用梵高的星空打的比方解释给小洵听的。

    “还没有。”林溪浅笑答道,但在弟弟面前,她总会更坦诚,于是她手臂趴在桌面上,笑道,“不过……说不定真的有可能得到我的星空呢。”

    林洵听了这话之后,面上依旧是一如既往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缓缓的,唇角浅浅的弯了一点点,露出了个非常浅的笑容,于他而言,这已经能代表很好的心情了。

    林洵说道,“我喜欢你和薄扬哥哥在一起。因为他会让你开心,我喜欢姐姐开心的样子。”

    林溪伸手轻轻摸了摸弟弟的头,目光就扫到了餐桌后的墙壁上挂着的日历,上头圈出了一个日期。

    林溪看着那个日期,唇角的笑渐渐落了下去。

    她问道,“小洵,下个月……你要和我一起去么?”

    林溪刚问出这一句,林洵的脸色就变了,原本就极难露出笑容的他,面上那浅浅的笑瞬间消失殆尽,本就白皙的皮肤,此刻变得更加苍白。

    修长漂亮的手指紧紧握成了拳头。

    无论是表情还是姿态,都显示出极大的抗拒情绪。

    林洵用力的摇头,肩膀甚至有些许颤抖,他很是不安,很是焦虑,拳头在桌面上一下又一下按照固定的频率轻轻捶着。

    “我不去,我不想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