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38章 江城盛宴
    “怎么愣着?瞧着谁了?”简追看薄扬没动,转头问了句。

    薄扬眸子眯着,看着宴厅门口的方向,摇头道,“没事儿,走吧。”

    他拿着酒杯和简追一道去了。

    就见到了简追他哥简逐。

    老简家是江城排得上号的豪门,有简家这家世和底蕴,简逐和简追哥俩从小就是江城的太子-党。

    简追经商,接了老简家的家业。而简逐从政,虽说目前不在江城。

    但是就老简家的门道,他这在外地从政也就是去镀个金,混资历,等着时机合适了,还是要往回调的,指不定还能往上走,可以说是前途无量。

    简逐和简追容貌上来说,轮廓五官起码有七成神似。

    只不过性子不太一样,虽说简追从商,性子算得上有圆滑的部分了,但他本身有些淡漠,而且就老简家的家世,也用不着他给谁陪笑脸。

    但简逐从政,很显然更圆滑,在这宴会里,左右逢源的,逢人都是一张温和的笑脸。

    说是笑面虎也不为过,谁也不知道这笑脸下头藏着什么心思。

    “哥。”简追叫了一声,在简逐身旁坐下。

    简逐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眯眯看向薄扬,“哟,博天的薄总是吧?”

    “简哥好。”薄扬淡淡笑了一下,“叫薄扬就行。我和简追高中就是同学,没那么见外。”

    “行呐。”简逐指了指旁边座位,“坐。听说你不爱来这场合,以往每次都是你合伙人……秦……哎看我这记性。”

    简逐拍了拍额头。

    简追在一旁倒了杯水递给他,“秦天。你这是喝大了吧?”

    “去去去。我的海量岂是你这小子能揣度的?”简逐接过水杯灌了两口,看向薄扬说道,“没错,就那秦天,他呢?”

    “去鹿城视察项目去了。”薄扬说道。

    虽是心里还在想着刚才看到那李云深从宴厅门口一闪而过的,分明不是什么大事儿,但薄扬就是觉得有种他不太爽的预感。

    只不过在这样的场合,薄扬还是能端得住,毕竟是生意人,也没忘了这种商宴都是干什么的,无非是大家你来我往推杯换盏,然后聊来聊去,看看你手头上有没有什么项目合作,我手头上有没有商机。

    简追很够意思了,给他牵了他哥这条线。简逐在的那个城市,薄扬知道,是个开发中的城市,可以说机会是很多的。

    简逐又在那边从政,手头上关系和招商引资的项目都是有的。

    能啃下一两个,那都是明摆着的钱。

    而且是互惠双赢,薄扬生意人要赚钱,简逐需要有些资历和成绩,就需要有信得过的人,做出些能摆上台面的项目来。

    于是简逐听了薄扬这话就笑得多了几分深意,再没了先前那没个正形儿像是喝大了似的模样。

    他摸着下巴若有所思说了句,“鹿城那个海景度假酒店的项目是吧?我倒是听说了。可以啊薄扬,是个有想法的。”

    谁都能看得出来,那项目做出来,就只等着数钱就行了。

    薄扬笑了笑,“简哥过奖了,和你不能比,还等着你提携提携。”

    简逐也不含糊,点点头就说道,“我那边倒的确是有些要招商引资的项目,你要是感兴趣的话,有时间可以聊一聊,只不过这事儿吧……”

    简逐此刻的笑,看起来就有些老谋深算的意思在里头了。

    薄扬也不是小孩子了,只听这话头就明白意思了。

    简逐和简追毕竟亲兄弟,有的事儿明面上是不能拖扯这些裙带关系的,有的项目就算简逐想给他们老简家谋些什么,虽说大家都心照不宣,但也都不能明着来。

    起码他们老简家在明面上不能占着大头,不然的话,他从政这条道上,往后要是被人抓住这柄,就被动。

    所以简逐这意思,显然就是让薄扬做这明面上的,至于自家弟弟,就跟着合伙一下,也能分点肉吃。

    挺简单一回事儿,不用明说,薄扬明白。

    “简哥放心,我明白是个什么意思。”薄扬说道。

    简逐就又恢复了那喝大了没个正形儿的样子,笑呵呵地说道,“哈哈哈,不错不错。我就喜欢和明白人打交道,你小子不错,不愧是老徐家的……”

    简逐话刚说到这儿,就看到薄扬脸色不太好,简逐马上就止了声儿,没继续往下说这话。

    拿着杯和薄扬喝了两杯酒。

    这事儿暂时就算是这么谈住了,简追叫了薄扬去一旁,低声说了句,“别在意,我哥喝大了嘴上就不把门。”

    “没事。”薄扬笑了笑,“反正,他说的也是事实,我这辈子都和‘那边’脱不开关系。”

    简追拍拍他的肩,“招商引资的项目那些事儿,回头我和你一起去实地考察一下,再看吧。讲老实话本来我哥还找了其他家的,我觉得不合适。”

    “怎么?瞅着我好拿捏?”薄扬戏谑地问了一句。

    “什么话。”简追失笑,转眸看着薄扬,“就觉得你和秦天纯粹些,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其他家那些老油条,太鸡贼了。就算带他们一块儿赚钱,往后指不定还会被他们拿这些事儿当柄子呢。”

    简追说着,就看到薄扬的眼眸眯着,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宴厅门口的方向。

    他循着看过去,倒是没看到什么值得注目的。

    “怎么了?”简追问了句。

    薄扬把手中香槟杯子往他手里一塞,表情里分明多了愠色,也不管这是什么场合了,竟是直接一溜小跑就朝着宴厅门口去了。

    江城盛宴虽然专门承办各类宴席,但也不止是做宴席而已,也是不错的酒楼馆子,消费能力够的,想来这里吃个晚餐,不是不行。

    一楼主宴厅旁边就有个厅,没宴席的时候,就专门用来当成饭店用。

    林溪坐在靠窗的位置,面上带着几分很浅的笑。

    同桌坐着的都是她小班课的学员,因为今天是他们这个级别的最后一节课了,所以他们说要一起吃个饭,这事儿是林溪早就应下了的。

    所以今天虽然心情不太好,也不好临时就变卦。

    地方是李云深安排的,林溪知道江城盛宴的档次和消费,其实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但李云深说几个学员都想请她吃顿好的,她也就不好推拒。

    只是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才刚坐下没多久,菜都还没上齐呢,就突生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