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45章 八卦之光
    林溪觉得,鉴于蓝晴明作为一个工作能力出色的秘书,从他能一天之内找到那猫耳朵椅背的椅子,和这个点了还能按照薄扬的意思买回来油画用具而言,就不难看出来蓝晴明还是可以的。

    能够完成上司的一切要求。

    有这样工作能力的人,这个点了还奋斗在工作第一线的人,工作态度应该也算是不错的。

    所以林溪觉得,蓝晴明脸上的阴郁,应该百分之一百不是针对薄扬的,那么思前想后,应该就是针对她的了吧。

    搞得走出单元门的时候,林溪的肩膀都瑟缩着,相当不好意思的样子。

    倒是薄总,作为老板还是无畏无惧的,一走出单元门就对蓝晴明说道,“妥了?”

    “差不多,应该都齐了。”蓝晴明垂眸看了看手中的大包小袋,递了过来。

    林溪赶紧接过了,“辛苦蓝先生了。”

    “不客气。”蓝晴明淡淡说了句,面上依旧没什么温度,阴郁的面色不改。

    薄扬看了他一眼,停顿片刻就说道,“你订票吧。”

    “……”蓝晴明看向薄扬,目光中似有不解。

    “刚秦天给我打电话了,怕我再折腾你,明天就把齐睿文给我送回来,你过去吧。就当是去度假,睿文把海景酒店项目该交接整理的,都弄得差不多了,你去随时能上手。”薄扬平静说道。

    林溪默默抬眸看了蓝晴明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自己分明看到了。

    蓝晴明的脸色,在听到薄扬这话的瞬间,瞬间多云转晴,先前那些出现在他脸上的阴郁,仿佛……就是个幻觉?

    “好的。”但蓝晴明还是一如既往公事公办的态度,点了点头应了,“等齐睿文到了我再订票走。”

    薄扬扫了他一眼,“随你吧。你去了多看着秦天点儿,别让他光顾着疯玩儿,差不多了就回吧。可能之后会有简逐那边招商引资的项目,秦天要是一直窝在鹿城,误事儿。”

    “放心。”蓝晴明点点头,唇角挑了挑。

    林溪觉得,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位蓝秘书脸上有笑容这个表情。

    蓝晴明去开车过来,薄扬就站在单元楼门口等着,转眸就看向了林溪。

    他目光里有些无奈,伸手在她脸上捏了捏,“林溪,你也收收吧。”

    “嗯?什么?”林溪不明所以。

    薄扬说道,“眼神,你的眼神。你眼睛里八卦的光,都快要脱眶而出了。”

    “咳咳……”林溪轻咳一声,小心翼翼问道,“有这么明显?”

    薄扬点头,“非常明显。”

    林溪有些不好意思,“我……我会多注意的。”

    “没所谓,反正他要去鹿城了……”薄扬说着,就看到蓝晴明已经开车过来了,就对林溪说道,“好了,我回去了。东西你拿上去,小洵看到应该会高兴的。他小时候我送他一盒蜡笔他都心情不错。”

    “明天早上他起床看到了,一整天心情都会不错。”

    林溪话音刚落,蓝晴明已经将车子停在了面前,下车拉开了后座车门,“薄总。”

    “嗯。”薄扬朝他点了点头,回眸对林溪说道,“我回去了。”

    “到家……”林溪想说到家给我个电话的,但是刚吐出两个字,就停了下来。

    薄扬眉头皱了皱,看着她。

    林溪就笑了笑,“到家等我电话。”

    只见男人原本还皱着的眉,瞬间松开了。

    薄扬没说话,只转身上车,林溪看着他的背影,看不见他的脸,所以并不知道,薄扬的脸上盛着很满的笑。

    林溪吭哧吭哧地将那些颜料画具都提了上去,倒也没细看,到家了整理一番,就有些咋舌。

    原本美术就是烧钱的爱好,画具颜料什么的,都是耗材,尤其是油画,颜料又费,而且颜料还贵。

    牌子好的颜料更不是等闲都能负担得起的。

    所以小洵虽是喜欢,画油画的时候也不太多,懂事还是懂事的,不想给姐姐增加太多负担。

    也是因为小洵的喜爱,林溪对这些画具颜料什么的也有所了解。

    于是只粗略一看,就大概估算出了这大包小袋的东西是个什么价格。

    然后整理好了,整整齐齐地摆在了小洵的房间门口,这样明早他起床一开门就能看到。

    忙完这些,林溪才去收拾了厨房的残局,洗了澡之后躺上床。

    拿出手机拨了薄扬的电话出去。

    只响了一声,那头就接了起来,可见……是已经在等着了。

    薄扬的声音有些不大高兴,“我还以为你忘了。”

    “没忘。”林溪翻了个身,舒舒服服地窝在床上,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刚才在收拾呢,蓝晴明买得可真多啊。”

    “画具本来就是消耗品,小洵又喜欢画,多点没事。”薄扬对此不以为意的样子。

    “你这么惯着他,我以后可怎么养得起……”林溪咕哝了一声。

    薄扬在那头轻笑一声,“我养就是了。你,连小洵一块儿。”

    林溪困意渐浓,听着他低沉的声音,就觉得好像无论是内心还是世界仿佛都平静下来了。

    眼皮子耷拉耷拉着就撑不住了。她今天是真的累了。

    薄扬在那头听不到林溪的回答,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等到她的声音。

    薄扬反应了过来,低声问道,“睡了?”

    没有声音,安安静静的,只有一些很浅很浅的呼吸声传来。

    薄扬唇角浅浅弯了弯,声音更低了,声线柔柔的,“林溪,晚安。”

    林溪晚安。

    天知道他有多少个夜不能寐的晚上,希望能够对她说出这四个字,哪怕没有回应都没关系,只要她能听到。

    那头的呼吸声顿了顿,林溪的声音带着困倦,听起来是软软糯糯的呢哝,含含糊糊的,仿若带着撒娇的意味,“嗯,薄扬晚安……我好困。”

    “睡吧……”薄扬低声一句。

    林溪沉沉睡去,薄扬是什么时候挂的电话,她并不知道。

    翌日一早醒来,睡得很好,精神抖擞。

    这才看到手机都没电关机了。插上电,开机就看到有一条缴费短信……有人直接给她的号码里充了一千块。

    然后她才赶紧打开了通话记录,看到自己昨晚拨给薄扬的那通电话,通话时间……几个小时。

    合着是一直到她手机没电关机才自动挂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