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50章 你陪我一起去
    这人继续陪笑道,“不敢不敢。”

    薄扬冷冷地盯着他,倒是更加直截了当,“你们是邹五的手下吧?叫你们邹五过来!”

    邹五是他们的头儿,做什么融资公司的,这年头放贷的都叫什么融资公司,好像听起来正规化了不少。

    事实上本质也就是个放高利贷的罢了。

    薄扬也做了这么几年生意,事业做得大,对江城这些个所谓融资公司,也还算了解。

    简家的家大业大根深蒂固的,就更加不用说了。

    这收账的男人哪里敢应这话,心里早已经把那欠债的赌鬼给杀了千刀,要不是这家伙,他也不至于踢到这样的铁板!

    别说不敢应薄扬和简追这话了,就是眼下挨了好几下鼻青脸肿的,面上都还得堆着笑。

    没有办法,恃强凌弱的人,本质上都是很脆弱的,遇到软柿子他们能有多横,遇到硬邦邦的铁板,他们就能有多怂。

    他带着几个小弟朝着简追和薄扬点头哈腰的道着歉,也已经不知道对林溪和姚嘉云说了多少遍对不起了。

    简追没多看他一眼,已经走到姚嘉云面前,弯身下去看了看她被撞青的小腿,眉头皱得很紧。

    站直身子,简追就伸手在女友光洁的小额头上摸了摸,“没事吧?”

    “没事。”姚嘉云摇了摇头。

    简追皱眉道,“怎么不告诉我?难不成你打算自己解决?”

    说到这,姚嘉云就有些气哼哼的,鼻子皱着,“想给你打电话来着呢,手机被他抢了。”

    简追的目光就刀一样的又朝着几人扫了过去。

    薄扬没说话,只伸手将林溪扯到自己的身旁来。

    大致的情况,他和简追在来的路上都已经有所了解,但要让他就这样忍下这口气?那是忍不下的。

    薄扬问简追,“你解决我解决?”

    简追抬手按了按鼻梁,“我来吧。”

    “行。”薄扬点了点头。

    简追看向追账的人,“把那赌鬼带来。”

    之后事情是怎么办的,林溪倒是不清楚,简追接下事儿之后,薄扬就带她从培训中心离开了。

    但林溪觉得,简追肯定会将事情解决得干净利索,因为林溪从姚嘉云说起过的简追的事情听来。

    简追似乎从来就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

    用薄扬的话来说就是,“姓简的看起来好像挺淡的,对谁都没什么脾气,但其实从来不是个脾气好的。放心,往后这些人不会再去培训中心找麻烦的。”

    高中的时候就是这样,简追从来不主动招惹谁,但如果被谁惹到了,通常那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林溪坐在车里,抬手轻轻揉着自己的肩膀。

    薄扬瞧着她的动作就忍不住皱了眉头,“肩膀疼?”

    “还好,有点儿疼,不影响。”林溪摇摇头。

    薄扬拧着的眉始终没有松解,“你傻么,不会躲么?”

    “躲?”林溪笑了笑,“总不能让嘉云一个人去扛这事儿吧?那些人凶神恶煞的。”

    薄扬睨她一眼,“你自己这小胳膊小腿儿的,也不怕给折腾散了。”

    林溪浅浅笑了起来,看着开车的薄扬,她舒适的往椅背里靠了靠。

    这才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边的事儿?而且还和简追一起赶过来?”

    先前倒是一直没来得及问这个。

    薄扬随口答,“本来今天就是去和他谈些项目上的事情,中午一起吃了个饭。”

    他也不避讳林溪知道,就将招商引资项目的事儿大概说了说。

    林溪不经商,而且对经商也没什么兴趣,听得一知半解的,就又问了句,“简追怎么第一时间知道这边的事儿了?嘉云的电话都没来得及打给他呢。”

    薄扬唇角挑了一下,“简追贼着呢,就姚嘉云这种跳脱的狗脾气,你觉得简追那样的人,会不把她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

    这话意有所指,林溪听了之后想了想,就听出来了意思,目瞪口呆,“简追在培训中心里安排了人?”

    薄扬笑了一下,“算是吧。总之这边有事他会知道。”

    车子在红灯停下,薄扬就松开方向盘往椅背靠了进去。

    “和这种贼人做生意,心累啊。”薄扬抬手按了按鼻梁。

    林溪看出他脸上的疲惫,就低低说道,“你累是因为昨晚没睡好吧?”

    薄扬手指还按在鼻梁上,眼睛已经侧了过来,瞟着她,“也不想想是谁害我睡得不好的。”

    林溪很是无奈,想到那一直到早上才挂断的电话,还有那充到她号码上的一千块话费。

    “你该不会昨晚没挂电话,也没睡吧?”林溪有些讶异,要说他是忘了挂电话倒也罢了。

    她昨晚电话讲一半就困得不行睡着了,也没人陪他聊啊,他没挂电话,不睡能干什么?

    薄扬只略略勾着唇角,没有做声。

    车子开过红绿灯之后,就上了高架桥。

    林溪瞧着这路线觉得不太对,坐直了身子,“去哪儿?”

    “机场。”薄扬说道,他朝着前方抬了抬下巴,“睿文回来了,反正没事,去接他。”

    这倒让林溪有些惊奇,“看不出薄总这老板当得这么良心,居然会去接员工的机……看来齐睿文不在你是真的不自在啊?”

    薄扬又侧目睨她一眼,“不是我这老板当得良心去接他,原本应该是我这老板当得良心,让自己的司机去接一下他。是你这司机当得太不走心了。”

    林溪闻言一愣,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笑了笑,“那等会回程我来开呗。”

    她思想觉悟很高。

    薄扬说道,“你是不是傻。接到睿文了,当然是他来开。”

    林溪不说话了。

    薄扬停了一会儿就问道,“怎么?”

    “秘书大老远才出差回来,刚下飞机你就让人揽司机该干的活儿,你良心不会痛么。”林溪无奈道。

    薄扬一本正经地说道,“良心这种东西?我压根就没有。更何况,就平时的工作量而言,睿文去出差这一趟,基本等同于是去度假的。我之后也得出去一趟。”

    林溪问道,“出差么?”

    薄扬认真说道,“度假。”然后转头朝她看了一眼过来,“你陪我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