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51章 那这辈子……
    度假么?

    听了薄扬这话之后,林溪就有些走神,目光飘忽不定的。

    父亲林伟对她一直要求很高,管得很严。

    犹记得和薄扬谈恋爱那两年,哪怕是和薄扬约会,都得见缝插针的想办法找时间。

    而且那时候还是高中生,度假的条件和机会基本是没有的,唯一马虎能称得上是度假的,就是林溪有次去邻省的阳城参加一个艺术比赛。

    薄扬请了假偷偷去了阳城陪她,给她一个惊喜。

    正巧赶上了阳城的荷花节还是莲花节的,两人赶趟当成七夕情人节过了。

    惊喜是惊喜了,愉快也是很愉快的,哪怕到现在她都还记得当时和薄扬在河里放的花灯上她和薄扬写的是什么。

    薄扬写的是:林溪这辈子都是我的。

    林溪像是回话似的写了句:那这辈子就薄扬了吧。

    结果惊喜了愉快了,直接导致太放飞自我了,那次比赛很是不走心,只拿了个第三名,回家之后,连着一个月林伟都没给林溪好脸看。

    那可是愁云惨雾的一个月啊。

    虽然是这样,但是每每想起和薄扬在阳城度过的那短暂的两天,依旧觉得是自己最美好的回忆。

    暌违数年,她原本以为花灯上曾经写下的少年少女的誓言,早已经湮灭在时间的长河里。

    怎么也没想过,兜兜转转竟是又回到了他这里。

    “想什么呢?”薄扬见她不答,而且看起来目光飘忽不定的,就问了句,不大高兴地说道,“不想和我度假就直说,我又不会逼你,怎么还恍惚起来了?”

    林溪回过神来,就笑了笑,“没。度假啊……等我有空的吧,我这工作,可不是想能闲就能闲的。要是有空了的话,去阳城好了。”

    听到她说阳城。

    薄扬的表情里有着很细微的变化,他怔了一怔,似是也想到了曾经在阳城那短短的却愉快的两天。

    薄唇不由自主地抿了起来,没做声。

    好一会儿,才很轻地说了句,“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那荷花节啊莲花节的,还有没有……”

    林溪的唇角浅浅地弯了起来,有没有好像都没有关系,人还是那个人好像就够了。

    车子开到了机场,时间还是很恰当的,刚到没十分钟,齐睿文的航班就抵达了。

    薄扬提前发了消息给他,所以齐睿文下飞机之后,开了手机看到消息就直接拨了电话过来。

    薄扬压根就没进去接,就和林溪在车里等。

    这接机接的……可以说是很不走心了。

    而且齐睿文一来,薄扬就麻溜地拉着林溪坐到后座了,俨然一副把刚归来的旅人当成司机的样子。

    好在齐睿文也不介意,而且大抵是去鹿城出差这趟的确是半度假性质的,所以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

    将小拉杆箱放进后备箱之后,齐睿文就拿着个东西走到了后座,递给薄扬。

    薄扬看着他拎着这串贝壳风铃,皱眉道,“你还真是去旅游的啊?这观光客会买的玩意儿,你居然买了……”

    齐睿文笑了起来,摆摆手,“不是我。秦总昨天去买的,非得让我带回来给你,说是什么……”齐睿文手指在额头上敲了敲,思索着,然后就重复了秦天的意思,“说让你一定要挂起来,这风铃的声音就代表着他的悲鸣和咆哮……”

    薄扬嗤笑了一声,“他也就这点儿出息了,我说他有什么好埋怨的?我又不是没安排人给他,不是让蓝晴明过去了么?”

    齐睿文看了薄扬一眼,目光意味深长,声音也意味深长地说了句,“薄总你想想,晴明过去了,秦总还有得玩儿么?”

    薄扬想了想觉得这话也有道理,蓝晴明虽说是秘书,但对秦天事无巨细的照顾,简直像是老妈子。

    有他在一旁督着,又打着工作的幌子义正辞严的,秦天怕是的确没什么好日子了。

    齐睿文开着车载着后座的薄扬和林溪回市区。

    路上薄扬就随口说了说招商引资项目的事儿。

    “所以你回来得正好。”薄扬说道,“回头就你去和简追那边接洽得了,到时候我还是得去实地考察一下的。”

    齐睿文点点头,“我先去考察一番吧,筛一筛,选些重点项目出来,你到时候就省事儿了。”

    薄扬身子往椅背一靠,修长的腿舒适的伸展了一下,轻叹道,“所以还是你回来了好。”

    在半道上,简追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车厢里安静,薄扬又和她一起坐在后座,所以简追在电话那头说的话,林溪基本都能听得清楚。

    简追:“妥了。”

    薄扬声音有些懒洋洋的,“邹五呢?”

    简追:“刚过来把他的人领走呢。”

    说着,简追在那头停顿了片刻,继续道,“当我面废了那人一条胳膊,就对林溪和嘉云动手的那人。”

    闻言,薄扬眉梢轻轻扬了扬,“那家伙呢?就那把事儿带来的那赌鬼。”

    简追在那头声音风淡云轻的平静,“邹五一并带走了,谁知道呢?不定拿去沉河底了吧。那女房东打电话过来道歉,说是明年这场地租金给减免一部分。”

    薄扬问道,“你怎么表态的。”

    简追在那头笑了笑,“能怎么表态,这种事儿来一趟就已经够糟心了,我让她报价,这场地我拿了就是了。”

    薄扬啧了一声,淡笑道,“那么好地段的沿街铺面,你要不出手我就出手了,姓简的你手可真够快的。”

    简追说,“多大个事儿,你想要,回头那些项目做好了,这铺面送给你就是了。”

    薄扬:“行吧。”

    简追也就没再多说,“那不说了,我这给人擦药酒呢。”说着简追一直淡定的语气里就多了几分不悦,“她腿上紫了一大块,只废那人一条胳膊真便宜他了。挂了。”

    电话一挂,薄扬转眸就看到林溪的目光有些晃荡。

    “吓着了?”薄扬伸手过去,在她头上摸了摸,“所以我先前不是说了么,姓简的脾气不好。”

    林溪觉得,脾气不好的不止简追。

    她刚才分明看到了薄扬的眼神,在听到那人废了一条胳膊的时候,薄扬的眼神分明是不满的。

    那眼神会让人感觉,他的想法和简追最后那句话一样,觉得只废那人一条胳膊,是便宜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