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59章 约会
    听到薄扬的声音就在门外,林溪愣了愣,“没锁,你进来吧。”

    薄扬推门而入,就看到她坐在办公桌后头,身上还穿着白大褂,头发绑成了马尾,干干净净的模样。

    面上表情看起来有些低落。

    薄扬走了上来,站到了她面前,“出什么事了?我刚看你们科室闹腾得很,出人命了?”

    林溪点了点头,“昨晚……死了一个,是我的病人。”

    薄扬眉头一皱,拉了张椅子在她面前坐下,“说来听听。”

    其实这些事情当然还是保密得好,但林溪沉默了片刻之后,有些没忍住,她声音轻言细语的,不疾不徐的全说了。

    薄扬的眉头就皱得越来越紧,“你们单位招的都什么人啊。”

    林溪对薄扬这声感叹倒不觉得惊奇,毕竟无论是谁听到这事儿,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吧。

    救死扶伤的地方啊,人们把性命放在了这里,结果却是出了这样的事情。

    但薄扬更简明扼要地抓住了重点,只问道,“这事儿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吧。”

    林溪摇摇头,“不太会。”

    薄扬的眉头没松开,追问道,“不太会?那就是还是有可能会的?”

    林溪思忖了片刻,“毕竟是我的病人,而且这事儿或多或少影响到了科室的声誉,上面也很重视这事儿,必要的惩处是少不了的,针对他们个人的,以及针对科室的。”

    “趁早别干了拉倒。”薄扬不大高兴。

    他不喜欢看到林溪低落的样子,起码不喜欢她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受气。

    “那不行。”林溪浅浅勾了勾唇角,对他笑了笑,“我还得养小洵呢,要是不干了,你养啊?”

    她戏谑了一句,试图缓和一下薄扬的心情,也想要缓和一下自己的心情。

    却不料薄扬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我养就是了,又不是养不起。”

    林溪张了张嘴,反倒失笑无言。

    薄扬:“我想了想,你和小洵好像是挺好养活的。”

    林溪只觉得无奈,他已经给她配了辆价值百万的q7,帮她接手了叔叔那边五百万的债务,还给了叔叔一个合作项目的单子。又给小洵转学的建校费……还给小洵预约厉教授看病这那的……

    哪里就好养活了?

    可见薄总这是很有着有钱人的底气了啊。

    林溪没接这话,站起身来,脱掉白大褂,拿了薄外套准备披上。

    薄扬靠在她办公桌上,双手环胸眸子微眯,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林溪,我发现你穿白大褂挺好看的。”薄扬语尾微微上挑,听起来似是戏谑,却又不显得轻佻。

    林溪转眸看向他,“是吗?那你眼光不错啊,不瞒你说,我穿手术服更好看。”

    林溪唇角浅浅勾着,原本要按照她这一上午的心情,哪里有什么兴致开这些玩笑?但薄扬来了,好像心情莫名就松解了不少。

    就像是不管怎么样吧,这些事情都摊出来和薄扬说了之后,自己好像就轻松了不少。

    眼下竟是还有心思同薄扬开玩笑了。

    薄扬低低笑了一声,也看出她心情不复先前的低落了,稍许放心了些。

    只是却还来不及多笑一下,目光就已经敏锐地捕捉到了林溪脱下白大褂还没套上外套之时,里头只穿了件短袖雪纺衬衫,于是手臂上的一些淤青就明明白白的显现出来了。

    薄扬的表情一下子就不太好了。

    锋利的眉拧成一个结,“林溪你等会儿。”

    他叫住了林溪,林溪愣了愣,停住了披上外套的动作,很快就反应过来薄扬是为什么叫住了她。

    然后林溪就赶紧准备套上外套,好叫他眼不见为净。

    “没事儿。”林溪说道。

    薄扬不悦道,“没事儿什么没事儿?跟被虐待过似的。谁打你了?这总不是上回在培训中心的时候被邹五的人给弄出来的吧?这些淤瞧着可新鲜着呢。”

    “没人打我。”林溪理了理衣领子,就拿了包,“走吧。”

    见薄扬还有些不依不挠的,林溪赶紧抓了他的手臂,“薄总,咱们走吧!”

    薄扬被她连拖带拽的下了楼,坐进车里了薄扬才问道,“是病人家属弄的吧?你身上那些淤青。”

    林溪:“他们情绪有些激动。”

    薄扬:“激动就能打人?”

    林溪叹了一口气,“没打,真没打,就是拉着我的手时用力了些,没那么严重的。而且,讲道理,换位思考一下我觉得他们有足够的理由情绪激动。”

    薄扬脾气暴躁,性子急,有的时候吧,就不太讲道理,不仅如此,他还很有自己一套歪理。

    “我为什么要站在他们的角度思考?他们有他们的理由激动,动了我的人,我也有我的理由不高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然是只看着自己人。”

    薄扬说着就朝着她手臂看了两眼,拧眉很是不爽的样子,“回头拿些药酒给你揉揉。”

    林溪懒得纠正他那套歪理,笑道,“那敢情好,我正好拿了些药油打算送给嘉云来着。”

    薄扬开着车子从医院出去。

    上了路林溪才问道,“是了,我们去哪儿?”

    薄扬直视前方路面,头也不转地说道,“你不会忘了今天说是要和我约会的吧?”

    林溪轻咳一声,低笑道,“不瞒你说……”

    话还没说完就被薄扬打断,他不高兴的一摆手,“行了我知道你忘记了,医院这么一档烂摊子,你还能记得约会就有鬼了。”

    林溪笑而不语的沉默了几秒,声音就温软了下来,带着小小讨好,一如多年前他每次不高兴生闷气时,她打算哄他时会用的语气一样。

    “生气了?对不起啦……”林溪软语道,“我也不是故意的,这不是有突发情况么?”

    薄扬转头看向她,眸子微微眯了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我会吃你这一套?”

    林溪眨了眨眼,“不吃吗?”

    薄扬咬牙切齿,挤出一个字,“吃。”

    都这么多年了,还是吃她这套。

    薄扬你真是没救了。他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

    然后才对林溪说了句,“和我约会,然后我再告诉你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