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62章 少爷
    薄扬身上就像是一瞬间从眼神到表情,就连气息都冷了下来似的。

    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到薄扬的面前,先是礼貌地点了点头,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来。

    就听得薄扬冷冷的一个字,“滚。”

    林溪对眼下的状况有些不解,但也看得出来,这两个不速之客人高马大的,像是不好惹的样子,但姿态看着像是并没有什么恶意。

    听到薄扬这不友善的一个字,面上也并无恼色,甚至就像没听到薄扬这话似的。

    公事公办的态度,礼貌恭谦道,“少爷,先生想见你,请和我们走一趟。”

    薄扬冷睨着他们,“我说,滚。”

    “请不要让我们为难。”西装革履的男人说道。

    林溪有些一头雾水,对这一切她都是不解的。

    最为不解的,当然是他们对薄扬的称呼。

    少爷?

    以及他们话中的先生,又是谁?

    他们挡在薄扬和林溪的前头,不挪不移,似乎也不打算妥协的样子。

    薄扬冷冷地盯着他们片刻,他握着林溪的手,逐渐多用了些力道。

    然后薄扬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对他们说道,“不是现在。”

    声音虽是依旧寒凉,却没了先前那不耐的怒意。

    “我们会送这位女士回去,您不用担心。”西装男说道,目光沉稳地看着薄扬,“您还是和我们走一趟吧,先生并不喜欢等人,您也是知道的。”

    薄扬的唇紧紧的抿着,然后他缓缓转过身来。

    林溪看得出来,他的姿态和动作,竟是有些僵硬。

    “林溪。”他叫林溪的名字。

    林溪虽是不知道眼下是什么情况,但也明白他大抵是有事情要去办了。

    看出薄扬的为难,林溪微微笑了一下,摇摇头道,“你有事情就去忙,我没关系的。”

    薄扬的目光深深地看着她,沉默了几秒,才略略点了点头,“车子你开回去,我晚点……”他迟疑了片刻,似乎是将什么话语忍了下去,再张口就是一句,“我晚点给你打电话。”

    “嗯。好。”林溪应了一声,接过薄扬递来的车钥匙,手指略略用力了几分,握着车钥匙。

    尽管知道自己其实好像没有什么立场问那么多,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你不会有事吧?”

    薄扬的目光怔了怔,旋即唇角浅浅挑了一下,“没事,不用担心。我晚点打电话和你说。”

    林溪想了想就点了点头,“好。”

    薄扬这才看向那两个西装男,英俊的面容上已经没了丝毫面对林溪时有的柔和笑意,又冷又淡,“走吧。”

    “好的。”西装男应了一声,做了个请的手势。

    林溪看着薄扬跟着两个西装男离去的背影,看着他们走到了商场前的马路边,一辆黑色的豪车停在那里,西装男拉开后座车门,薄扬坐进车里。

    林溪的视力不错,所以她眸子微微眯了眯,哪怕隔着这些距离,她也依稀能看到,那辆车的后座里,已经坐了个人在里头。

    能看到一个女人的侧影,倒是看不清是谁……

    林溪轻轻抿着唇,抿唇的动作持续了片刻,细白的牙就咬住了唇瓣,唇瓣一时之间就被咬得发白。

    心里闷闷顿顿的,一时说不上来是个什么感觉,但心情很快,就低落了下去。

    林溪握着车钥匙,看着那辆黑色的豪车关门开走,她深呼吸了一口,这才去了停车场取车。

    但坐进驾驶座,却好一会儿没个动作,坐在驾驶座,眼睛就有些走神似的目光飘远了。

    已经过去十年了,林溪不知道薄扬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有了怎样的改变,也就不知道……他的身边有哪些人。

    比如在那次宴会时偶然看到的,对她充满敌意的陆梦娇……

    比如刚才西装男口中所说的先生。

    林溪细细想来,自己对薄扬这些年近乎是一无所知的,因为无知……就很无力。

    而且又没有什么立场,于是就好像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心里就没着没落的。

    一直在停车场待了一会儿都没个动作,直到林洵的电话打进来,林溪这才看到弟弟已经发过来两条消息了自己都没注意到。

    “姐姐,在哪?”林洵在那头问道,声音有些轻。

    林溪答道,“在外头,要我过来接你吗?”

    林洵嗯了一声,停顿了片刻说道,“李念念说一起吃晚饭,你有空吗?”

    “好,我过来。”林溪应了一句。

    林洵:“那我们在图书馆等你。”

    挂了电话,林溪就启动车子去了图书馆。

    一到图书馆,就看到林洵和李念念站在门口。

    穿着白衬衫的少年,和穿着百褶裙的少女都穿着同款的运动鞋,看上去青春正好的模样。

    林洵依旧是那种看上去清冷而安静的模样,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

    林溪也看到了李念念身旁站着的李云深。

    李云深正笑容温和的在对李念念说着什么。

    一看到林溪的车子过来,他就抬起眸子来,面上温和的笑容更甚。

    林溪将车子在他们面前停下。

    林洵就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并没说话,安静又沉默。

    李念念和李云深就坐进了后座。

    “林姐姐!”李念念满脸笑容,“我小叔说谢谢你给我买运动鞋,想请你和林洵一起吃个饭。”

    李云深在一旁温和地看向林溪,“林溪,不唐突吧?”

    林溪现在其实并没有什么心情一起吃饭,但人都已经到这里了,话也说到这里了。

    也没法再拒绝,就略略点了点头,“没有关系。你太客气了。”

    李云深已经定好了位置,说了地址给她,林溪认得路,也就轻车熟路开了过去。

    但是一路上,就并没太多话,林溪没太多话,林洵就更不用说了,本来就是个话很少的孩子。

    这姐弟俩都是相当能安静得住的人。

    如果没有李念念一直活跃气氛的话,恐怕姐弟俩能一路沉默过去。

    开到了目的地,林溪停好车,下车后李云深凑了上来,低声问道,“林溪,是出什么事了?你脸色不太好,情绪也很低落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