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67章 受人之托
    “你要听云姐的话知道吗?”林溪摸了摸弟弟的脸。

    林洵的表情不是特别高兴,但还是乖乖点了点头,“知道了,你放心。”

    “有什么事情就给姐姐打电话,阳城也不算远,姐姐回来也快的,知道吗?”林溪又嘱咐着,那是一百个一千个不放心。

    姚嘉云在一旁把她肩膀重重一搂,“行了你就放心吧,啰啰嗦嗦老妈子似的……”

    林溪叹了口气,“我就这么一个弟弟啊。”

    “行行行!”姚嘉云连连点头,“我会照顾好小洵的,好了吧?说起来你们单位也真是……”

    姚嘉云的眉毛攒成一把,一头栗色的蓬蓬卷发随着她无奈摇头的动作晃出更显得蓬松的质感,“又不是你搞出来的事情,凭什么你要被安排啊……而且还要走得这么急。”

    “算了,也是个机会不是?”林溪说了句。

    就把车钥匙交到了姚嘉云手里,“还有这个,就拜托你了。”

    姚嘉云看着手里的车钥匙,深重地叹了一口气,“行吧。那个厉教授那边我也会去联系的,看能什么时候开始小洵的治疗。”

    林溪想了想,就点头道,“嗯,治疗的费用,你先帮我贴着,回来我再一起算,是了,还有培训中心那边,我那几个学员,你也去和他们说一声,他们要是先跟其他老师的课也是可以的。”

    “你就甭担心这些了,我会处理好的,你自己在那边好好的,要注意安全,我得空了带小洵一起去看你。”姚嘉云摸了摸林溪的脸。

    林溪垂眸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姚嘉云看着她这个动作,心里就忍不住叹息。

    她和林溪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林溪有个习惯,看时间从来都是看手表,而如果看手机,那多半不是为了看时间,而是在等着看手机上有没有消息进来。

    然而却没有。

    林溪吸了一口气,浅浅勾起唇角,“时间差不多了,那我先进去啦。”

    “去吧,到了给我打电话。”

    姚嘉云和林洵一起陪林溪走到安检口,看着她走了进去。

    林溪回头过来对他们俩挥了挥手,这才走进了候机室。

    很快广播就开始播报,林溪所要搭乘的那趟从江城飞往阳城的航班开始登机。

    林溪拖着个小飞机箱,走进了登机口。

    飞机起飞前,她最后看了一眼没有任何消息进来的手机屏幕,深深吸了一口气,关掉了手机。

    而就在林溪乘坐的飞机起飞之后,没一会儿,一趟从琼省鹿城飞来的航班,抵达了江城机场。

    vip通道里两个行色匆匆的男人走了出来,走在前头的是秦天,他眉头紧拧表情不虞。

    秦天背后跟着个身材高大西装革履,一看就很是精英范儿的男人,是蓝晴明。

    秦天在前头冲得太快,脚步都是一个踉跄,蓝晴明眼疾手快地伸手捞了他一把,低声道,“你慢点儿,先不要急。”

    “不要急?”秦天回眸瞪了蓝晴明一眼,反问了一句,“不要急?我哪里会不急?薄扬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徐家那糟老头子是他妈疯了吧!”

    蓝晴明紧抓着秦天的手臂,问道,“所以呢?你急急忙忙,打算怎么办?你能替薄扬躺病床?”

    秦天紧绷着腮帮子,却是语塞,“我……”

    蓝晴明不依不挠问道,“能吗?”

    秦天深深吸了一口气,肩膀垮了下来,有些沮丧,“不能。”

    蓝晴明继续问,“那你能去找徐老先生打一架吗?能吗?”

    秦天瞪着他,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不能。”

    “既然都不能,就好好走路,事情都是急不来的。”蓝晴明这才松开了秦天的手臂,“要是摔出个好歹,你就真和薄扬难兄难弟了。”

    从vip通道一出去,已经在外头等着的齐睿文就迎了上来。

    “秦总!蓝秘书。”

    蓝晴明对齐睿文轻轻点了点头。

    秦天则是急急问道,“薄扬怎么样了?”

    “医生说问题不大,只是在徐公馆里生生的耗了一夜一天,又一直处于精神相对紧绷的状态,所以有点虚弱,打了剂量很足的镇定,一直睡着呢。肋骨有两根骨裂,脚踝则是挫伤,想必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了。”

    齐睿文一五一十地说着。

    秦天深深吸了一口气,“妈的这个疯子,我特么早就不是第一次和他说了,不要和姓徐的硬碰硬,他怎么就偏偏不听呢!”

    齐睿文抿了抿唇,公事公办的神态和语气瞬时收敛了些,轻叹了一口说道,“还能是因为什么呢……”

    齐睿文这话的言外之意,秦天当然也清楚得很。

    是啊,还能是因为什么呢?

    薄扬这家伙,这么多年下来都没犯过糊涂,但秦天知道,薄扬不犯糊涂不代表不会糊涂。

    而想要薄扬犯糊涂?很简单,和林溪有关的一切事情,都能让这家伙瞬间将所有的理智、稳重、自持这些全部都抛诸脑后去。

    “呼……”秦天长长吐了一口气,问道,“林溪呢?知道这事了么?”

    齐睿文摇头,“不知道,就徐家的这些事情,薄总好像不打算让林医生知道任何。”

    “行吧,先去医院看看这不省心的姓薄的。”秦天说道。

    齐睿文就点点头,“走吧,车已经在外头等着了。”

    然而却在他们走到旅客出口的时候,看到一个顶着一头栗色蓬蓬卷发身材娇小的俏丽女子站在那里,像是已经等了一会儿的样子。

    秦天微微眯了眯眼认了出来,“你……姚嘉云?”

    “哟,秦二狗,好久不见呐!”姚嘉云对秦天笑了笑。

    听到姚嘉云这称呼,秦天的表情有着一瞬间的僵硬。

    蓝晴明不苟言笑的脸上,有很浅的笑纹短暂的浮现。

    姚嘉云说道,“我等你好一会儿了。”

    “等我?”秦天还来不及纠结姚嘉云对他的称呼,听到这话就已经皱了眉头,“等我做什么?”

    “受人所托。”姚嘉云说着,走了上来,目光在齐睿文和蓝晴明身上打量了一遍,就伸出手来。

    柔软细白的手,掌心里是一把车钥匙。

    姚嘉云收敛了面上的笑容,冷静说道,“麻烦你们谁把这还给薄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