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77章 底线在这里
    薄扬的本意不是为了吓她,他都快三十岁的人了,没那么无聊做这样的事情。

    他不过是中午去医院看她,就看到她和李云深有说有笑的一起去吃饭,薄扬心里很不快活。

    得知她住在这里,下午和蒋川谈完了公事之后,就到这里来了,原本就连楼层是几楼,薄扬都是不知道的,就站在楼门口等着。

    他模样长得好看,个头又出挑,而且还拄着副拐,自然是很打眼。

    一个和林溪宿舍在同一个单元的,并且和林溪打过几次照面聊过两句的老太太,见他是生脸,就主动上来说话。问他是不是来找最近六楼租出去的那套房子新住进来的那个姑娘的。

    因为这老式小区,拢共就那么几幢住宅楼,来来去去都是熟脸老邻居,有个生脸就会多关注几分。

    尤其是老太太大抵是和林溪住的那套房子的房东是认识的,所以知道那房子好像是租给医院的人了,瞧着薄扬这身残志坚的样子,就越发觉得他可能是来找六楼新住进来的那个女医生的。

    薄扬这才得知了林溪宿舍的楼层,他等了一会儿,见她还没回来,他就拄着拐,吭哧吭哧地上了六楼。

    因为脚踝的伤,使得爬楼其实并不轻松,再等了一会儿之后,林溪还没回,薄扬的手机又放在车上,车停在楼下,他一个瘸子……下六楼?

    要么还是等等吧。

    于是又等了等,真的是想要下楼拿手机了,天色却已经暗了,楼道里的声控灯却是坏的。

    他一个瘸子,摸黑下楼的难度着实有点大。

    于是就只能继续在楼道里等了,于是林溪回来的时候,薄扬其实因为等了太久,是有些不耐烦了导致情绪有些急躁,直接就扑上去了。

    导致的就是林溪差点没被吓掉魂。

    看着她满脸的眼泪,薄扬的唇角抿得紧紧的,眉头深皱,他一瘸一拐地走到饮水机旁打开了烧水开关。

    烧了热水倒了一杯塞到她的手里。

    林溪定定看着他,已经回过神来,打量着眼前的男人,看着他不利索的腿脚,略显消瘦的身形,还有那剪得短短的头发……

    林溪想到在住院楼前惊鸿一瞥的那轮椅上嶙峋的背影,竟然真的是薄扬。

    薄扬扯了张纸巾在她身旁坐下,胡乱擦去她脸上的眼泪,低声问道,“缓过来点没?”

    林溪懵懵地点了点头,轻轻吸了吸鼻子,握紧手中的热水杯子。

    薄扬皱着眉头,“以前也不是个胆小如鼠的性子,怎么越活还越怯了?”

    林溪抿了抿唇,长长呼出一口气来,声音有着很浅的哑,“在国外被抢劫过,被人用枪指着脑袋让我交出现金和首饰,那次吓坏了,病了一个多月。从那之后,就变得不经吓了。”

    那时候林溪一直低烧,持续了一个多月,而且还因此生理期也出了问题,那时候她才二十出头,却是闭经了。应激性闭经,经过治疗之后才恢复如常。

    听到这话,薄扬的眉头皱得更紧。

    国外的治安不行,而且因为枪支管制得并不严格,所以其实不如国内安全。

    而黄种人普遍在体格上就不如白人黑人高大,给人一种好欺负的感觉。华人骨子里又似乎就有着一种花钱消灾息事宁人的品质,就更加容易成为犯罪者的目标。

    她一个女人,孤身在外。想必当时受到的惊吓已经成了心理阴影,所以刚刚才会这么反常。

    “我不是想吓你,只是楼道里没有灯……”薄扬声音低低的,似是想要解释。

    林溪定定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薄扬也盯着她的眼睛,看着她脸上平静的表情,薄扬的嘴唇轻轻抿着,皱眉吐出一句来,“怎么李云深来得,我薄扬来不得么?”

    林溪眉梢挑了挑,“你中午的时候来过医院?”

    薄扬闭嘴不言。

    林溪倒也不继续追问,只垂眸看着他的脚踝,还有他颧骨和额角处已经散得差不多的瘀伤。

    她深深吸进去一口气,然后缓而长的吐出来。

    这个动作,像是想要将很多的情绪暂时松开来似的,不能说是如释重负,更像是某种叹息,带着几分无奈的妥协一般。

    奇异的是,她虽然没说话,但薄扬却能清楚地从她这长长的一声呼吸中,读懂她的情绪。

    对她这种暗藏着的无奈妥协,薄扬心里有些不好受,不太舒服。

    他说道,“我也不是来装可怜卖惨的。”

    林溪闻言,抬眸对视着他的眼睛,男人极漂亮的眸子里,散漫出浓烈的思念。

    “我就是想你了。”薄扬说道。

    林溪沉默了片刻,似是仔仔细细地思索着什么。

    思忖片刻后,才终于开了口。

    她说道,“站在曾经我伤害过你很深很重的立场上而言,我其实没有资格质问你什么,但很多事情,我也会想知道,所以……我才问了嘉云。”

    薄扬知道她指的是他和陆梦娇之间那荒诞的婚约关系。而且也的确,薄扬能察觉到她在因为她曾经的伤害,而对他妥协。

    都未曾仔细问过他,关于陆梦娇的任何话题。

    仔细想想,林溪似乎根本就不质问他任何,他愿意说的,她愿意听,他不说的,她就算想知道,也不会细问。

    也是因为她一直将自己摆在这个立场上,以至于哪怕是她现在说的这句话,听起来都透着几分卑微的妥协。像是在向他解释着她为什么要打听这些事情似的。

    于是薄扬听着,就觉得更不舒服了。

    林溪停顿了几秒,就继续说道,“但哪怕我又欠钱债,又欠感情债,还很没有立场,但底线我也是有的。薄扬……”

    她叫了他的名字,清澈的眼睛里目光很认真,“我林溪就算家道中落负债累累,就算压力如山,我也能扛。我哪怕做两份工作,三份工作,我也会努力还债。就算压力把我压到尘土里,我也不会抢别人的男人,破坏别人的感情,哪怕那个男人是你,哪怕我再喜欢。”

    薄扬看着她的眼睛,一直都没说话,沉默蔓延了片刻。

    就在林溪觉得他可能就会这么沉默过去了的时候。

    她的心都开始有些凉了的时候。

    薄扬问出一句来,“徐振河,你认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