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88章 最炫民族风
    他拉着林溪转身回去便利店,买了一小瓶消毒液还有两套旅行装的洗浴用品。

    林溪看着薄扬炸毛地将消毒液和洗浴用品忿忿地拿到收银台的时候,就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

    以至于两人去酒店前台check-in的时候,薄扬都还黑着一张脸,非常不好交流的样子。前台见他长得好看,热切地询问他对房间有没有什么要求的时候。

    这男人就漠着一张脸对人说道,“要求?用过的毛巾不要用来擦马桶擦杯子,算是合理要求吗?”

    前台在酒店从事,当然也听闻了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视频事件,听到薄扬这话,一下子笑容都僵了。

    尴尬地说道,“先生请放心,我们酒店在卫生方面一直高标准严格要求,保洁员也都经过流程培训,网络上流传的那种情况,我们酒店是不会发生的。”

    薄扬就没再多说什么,林溪怕人前台小姑娘太尴尬,办完入住拿了房卡就赶紧拉着薄扬走了。

    也是因为林溪先前那句‘眼下你都是老板了,薄总,咱们还是讲究点儿吧?’

    于是薄总就很讲究的直接定了个套房。

    因为是莲花节的缘故,房间里的布置也就颇有莲花节的主题,窗帘换成了那种竹制卷帘,沙发套是那种苇编的,茶几上放着一个大小适中的瓷缸,缸里养着碗莲。

    几片半个巴掌大的圆圆的碧绿莲叶,三五朵小小的紫色睡莲。

    一旁的吧台柜上的果盘里都铺着新鲜荷叶,水果都是放在荷叶里的。

    四柱床上垂着纱幔,感觉就很仙气飘飘的样子……

    套房还有个阳台,阳台很大,有不少精心打理过的盆栽,还有两张竹制躺椅,躺椅上铺了白色柔软的垫子。而且阳台上还有个按摩浴缸,阳台的顶棚是电控的,若是晴朗,便可收起顶棚,赏星赏月。

    若是下雨,则可张开顶棚,听雨听风。

    林溪对此好像挺满意的,里里外外的打量着,目光里都是欢喜。

    薄扬见她高兴,他原本在大堂还黑着个脸的,此刻面色也就逐渐缓和变得温柔,眼眸微弯略带笑意地看着她里外打量着。

    “满意吗?不满意的话,咱们换一套。”薄扬说道。

    林溪就点点头,“很满意。薄总果然很讲究了……”

    她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犹如月牙。

    薄扬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你满意就好。不过我们没带什么衣服过来,等会出去买两套,送酒店干洗部洗了,很快能穿得上。”

    林溪没什么异议,只是她想了想就提议道,“我们穿那种民族风的好不好?我看他们路上好多人都这么穿的。”

    薄扬对此似乎有些嫌弃,他撇了撇唇,“观光客才那么穿。”

    林溪笑道,“我们本来就是观光客啊,不然还是本地人吗?”

    话是那么说,薄扬虽然没一口否定,但也不点头,就抿唇皱眉有些苦大仇深的样子。

    林溪微眯着眼,“我记得当年你也不愿尝试民族风的衣服来着。人的喜恶真是到死都不会变的吧……”

    薄扬的确是不喜欢那些旅游胜地卖的那些民族风的衣服,宽松的褂子啊上面有着麻麻的花纹,还有宽松的好似裙子一样的裤子啊。

    他就会觉得很怪异,别人穿,他也不会鄙视,但想到自己要套上这一身儿,不敢想啊。

    林溪素来不太会逼迫薄扬什么,她原本就是个温润随和的性子,所以看薄扬不点头,她也不强求,摆摆手就说道,“没事,不想穿就算了嘛。”

    薄扬深吸了一口气,像是斗败了的公鸡似的,垂着头,说道,“我穿,但,颜色不能超过两种……”

    想到那种民族风的衣服,有的就一件衣服上,那些密密麻麻颜色纷乱的花纹,他就头皮发麻。

    林溪笑了,“好。”

    她想了想,就说道,“其实你不用这么抵触的,你穿什么都好看的。”

    林溪灌的迷汤无疑是相当有用的,两人从酒店出去,雇了一辆当地特色的三轮人力车去古城区。

    对那些挂满了民族风服饰的小店儿,薄扬似乎并没有那么抵触了。

    林溪拿着颜色花俏的民族风褂子什么的往他身上比来比去的,薄扬虽然满脸都是嫌弃,但一下都没躲开,并且也一句都没逼逼。

    由着林溪左一件右一件的挑选。

    和林溪逛街,薄扬永远不觉得是件费劲的事儿,其实就算她和其他女人那样逛街战斗力超高,这里试完那里试,薄扬就算还瘸着腿呢,都不会嫌烦。

    但林溪逛街从来就没那么费事儿,她不爱东一家西一家的逛,一般情况下,选中一家了,就基本上把能搞定的,在这一间店铺里全搞定了。

    薄扬脚伤还没好,林溪将衣服往他身上比来比去,然后满意地点点头之后,就不知道从哪儿找出个人家店里的小马扎,让薄扬坐下了。

    薄扬人高腿长,曲腿坐在小马扎上抬头睁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她的样子,特别惹人怜爱,像是只守着主人的忠臣小狗似的。

    林溪搂着一堆挑好的衣服,就忍不住空出一只手来摸了摸薄扬的头,他剪短的头发有些扎手,刺刺的摸起来还挺顺手的。

    “等我一会儿。”林溪笑眯眯说道。

    薄扬点点头,二话没说,把钱包掏出来给她了。

    林溪倒也没接,转头走去了柜台那儿。

    薄扬在马扎上坐着,特别难以置信地看着素来淡然自若,话语不多的女友,站在柜台那儿,和老板好似唇枪舌战一般的砍价砍了十五分钟。

    哪怕有时候两人来回说着车轱辘话,薄扬都没挪开眼睛。

    像是看到什么特别不可思议的场景似的新奇。

    犹记得曾经,他记忆中的少女,总是淡然自若,话语不多,虽然从来都很低调不会有什么炫富的举动。

    但是那种出身富贵的底气总是在的,买东西的时候虽不会刻意捡着昂贵名牌买,但真要买东西,也是不会多看一眼吊牌的。

    他曾经还因此自卑过,因为他养父母虽然条件不差,但也就是普通工薪阶层,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

    而且家教挺严的,不会给他太多钱让他大手大脚,那时候他一个穷学生。不能给心爱的姑娘买更好的东西,他是自卑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