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94章 真是福星
    大抵是听到了薄扬的脚步声,她抬起了头,转眸向他,露出了一个略带惫色的笑容。

    镇医院来来往往这么多人,但她能准确分辨薄扬的脚步,或许是因为他还不利索的伤脚,使得脚步声都变得与众不同了吧。

    “你来啦。”林溪说,想要站起身来。

    薄扬已走到她旁边,伸手在她肩头一按,“坐着。”

    他也在她身旁坐下,“累坏了吧?”

    “还好。”林溪摇了摇头,“就是先前太热,一套cpr做下来,居然有点脱力了……”

    她轻呼了一口气,眨着眼笑看他,神色间竟是带了几分俏皮,“也有可能就是饿了。”

    折腾了这么一趟,外头天色已经见暗。

    薄扬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没什么事我就带你去吃饭去。”

    “应该问题不大,我等检查报告。”林溪轻声说了句,抬手捏了捏鼻梁,“都到这儿了。”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行吧。”薄扬抬手圈了她的肩,往自己怀里带了带,“估计检查结果一出来,情况还算稳定的话,也是要马上转院的,那小子已经让家里派飞机过来了。”

    听到这话,林溪一愣,“飞……飞机?”

    “嗯,直升机吧,估计是要直接转去阳城的,那小子来头不小。”薄扬说道,想了想觉得这机缘还真是……

    来个小镇上看个景点,和心爱的女人一起重温一下旧梦,居然都能碰上阳城大门大户的子弟。

    林溪似乎还没回过劲儿来,薄扬伸手在她鼻尖上轻轻刮了刮,“总之这些你也没必要管,你是医生,你救死扶伤就行了。”

    林溪轻轻点了点头,没一会儿就看到那头骆绎已经走了过来,身上衣服已经换了一身干爽的,手里拿着的是个新手机,正在讲电话。

    看到林溪和薄扬坐在这边,就朝他们轻轻点了点头,脚步不停,走了上来。

    “我当然知道大姨心脏不好!但她想来看这莲花节让我陪着来,我还能拒绝不成?对,现在送到镇医院了,情况暂时稳定,在等检查报告呢……”

    电话那头应该是他的家长,不难看出骆绎面上的表情透露出些许不耐,他看向林溪的时候露出些许笑容,将手机拿开几分,问道,“林医生,我父亲想知道我大姨现在的情况适合转院吗?大概能承受多少时间的路程。”

    林溪想了想,“这还得看检查报告出来的情况,如果情况稳定的话,现在又有药物控制着,两三个小时应该不成问题。”

    “谢谢。”骆绎道谢一声,语气礼貌得无可挑剔,却是在将电话复又凑到耳边的时候,表情和语气又变成了先前那种带着些许不耐的模样,“听到了吧?医生是这么说的,反正我在这儿陪着大姨,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这才看向林溪和薄扬,客气道,“薄总,林医生,你们住哪儿?等会我让司机送你们回去。”

    “益和酒店。”薄扬说道。

    “也是过来旅游的吧?”骆绎笑了笑,说道,“我刚给蒋川打了个电话,听说薄总是过来阳城和他谈个项目的,眼下这边也脱不开身,等回阳城了我会再和你联系的。”

    “客气。”薄扬淡声说了句,他看得出来骆绎这种出身豪门的富家子弟,大抵因为从小接受的教育和耳濡目染的氛围不同,所以和江城那些富家子弟相差无几。

    比如简追也是这样的,虽然平时看着非常低调,鲜少显露显摆什么,但是那种贵气和清傲从说话的每个音节里都是能听得出来的。

    并不是刻意的炫耀,而是从小耳濡目染的环境和氛围所造就的。

    薄扬这种白手起家,自己摸爬滚打做出了大事业的人,养不出这种感觉。

    此刻听着骆绎的话语,再想到身旁这个也是从小富贵千金的女人,却无论是以前家境富贵还是后来家道中落,都始终如一。

    说话时永远是淡然的,眉眼里永远是温和的。仿若不会因为任何身份背景的改变而改变。

    如此想来,着实弥足珍贵。

    没一会儿,检查结果就出来了。

    比起镇医院的医生,骆绎显然更信任林溪,想都没想就直接把检查报告拿来给林溪了,“林医生,你看看吧,只要你觉得行,我就带我大姨转院。”

    林溪翻看了一下各种检查报告,点了点头,“如果只是要转院的话,问题不大。”

    骆绎放心了不少,马上就开始联系转院事宜。

    并且将林溪和薄扬送到了医院门口,让自己的司机送他们回去。

    骆绎和薄扬握手,“今天时机不合适,等回阳城了再联络。薄总,你和蒋川谈的那个项目,我也很有兴趣。”

    薄扬淡笑了一下,“好,那再联络。”

    坐进车里,林溪原本是想问问的,但想着司机是骆绎的司机,她也就没问什么。

    薄扬看着她一路欲言又止的样子,只觉得可爱。

    车子开到景区门口停下,两人下车之后,薄扬就站定了步子,“看你憋了一路了,想问什么问吧。”

    “究竟是什么来头啊?”林溪赶紧问道,眼睛亮晶晶的。

    “你在阳城时间不长,也不知道你听没听过天禾。”薄扬答道。

    林溪想了想,然后一愣,“天禾集团吗?他是?”

    薄扬点了点头,“误打误撞的,在莲塘这种小地方,倒是结识了一个潜在的合作伙伴。”

    林溪也觉得这事儿简直太玄乎了,她想了想,就弯着眼睛冲薄扬笑,“这么说,我是不是帮到你的忙了?”

    薄扬看着她的笑容,就忍不住心头柔软,伸手在她脸颊上轻轻捏了捏,“是,你可帮我大忙了。我仔细想了想,上次和你来莲塘镇莲花节的时候,我还捡到了几十块钱是吧?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两人有说有笑地朝着景区里进去,打算找间馆子吃饭,天色已经暗了,荷塘边都布置了灯带,找间荷塘边的饭店,正好还能欣赏一下景区的夜景。

    刚找到一间位置和视野都很不错的饭店落座,林溪的手机就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