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96章 看风景的心情
    虽然话题好像慢慢变得有些沉重,但好在窗外夜景正好,而菜色又很美味。

    清脆可口的藕尖,粉粉绵绵的莲藕炖大骨汤,荷叶糯米鸡,桂花藕,炸藕夹。

    几乎能在莲藕上吃到的花样,两人全尝了。

    还有一大碗林溪特别喜欢的莼菜羹。

    吃得差不多饱了,林溪就撑在窗沿上托着腮看着外头的夜景。

    很漂亮,比多年前来的时候,要漂亮多了。

    不仅如此,还特别的让人觉得安逸,夜间凉爽的风吹拂在脸上,吹去了热意,让整个人都觉得特别的舒服。

    好像什么都变得慢了下来,所有的节奏都不疾不徐的,就是……特别安逸。

    薄扬从她身后拥住了她,微微弯身,下巴就搁在她的肩头,“看什么呢?”

    “看灯。”林溪说了句。

    薄扬就循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荷塘的灯带全部都开了,灯带在缓缓变幻着颜色。

    在她的眼里仿若流着一条五彩的河。

    “以前没有的。”林溪又说了句。

    薄扬听着就忍不住想笑,“你好歹也是海归,什么好看的灯没看过?维加斯的灯不比这里好看?”

    林溪没做声,只浅浅笑了笑。

    薄扬轻轻咬了咬她的耳朵,“别欲言又止的。”

    林溪哎呀低叫了一声,赶紧捂住自己的耳朵,耳朵已经红透了。

    她这才赶紧说了句,“一……一个人看,没什么意思的。而且,那时候每天恨不得从睁眼忙到闭眼,哪里有时间看灯呢。”

    想想,似乎很久都没有这么悠闲过了似的。

    那一天天活得兵荒马乱的,回国之后还可以说是因为生活压力重了不得不兵荒马乱的。

    在国外的时候,林溪自己都说不好,分明吃喝不愁生活优越,为什么非得用那么多繁重的课业和各种事情,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就在刚才,她想了想,原因好像也挺简单的。

    不过是因为没有薄扬,而她,不愿意面对一个人空寂的时光。

    一个人看,没什么意思。

    而两个人在一起,不需要维加斯那斑斓华丽的霓虹,就这小镇子里荷塘里那算得上是寒酸的灯带。

    仿佛也是很好的风景。

    看风景永远看的不是风景,而是看风景的心情吧。

    好像就是这样。

    薄扬似乎对林溪这话挺满意的,他弯唇笑了,将她拥紧了些。

    两人没有言语,就静静的靠在一起,安安静静的一起看了半个小时的灯。

    很安静,心也变得安静,世界仿佛也变得安静。

    安静得只有他们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回到酒店的时候,就先去干洗部取了送洗的衣物。

    这才回了房间去。

    一回到房间,林溪像是终于撑不住了,整个垮掉,摊在沙发上动也不想动。

    “我就长在这儿了,扎根了,不想动。”林溪说道。

    自暴自弃的姿态看得薄扬想笑,“你要长也长床上去。”

    林溪摇头道,“脏。”

    她这话顿时让薄扬想到了网上流传的那个视频,于是整个人就又不好了!

    林溪看到他脸色一变,她怕他老惦记着那视频,住都住的不自在,赶紧摆了摆手说道,“我是说我,忙活了一天,一身的汗,脏得很。”

    薄扬面色稍有缓和,笑了起来,“等着,我去给按摩浴缸放水。”

    林溪没说什么,他转身就去了,没拄拐,但步伐除了慢些,倒也瞧不出来有什么不利索。

    林溪原本还想说上两句,但想着她要真把他当成个残障来对待了,这男人脾气炸起来又得和她掐。再说她的确是累了。

    就瘫在沙发上没了动静。

    薄扬先放了一缸水,把消毒液都倒进去了,浸泡了一阵儿后,才放第二缸打算用来泡浴的水。

    一通折腾下来,都过去半个多小时了。

    一回到屋里就看到林溪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腿曲着背微微弓着,是一种蜷缩的姿势。

    听说人睡觉的时候如果是这种类似在母体的姿势,那是一种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薄扬走上去,在沙发边的地毯上坐下,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其实手感不怎么好,忙活了一天一身热汗的,林溪的头发有点黏哒哒的。

    他这连浴缸都要先用消毒水泡过的,眼下却是丝毫没有嫌弃的样子。

    林溪没醒,只是原本还蜷缩着的姿势,在薄扬伸手轻轻摸着她头发的时候,缓缓的舒展开来了。

    过了一会儿林溪醒了,眸子里还带着些许惺忪,大抵是真累了,睡这一会儿,眼睛都有些发红。

    “嗯?好了?”林溪低低问了一句。

    薄扬应了一声,“好是好了,但你困成这样了,不行就睡吧。”

    林溪低笑道,“那怎么能行,身残志坚的男朋友放的洗澡水,怎么不得好好泡泡呢?而且……”

    林溪皱了眉,察觉到自己这一身脏兮兮的黏腻,“我要是再不洗洗,我感觉自己快馊了。”

    薄扬在她鼻尖捏了一下,“还挺有自知之明。”

    林溪坐起身来,就去找泳衣,说是泳衣有点过了,其实就是浴衣,用来游泳够呛,泡澡什么的,还是能行的。

    是酒店专门提供用来泡澡的,付费使用,一次性也行,想带回去也行。

    女式的上衣是件圆领衫,下边儿一条短裤。

    男式的就一条大短裤。但价钱还一模一样也是奇了……

    林溪拿去浴室,先冲了个澡,换上了浴衣,这才走了出来。

    就看到薄扬在那儿拆那件男式的包装袋。

    “你也要泡?”林溪有些惊讶,眼睛睁大了些。

    薄扬手中动作一停,笑了起来,目光戏谑地看向她,“你这话说得……我身残志坚洗好浴缸放好了水,我还不能泡泡了?”

    他瞅着林溪那泛红的耳尖子,觉得特有意思。

    林溪总不能说不是吧,就讷讷地点了点头,“也……也是。”

    停顿了片刻,她又看向薄扬,“你的伤怎么办?”

    薄扬垂眸看了一眼自己脚踝,“泡泡热水不影响的吧?你是医生你来说。”

    说完这句,薄扬就盯着林溪的眼睛。

    林溪张了张嘴,“……是不怎么会影响。”

    于是,就只能这样了。这就要共浴了……

    林溪趁着薄扬去冲澡换浴衣的间隙,赶紧窝进了按摩浴缸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