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101章 玲珑骰子安红豆
    “哎……”林溪皱了皱眉头,朝洗脸池里呸呸了两声,已经呸不出什么玩意儿来了。

    她脑子还炸炸的,转头盯着薄扬。

    “你故意的吧?”她哭笑不得问了句。

    薄扬漱了漱口,“我至于么?为了让你咽口牙膏沫子,拿这种事儿来故意?”

    林溪目光闪动着,没做声。

    薄扬轻叹了一口,太了解她的性格了,稳得很,温吞吞的,绝对不是会像他这样一个冲动就什么都能决定下来的。

    薄扬抿了抿唇,“算了……”

    他自己也觉得,有点太冲动了,匆忙又急切的,像是怕她再跑了似的。

    其实也就是怕。就总觉得能有点什么名分啊法律上的关系牵扯着,好像就能更多一点安全感。

    别看他现在什么都有了,在和林溪的关系里,薄扬觉得自己永远是更没有安全感的那个。

    她总那么波澜不惊的,那样的状态,其实容易让人有一种游刃有余,拿得起也放得下的感觉。

    林溪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薄扬愣了一下,“嗯?”

    “再等等吧。”林溪说道。

    薄扬眸子眯了眯,“等等?”

    “嗯,再等等,我……我不是觉得不好,我就是,不想那么快,不是我有什么犹豫。薄扬……”

    林溪盯着他的眼睛,认认真真的,“就是……我还想再谈谈恋爱,想想除了读书那阵儿和你,我也就没谈过恋爱了,想想总还是有遗憾的。”

    听到这话,薄扬原本还有些暗的眸子,一点点亮了起来。

    “行吧。”他伸手将林溪往怀里按了按,“那就再等等,谈谈恋爱。”

    他喜欢听林溪这话,她除了读书的时候和他,还没谈过恋爱。

    两人洗漱好了就吃了早餐,薄扬让客房服务把他送去干洗的那些最炫民族风的服饰送了上来。

    他心情挺好,对那些他最不待见的花里胡哨的衣服也不抵触了,很快就换上了。

    林溪打量了一眼,别说,时尚的完成还真是得靠颜值。

    这种分明谁穿感觉都透着一股老乡气息的衣服,在薄扬身上,还可以……

    虽然不可能是什么像走上t台的模特那样,那也太夸张了。

    但还可以,起码,没有什么老乡气息。

    林溪看了看自己,顿时有些自惭形秽。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来玩的,就当是入乡随俗之类的吧。

    而且出去就不难看到,其实挺多人都穿成这样,林溪就很坦然了。

    她原本有点担心薄扬的脚,但应该真的恢复得还可以,昨晚折腾到半夜,也没什么大碍。

    见她目光老往他脚上溜,薄扬低笑道,“没什么大事儿,回去就可以拆夹板了。本来就不算严重。”

    林溪马虎放心了一点,不过走路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将步伐放慢了不少,为了迁就他的脚伤。

    “我要那个。”薄扬伸手指了指一旁的一个小店儿,说了句。

    林溪循着他所指看了过去,眨巴眨巴了眼。

    那是个卖刻豆的店儿,就是在蚕豆啊大红豆上面刻字,然后打个孔穿起来的那种,有成品卖,也可以自己diy。

    也不知道薄扬怎么一眼就看中这个店儿了。

    他手上的陀飞轮都是六位数的,要真戴一串这种街边小店儿的手作品,也不知道他嫌不嫌别扭。

    “刻豆?”林溪有些不太确定。

    薄扬点了点头,“嗯,你刻。”

    林溪又眨了眨眼,没答这话。

    薄扬拉着她就往那刻豆店走去,“你不是说谈恋爱么,这种明显就是谈恋爱会做的事情,咱俩试试。”

    “那……行吧。”林溪跟着他进了刻豆店里。

    老板挺热情的上来了,“买成品还是自己动手?”

    薄扬毫不犹豫地指了指她,“她刻。”

    “那来挑挑豆子,有蚕豆,还有大红豆。”老板指了指柜台。

    柜台里一格一格的小盒子里放着各种大小不同的豆子,还有一个个小正方体的石头啊木头和什么看上去似玉非玉的东西。

    薄扬弯身盯着那些笑正方体看。

    老板笑道,“那是用来刻骰子的。”

    “骰子?”薄扬转头看向他。

    老板点了点头,“骰子和红豆嘛,那首诗嘛……”

    林溪伸手念了一枚黑色的小正方体石子,说道,“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薄扬听了就笑了,“那我要这个。”

    林溪没拒绝,她挺喜欢这诗的,而且瞧着旁边有成品,挺好看的。

    就问老板,“没做过的初学者能来得了这个么?”

    老板点点头,“能行,就是得多费点时间。”

    “那行。”林溪就弯身认认真真地挑石子和豆子,她就是那种要么不做,但凡做什么事情,就特别认真的,每一颗豆子都是精挑细选的。

    她打算做两串,既然薄扬想搞这年轻人谈恋爱的套路,她觉得怎么也得来个情侣的。

    每串上头串一颗玲珑骰子,然后五颗红豆,骰子左边两颗,右边两颗,上头刻上两人的名字首字母lx,by。

    还有一颗安在空心骰子里头的的红豆上则是刻上爱心。

    老板耐心地在旁边教林溪要怎么弄,讲了一遍之后,就插不上嘴了。

    “哎你手挺稳的,动作也细。”老板点点头夸了一句。

    薄扬坐在旁边盯着林溪的手指。

    可不是手稳又动作细么,平日里拿手术刀拿缝针的,那么脆弱的血管她都能缝上,这些当然不会有太大的难度。

    林溪原本还觉得会不会太麻烦,但是很快就投入了进去,她发觉自己对这种手工类的活儿,还挺感兴趣的,挺有意思,而且非常有成就感。

    只不过,的确挺费时间就是了,两串下来,起码得两个多钟。

    薄扬居然也不嫌无聊,就坐在她身旁盯着看,连手机都不玩,就好像她做的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大事儿似的。

    林溪几次转眸,看到的就是薄扬比她还专注的眼睛,就忍不住弯唇笑。

    老板在一旁就感叹道,“你这手稳又细致,我也不是没见过手稳的。但你男朋友这种,就坐在旁边也不玩手机,比你还专注。这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老板点了根烟,笑眯眯问道,“热恋吧?”

    薄扬抬眸看他一眼,“初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