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118章 错了
    “嗯。”林溪应了一声,“嘉云走之前托我办的事情我得办好。”

    “行吧。”薄扬摸了摸她的头,“那你忙完就早点回来休息,到家记得告诉我一声。”

    “好。”林溪乖乖点了点头,想了想就问了句,“你明天去公司是吧?”

    “是,得去的,想必堆了不少事情了。”薄扬说着就看向她,笑笑说道,“你明天还不用回医院吧?”

    “嗯,明天休息,后天再回医院作报告。”林溪知道他这话的意思,所以还没等他主动提,就说道,“明天中午,我做午饭带来给你。”

    薄扬没说话,只俯首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好。”

    两人分开后,林溪就直接开车去了姚嘉云的公寓。

    薄扬则是在回去的路上,一边开车,一边想了想就拨了个电话给简追。

    响了好几声都没有人接。薄扬都以为他不会接了,刚准备挂断的时候,电话接通了。

    那头没有声音。

    “简追?我薄扬,听得到么?”薄扬问了句。

    那头沉默了片刻,才低低的一句,“有什么事。”

    简追的声音很低,音量不大,声线有些许沙哑,并不明晰,语气都是一如既往的淡,但却仿佛依旧能让人听得出他情绪的低迷。

    “没大事,就是听说项目的事情换人接洽了。”

    “你要不放心,可以不做。”简追淡声说道。

    “没这个意思。”薄扬说,“你还好么?”

    “死不了。”简追给了个最笼统的答案。

    薄扬想了想,说道,“你要是想找人聊会儿,咱们可以出来喝一杯。”

    “不用,戒酒了。”简追说了句,就挂了电话。

    他坐在黑色大理石地面,背靠着墙角。手机随手扔在旁边,还没黑的屏幕上有几十通简逐的未接来电。

    简追的情绪从来都是沉默内敛的,高兴得比别人内敛,难过也比别人内敛。

    他都快要不记得自己就这样在墙角坐了多久了。

    没什么意思,反正做什么都没意思,不如就什么都不做了。

    他找人查过,嘉云没去澳洲,没去父母家。

    似乎也并没有出境。

    原来一个人如果要消失,竟这么简单。手机一关机就能让人找不到。

    原来一个人如果要走,真的可以这么头也不回。交通太方便了,想去哪里都很容易,除去需要用身份证件和护照才能出行的方式之外,还有太多能够出行的方式,顺风车,拼车……各种能让人无从查找的办法。

    但简追从来没想过这个人会是嘉云。

    究竟是为什么……事情就变成了这样。他这些天,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然后他就明白了。从一刚开始,自己就错了。一个温顺体己的情人才是他需要的,不用倾注什么感情,在一起或是离开都能变得更简单容易。

    他原本以为,和姚嘉云就是这样的。

    但却从一刚开始就错了,从一刚开始他就是真情实感的和姚嘉云谈恋爱,还一直觉得到了某个时刻,自己是能够轻松抽身而出的。

    结果七年下来,姚嘉云成了他人生中必不可少的存在。然后她成了那个抽身而出的,甚至,连一点预告都没有。

    连挽留的机会,都没打算给他。

    简追有些明白了薄扬曾经说的那些话,姚嘉云和林溪,是他见过的最犟的女人。这两个女人,一咬牙一跺脚,都不敢想她们究竟能做出什么事。

    薄扬可真是慧眼啊。

    姚嘉云这一咬牙一跺脚……就差不多要了他半条命了。剩下这半条命还不知道能撑多久。

    他太内敛的性格,是个很大的原因,他什么都不说,事事尽握,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处理得很好。习惯了将姚嘉云保护起来,便也就不愿将这些那些事情摆到她面前。

    姚嘉云在他面前,一直表现得是温顺可人的。他也就习惯了,不让她扛什么。

    她卑微的隐忍,他习惯性内敛。

    很多事情,在他们俩出于各自的原因不愿开诚布公的谈,就那么将裂缝拉扯得越来越大,难以修补。

    林溪到了姚嘉云的公寓。

    只一进去,林溪就轻轻叹了一口气,人气儿这种东西,是无形的,但却又分明能让人感觉出来。

    一个屋子装潢得再精美,如果一段时间都没有人居住,就依旧会有一种冷清的感觉,仿佛淬杂在每一缕空气里。

    姚嘉云的公寓从买到装修全是按照她自己的喜好,所以挺漂亮的。大三居的格局很宽敞,客厅很敞亮。

    主卧很大,一张宽敞的欧式四柱床是姚嘉云最喜欢的,逛了好多家才订下了这张。

    一间客房的面积也不小,但直接被改成了衣帽间。

    另一间房间则是书房,里头两面墙都是书架,整齐码放着姚嘉云收藏的各种原文书籍。但没有书桌,书房正中摆着个矮茶桌,旁边放着几个软软的懒人豆袋。冬天的话,茶桌就会变成日式被炉,非常温暖。

    林溪以前就和姚嘉云团在这茶桌前看书,非常舒服。很能解压。

    从一个房子的内部,就能看出主人生活的态度,这套房子里,大到墙纸的样子和地砖的款式,以及家具的摆放格局,小到每一个小摆件,都是姚嘉云精心挑选的。

    她花了半年的时间,用心为自己打造的小窝,甚至没用一天的时间,就决定放弃了。

    她从大学时期就开始一步一脚印做的事业,放弃得也是一样的果断。一个人如果真的心凉了,究竟能放弃多少,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林溪将冰箱里的那些食物全部收拾了扔掉,怕继续放在里头会变质。又将屋子打扫了一遍,然后将姚嘉云衣帽间里的那些奢侈品,全部都整理了出来,封装完毕,寄了出去。

    因为全是价格高昂的东西,所以保价的费用就花了不少。然后林溪将姚嘉云床头柜里那张卡也一起寄了出去。

    简逐联系不到弟弟,放下手头的工作,匆匆从荆市赶回江城时,正好是简追收到这些东西的那天。

    简逐一走进简追的住处,就看到客厅的地上堆满了一个个的纸箱,全打开了,里头全是高档名牌的女装,包包,手表鞋子首饰等等……

    而简追就在这堆纸箱的中间席地而坐,双目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