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131章 坐地起价
    听了薄扬这话,林溪呵的冷笑了一声。

    “简逐他有劲没劲啊?把嘉云逼走的也是他,现在怎么?又要找嘉云?想干嘛呢?”

    “谁知道呢。”薄扬耸了耸肩膀,看到心爱的姑娘脸上冷硬的表情,他撇了撇唇,“别对我冷着脸呀。”

    林溪冲他笑了笑,“没对你。我就是……”

    她说着轻叹了一口,薄扬哪里还能不知道她是为嘉云打抱不平呢,就笑道,“简逐一辈子到现在,顺风顺水,他最心疼的就自己这个弟弟。别人对付不了他,能收拾他的,也就这个弟弟。”

    林溪想了想觉得也是,就让他们互相伤害去吧。

    她停顿了片刻就说道,“不过我没想到简追会是这个状态,其实以前我觉得他承受力应该挺强的,毕竟瞧着像是个什么都不在乎的,太淡了。”

    林溪就是个够淡的性子了,她都觉得简追淡,那就是真淡。

    “还不就是他这份淡。”薄扬无奈地摇了摇头,“这种最让人没办法,我光想想都头疼。”

    能不头疼么?他薄扬的女朋友也是个淡的。

    从学生时代谈恋爱的时候,薄扬就被林溪这淡定的性格收拾得没半点办法,收拾得没脾气。

    典型的,任你风起云涌,我自岿然不动。

    “简追从小就活得挺克制的,他和简逐俩人,从小在那样的大环境下耳濡目染的,从小到大的路自己都做不了主,久而久之也习惯了。就没想过要反抗。”薄扬说着,笑了一下,“越是这样的人呐……”

    他拖长了尾音,没继续说下去。

    林溪知道他在影射什么,笑了一声就接了下去,“越是这样的人,反抗起来就越坚决,因为被压迫久了。是吧?”

    “是呀。”薄扬笑着凑了上来,在她唇瓣上轻轻咬了咬。

    她就曾经是这样的人。很淡,在大环境下耳濡目染,在父亲的权威下放弃挣扎和抵抗已久,从小到大的路自己做不了主,也没打算做主。

    但是反抗起来,就尤为坚决。她这辈子第一次坚决的反抗父亲,就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

    那么轰轰烈烈的。

    简追现在也差不多就是这个阶段,一个人沉默的和全家对抗。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了薄扬这话,林溪想到了自己的曾经。以至于对简追的抵触,稍稍小了那么一点儿。

    林溪知道简家的这些事情之后,又过了几天。

    她在单位里见到了简逐,简逐不是在她科室楼下等她下班的时候拦住她聊几句。

    这位简家大少,并不会那么被动。

    他直接到了林溪的科室里来,找到了她。

    看到简逐的时候,林溪并没有特别吃惊。

    简逐笑了笑,一如既往的温和圆滑,“薄扬媳妇儿,你看到我,好像一点都不惊讶啊。”

    林溪唇角轻抿,沉默片刻,口吻是公事公办的淡定,“是人都会生病,谁出现在医院都没什么不正常的,简先生哪里不舒服?”

    她语气平铺直叙,听着有些刻板。

    简逐的目光在她脸上停顿了片刻,面上的笑容顿住,却没有消失,片刻后就又笑了笑,“我并不是来看病的。”

    “这样啊。那,上班时间,我就不奉陪了,简先生自便吧。”

    林溪转身朝着自己办公室走去。

    简逐并没有退却,跟着她走了上来,“你这个态度,你这个性格,和我弟弟很像啊。”

    林溪脚步顿了顿,没转身,淡声道,“我的性格和你弟弟像不像,不好说。但我的态度和他像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你气走了他的女朋友。他的女朋友是我的挚友,你羞辱了我的挚友。”

    “我就是一直挺想找姚小姐道个歉。”简逐这一看就是在名利场里打滚惯了,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功夫不是盖的。

    丝毫不因为林溪的态度而有什么不悦,俨然是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

    林溪低笑了一声,听着有些嘲弄,“简先生,你这要菩萨时求菩萨,不要菩萨丢菩萨的做法……挺别致啊。”

    简逐依旧不生气,声音也依旧带着一贯的笑意,“没办法,我就一个弟弟。我不能不管,也就顾不上做法是不是有点欠缺修养了。”

    林溪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简逐跟了进来。

    林溪在办公桌后头坐下,“我不知道嘉云在哪儿。”

    简逐笑了笑,“你是不知道。我知道。”

    林溪瞳孔一缩,皱眉看着他。

    简逐笑容不改,问道,“你能陪我去把姚小姐请回来么?”

    “我不能。”林溪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简逐摸了摸下巴,“那能麻烦你去和我弟弟说一说这事儿么?劝劝他,我把姚小姐请回来和他好好聊聊,他能别再这么任性了么?”

    林溪看向他,忽然就觉得……挺好笑的。

    她眼眸微微眯着,这种太事事尽握的人,但凡有事情超出自己的控制了,而且好像无论怎么样都难以掌控的时候。

    就会变得格外的……不理智。

    简追是这样,简逐也是这样。

    林溪问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简逐看着她,“我手头上有几个项目是打算和博天合作的……”

    林溪一笑,“那你别和博天合作好了呀。反正薄扬也不会穷到没钱吃饭。简先生,我对博天的项目不感兴趣,我对薄扬的钱也没有想法,他能赚钱就赚,不能赚钱就粗茶淡饭。我林溪本来就是经历过起起落落的,没在怕的。”

    简逐脸上那一贯的笑容,终于是维持不住了。

    他眉头拧了起来,腮帮子绷得紧紧的,可见牙关咬得死紧。

    他拧眉盯着林溪,好一会儿才说了句,“请你……帮我劝劝我弟弟,他现在不和我说话,也不愿见我。他怪我……”简逐想了想,觉得似乎这话还轻了,他笑了一声,有些自嘲,听起来略带苦涩,“他恨我。”

    林溪没做声,半眯着眼看着他,她双手环在胸前,没有丝毫弱势的模样。

    林溪扯了扯唇角,“我不保证简追会听我的劝。”

    “没有关系,你的话现在总比我的话有用得多的。”简逐说道。

    林溪没有丝毫犹豫地就提了条件,“我可以去劝简追,但我有条件。你不能骚扰嘉云威胁嘉云,这是其一。你不能在和博天的项目上做文章,这是其二。他日若是徐振河要对付薄扬,你要帮薄扬一次,这是其三。简先生考虑考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