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142章 值得表扬
    事实证明,宿醉似乎是不会影响男人在某方面的兴趣的。

    而且薄扬这家伙在经历了睡眠之后,虽然宿醉头疼,但有止痛药给力,好像很快就精神抖擞生龙活虎了。

    反倒是林溪,觉得自己可怜得像是蔫吧的小白菜,昨晚不放心,照顾了薄扬一整晚,天亮时分才睡着,没睡多久又起来准备汤粥。

    紧接着又被薄扬接连两发的折腾。

    她觉得自己快要散架了,累得不行,沉沉睡过去的时候,都不知今夕何夕。

    薄扬倒是不困了,他轻身起床,关上了卧室门不吵到林溪睡觉,知道林溪想来也是累坏了。

    准备出去买些吃的回来。

    拿着手机和车钥匙刚出门,就接到了秦天的电话。

    秦天在那头声音听起来,要死不落气似的。

    “你还好吧昨晚?”秦天问道。

    薄扬哼了一声,“你没事把林溪叫来做什么?”

    秦天在那头怒道,“你这好心当成驴肝肺的家伙!老子要和你绝交!友尽!”

    薄扬其实心情不错,于是对秦天的怒火,就有着非常包容的态度,“哎哟别呀,做得不错,感谢你把林溪叫来。”

    “哼!”秦天在那头依旧很不满。

    薄扬继续道,“林溪可疼我了,好得不得了。”

    秦天隔着手机仿佛都闻到了薄扬身上弥漫着的恋爱的酸臭味。感觉上要不是人设不能随便崩,薄扬这家伙怕是要唱出春天花会开来了。

    “你昨晚没事儿吧?”薄扬这才赶紧关切了一下老友昨晚的情况。

    主要是,薄扬喝大了之后,对昨晚的记忆基本就断了片,记忆停留在和邹总把酒言欢的场面。

    再往后就仿佛和老旧的电视一样蒙上了一层雪花点,啥也看不清了。

    秦天在那头声音听起来有着些隐约的别扭,“我……我能有什么事儿……”

    要说这话糊弄糊弄别人还行,在薄扬这儿,是绝对糊弄不过去的。

    薄扬只一听这话,就拖长声音的“喔——”了一声,然后说道,“蓝晴明顾着你是吧?”

    他倒是不知道那个一丝不苟犹如工作机器般的蓝晴明,究竟是怎么把秦天掰弯拿下的。

    但虽然秦天说是不说,好像也已经有些默认了。只不过似乎是听不了旁人用这事儿调笑他,哪怕是薄扬都不行。

    所以听到这话,秦天在那头顿时就急了,“你胡……胡说八道什么呢!”

    他这声儿刚落,薄扬就依稀听到了那头秦天旁边似乎有一声低笑。

    啧,狗男男。

    薄扬笑了笑,“行吧,我胡说八道。你开心就行。好了我不和你说了,你好好休息吧。你和蓝晴明说一声,叫他让人把今天的工作送我家来就行。”

    “喔,好。”秦天应了一声。

    挂了电话之后,薄扬就去买了个林溪喜欢吃的冰淇淋蛋糕。又去一间老字号的蒸菜铺子打包了几样蒸菜,这才回去。

    回去的时候,已经有蓝晴明吩咐过来的助理在小区门口等着了,手里抱着几个鼓鼓囊囊的文件袋。

    助理跟着他一起回到家里。

    刚进玄关,薄扬就低声说了句,“声音轻一点。”

    助理愣了愣,赶紧点了点头。

    走进屋里,看到卧室门关着,助理心中明白,林医生想必在里头睡觉,薄总才会这么谨慎,一进门就嘱咐他小声一点了。

    薄扬带着助理进了书房,处理工作,还开了个视频会议。忙完这些,助理带着文件回公司去了。

    薄扬看着时间差不多,就想叫林溪起床吃饭。

    推开卧室门,床上的人似乎依旧睡得很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

    只是薄扬很快就听到了她有些急促的呼吸声。他皱了皱眉,走到床边,就看到了林溪面颊潮红,眉头皱着,呼吸有些急促。

    伸手一摸她的脸,就是不正常的温度。

    薄扬赶紧拿了耳温计过来,一量,三十九度二。

    他心急火燎地联系了家庭医生邱医生过来。

    邱医生到的时候,林溪已经醒了,在床上躺靠着,额头上贴着退热贴,面颊依旧泛着发烧的潮红,大抵也是因为发着烧,一双眼睛噙着水光,显得亮晶晶的又透出几分可怜巴巴的感觉。

    邱医生来其实有些多此一举。

    一来都没给林溪检查什么,她就说道,“不是什么大事儿,物理降温就行了,麻烦你白跑一趟。我就是有点累,倒是没有什么别的症状。”

    邱医生也知道薄总的心上人是个医生,还是个水平不错的医生。他也没什么别的医嘱,只劝林溪要多休息,别太劳累了。

    邱医生走的时候,薄扬的眉头还拧着,似乎有点不满意的样子。

    林溪无奈道,“怎么?还得他给我打两针你才能放心啊?都说了就是累着了。”

    “……”薄扬抿着唇不说话。

    林溪轻叹道,“我都是能少打针就少打针的,我有时候累着了就是会发烧,以前在国外的时候也有过这情况,见怪不怪了。”

    见薄扬还是不说话,林溪就招了招手,“快过来抱抱。我难受呢,烧得,浑身都没什么力气。”

    薄扬走了上去,伸手抱住她,才刚抱住,就听见林溪在他耳边说道,“啊是了,想到了,我这么累,还没什么力气,都是拜某个臭流氓所赐呢!”

    薄扬瞪了她一眼,但耳朵没出息的红了起来。

    林溪低低的笑了,伸手勾住他的脖子,“饿了,你给我买好吃的了吗?”

    她还是了解他的,她睡了这么久,猜想薄扬就给她买了吃的了。

    薄扬一把将她抱起来,抱去了餐厅。

    林溪就看到了餐桌上已经装进骨瓷盘子里的几个菜,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认出来了,“杨记蒸菜?!”

    “是啊。都是你喜欢吃的。”薄扬说着,邀功似的凑脸上去,“是不是值得表扬?”

    林溪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的确值得表扬。”

    “那要是冰箱里还有你喜欢的冰淇淋蛋糕呢?”薄扬问了一句。

    林溪眼睛亮了亮,就在他唇上也亲了一口,“那就值得大加称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