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143章 医闹
    好像和薄扬在一起了之后,就很快乐,工作再忙,想到下班就能见他,就很快乐,工作也变得快乐了。

    要是工作不忙,或者有天难得的假期,去博天在他办公室待着,不需要聊什么,她看书看病例资料,他处理工作,安安静静的哪怕一整个下午都说不上几句话。

    都很快乐。

    一起腻在家里也很快乐,她做的菜不管是真做得好时,薄扬大快朵颐恨不得把盘子都舔干净似的非常捧场的食欲。还是哪个菜发挥失常做砸锅了,薄扬皱着眉一边嫌弃,一边吃得干净的时候。

    也很快乐。一起窝在沙发上看一部口碑好的老电影,或者一部被影评人骂得一无是处的烂片,都很快乐。

    让林溪和薄扬都不约而同有一种感觉,就像是,他们的人生仿佛从十年前他们分开时,就暂停住了,在那之后的这十年,仿佛都不能叫做人生,马虎就算个活着,为了活着而活着,为了赚钱而活着。

    直到他们再次走到了一起,人生又再度开始,开出缤纷的颜色来。

    他们就这么捧着自己的小幸福。

    又过了几天,薄扬这天早上就得知港城那边的那什么大师,把日子算好了,就在这个月底,是最适合他和林溪八字的最好的日子。

    薄扬特高兴,踮着脚,脚步轻快的转着圈哼着曲儿从自己办公室里掠出去了,花蝴蝶似的。

    就窜去了秦天办公室。

    他太高兴,就忘了敲门,于是一进门,就看到蓝晴明站在秦天椅子旁边,弯着身子……

    薄扬这角度看过去,电脑屏幕挡住了他俩的脸,但大概也能猜得出来他俩在干嘛呢。

    秦天赶紧推开了蓝晴明,轻咳了一声理了理衣领。脸上跟烧着了似的发红,低声对蓝晴明说道,“你……先出去忙你的。”

    蓝晴明没做声,整了整桌面上的一叠文件拿上,就朝门口走去,经过薄扬身边的时候。

    蓝晴明声音里有着压着的笑意,声音很轻地说了句,“薄总,以后也敲敲门吧。”

    薄扬挑了挑眉梢,也轻声道,“我的错,下次注意。”

    蓝晴明出去之后,薄扬才走到秦天办公桌前头,坐到他办公桌边缘,笑道,“哥们儿要请假了。”

    秦天面上的红晕还没褪去,原本还以为薄扬会拿刚才的事儿取笑他,但薄扬没有,秦天倒是松了一口气,问道,“请假?”

    “其实我想辞职来着,这位置给你,但我怕你太辛苦,所以目前就只决定请假。”薄扬一点不觉得让出自己的位置是什么坏事儿,说这话的时候还满脸的高兴。

    秦天没说话,就看着他。

    薄扬嘿嘿笑了一声,“哥们儿要结婚了!找港城的大师算的日子算出来了,我马上就是有老婆的人了。”

    “啧,出息。”秦天啧了一声,唇角弯起笑容来。

    薄扬睨他一眼,“可不是么,出息着呢,就你现在这情况,怕是难有老婆了吧?”

    秦天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僵,片刻后从嘴里挤出一个字,“……靠!”

    “哈哈哈,没事儿。我又没什么偏见,姓蓝的挺好的,有能力有本事,知根知底,生活检点干净。”薄扬说道,然后拍了拍秦天的肩膀,“要不是个好的,我绝对会拉着你。”

    秦天愣了一愣,“你……查他了?”

    “你是我最好的兄弟了,我当然得查一查啊,要是是个火坑呢?我怎么不得拉你一把啊?”薄扬笑眯眯的。

    秦天原本还有些尴尬的,但看着薄扬脸上的笑容,听着这话的内容,秦天的心里涌出一股暖意,顿时没了什么尴尬的情绪了。

    他们俩这么多年的交情,的确,也没什么是不能让薄扬知道的了。

    而且秦天觉得,像薄扬最近这样的笑容,多少年没看过了。

    没有别人能做到,只有林溪可以。只有林溪能让薄扬恢复以往的笑容。

    秦天握了握薄扬的手,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气,说道,“你别辞职,事儿我管着没关系,你该结婚就放心去结。”

    “行,谢了。”薄扬说,“是不是觉得我挺没事业心的?”

    “啧,只要有了林溪,别说没事业心了,你没了什么我都觉得是正常的。”秦天笑道。

    薄扬打了个响指,“真懂我!好了我撤了,我得去接林溪下班,告诉她这事儿。”说着,薄扬就多了几分炫耀的意思,说道,“她前几天,还催婚呢。”

    秦天瞧着薄扬表情里那些得意洋洋就很无奈。

    但还是很捧场地鼓起掌来,说道,“哎呀,真是太羡慕了,太羡慕了啊……”

    非常不走心的羡慕,但薄扬也觉得挺受用的,“哈,我走了。”

    “快滚快滚。”秦天挥了挥手,赶苍蝇似的手势。

    薄扬这才从博天大厦离开,朝着林溪的单位过去。

    却是刚到住院楼下,就看到有警车停在下面,车顶的灯闪着。

    薄扬眉头皱了皱,就听到旁边有护士在讨论,“哎,也太可怕了吧!差点出人命啊!我还以为那事儿已经过去了呢!”

    “谁说不是呢!因为那事儿,心胸外开了两个人,林医生还被殃及了,调去阳城进修了个把月才回来,这事儿居然还没完呢?”

    “毕竟家里死人了,哪里能那么快就完?”

    一听到这话,薄扬原本还兴高采烈过来的心情,顿时就沉了下去。他听得出来,护士们说的事情,就是林溪的科室之前因为两个医护人员的失职,以至半夜死了个病人。

    林溪也是因为这事儿被院方以避风头的名头安排去阳城进修。

    薄扬一阵不安,都来不及问这些护士究竟发生了什么。就闷头往林溪的科室冲去。

    都来不及等电梯了,从楼梯冲上了楼。

    刚到心胸外的科室门口,就看到两个警察押着个人走了出来,那人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双目通红的喊道,“草菅人命!黑心医院!老子不会善罢甘休的!杀人偿命你们这群吃人血馒头的家伙啊!”

    看到那人手上并没有任何伤口,却有着血迹,而旁边一个警察拿着个密封的证物袋里,一把染血的刀。

    薄扬那一瞬间心跳仿佛都停止了,血仿佛要从眼睛里喷出来了。